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七十八章波澜起

第七十八章波澜起

    第七十八章波澜起

    “什么?陶家的人向我们提亲来了?”

    司徒城壁一脸的惊愕惊愕之色的说道。Www.00kS.com

    司徒长青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吧白玉色的手指,淡淡的说道:

    “是的,那陶家的大儿子陶凯峰似乎是对于钰儿有着一定的爱慕,因此让那白云城城主来提亲,但是哼哼,这其中的名义却是以他陶家的二儿子为中心的。”

    说到了这里之后司徒长青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抹冷笑的弧线。

    “这个弯倒是绕的很大啊,只是这陶家的陶凯峰,我倒是见过几次,但是却未曾听说过他们陶家还有一个二儿子啊。”

    司徒长青点了点头:

    “不错,说起来的话,我也是才刚刚的听说的,陶家在白云城中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但是自从有了这二儿子的出现之后,陶家的地位可以算的上是青云直上了,陶家的家主陶白空乃是一位喜好女色之辈,但是他的运气却不好,娶到了无比霸道的老婆,这些年来可算是把他给生生的管制的不成样子,据说在一次醉酒之后,他竟然霸占了一名婢女的清白之身,本来以他家的那个老婆的脾气,非得将这陶白空生生的扒了不可,但是谁知道,这一次的酒后失态竟然让那名婢女有了孩子。”

    言语间的司徒长青却有些感叹对方的运气。

    然后慢慢的喝了一杯茶之后,他再次的说道:

    “因为有了他老婆在一边的管制,所以说在将那婢女娶到了家中之后,那婢女的生活却没有因此的改善,嘿嘿,陶白空也很少去看过他们母子,任凭着家族中的人欺辱,却没有理会,但是那二子也算得上是一个有志气的孩子,因此小小的年纪便已经懂得了如何的去成长。因和母亲两人常年累月的没有受到公正的待遇,他的母亲便早早的去世了,这一次给他的打击最大,而后便拼命的练武,终于的在那高级武院选拔中他在其中大放异彩。”

    司徒城壁不由得露出了古怪之色的说道:

    “难不成,这小子还是那白云城中的第一名不成?”

    司徒长青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多不少,恰好是那第一名,白云城的地理位置和各种的状况都算不上是顶尖,甚至是比起天羽城来说的话都要差了不少,因此的在这种状况下,武修的缺乏程度也是达到了顶峰,这一次那陶家二子的实力可谓是相当的出众,被一所高级武院的导师已经带走了。”

    司徒城壁急忙的说道:

    “父亲的意思是这一次那白云城城主是借着对方的名头来做这个媒人的?”

    司徒城壁的话令司徒长青不由得点了点头:

    “不错,确实是这个意思,呵呵,只是那白云城城主的名头又算得了什么?”

    司徒城壁也是附和的说道:

    “这陶凯峰我的接触也不多,但是听闻乃是一个花花公子,而这陶家二子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但是一个能够长期的忍受着那种磨难却可以成长起来的人物,却是算得上是一个顶天之辈,而且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下来的话,那对于他们陶家的归属感恐怕也是所剩无几吧,父亲,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不如去试探一下这个人。”

    司徒长青笑了笑说道:

    “招收倒是不需要,对方的实力我已经打听的相当清楚了,武者级的顶峰程度,和叶梵天的实力相比较而言的话,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那叶梵天和我们司徒大家终究会成为一个无法割舍的存在,所以说对方根本不需要去招收了,至于白云城?哼,我司徒大家又不是一个用亲人来换取势力的存在,所以说不需要用钰儿来付出这么多,更何况的是他陶凯峰的想法恐怕也不只是为了得到钰儿,更加的是为了能够借助于我们的势力来提高自己的身价,哼,以为借助于那陶家二子的名头便可以有了些许的资本,他还真的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我司徒大家。”

    正在这个时候司徒夫人突然匆匆的走了进来,脸上也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走进来之后,便对着司徒长青飞快的说了几句,随着她的话,很快的这司徒长青的脸上便开始变得惊愕起来。

    “我马上就派人过去,不,我亲自的去一趟吧,来人备马。”

    看到司徒长青那一脸的焦急之色,司徒城壁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父亲出了什么事情?”

    司徒长青苦笑不已的说道:

    “关于钰儿的事情,哎,这下子似乎是有些麻烦了,走,和我一道去叶家,必须得快点,三长老已经赶了过去了,若是不快些的话,弄不好,叶梵天能够和对方打起来的。边走边说”

    说完便快速的走了出去,而听到事情如此的严重,司徒城壁也不敢耽搁,尤其是关于那叶家的事情,他更是无比的着急,随后急急忙忙的跟在了司徒长青的背后……

    天羽城!

    一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正满脸的怒色的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疯狂的前进,那微微眯起的双目中不时的射出道道恐怖的冰冷光芒,身上的气势也是无比恐怖,并且毫不掩盖的爆发着。

    若是叶梵天看到了这个老者的话,那一定会清楚的知道对方的身份,因为对方不是他人,乃是他司徒大家的三长老,而他的另外的一个身份则是司徒钰的亲生爷爷。

    三长老驾驭着马匹疯狂的朝着中心之地赶了过去。

    “驾……驾!”

    嘴里的怒喝声不断地出现,而随着他的喝声,手中的马鞭更是毫不犹豫的开始在那马匹上面疯狂的抽动着,那黑色的骏马不时的发出阵阵的嘶鸣声,而身上再这个时候也已经多处了一道道的痕迹,显然是因为这三长老过度的用力造成的。

    对于这匹黑色的骏马算得上是三长老的心爱之物,但是这一次却丝毫的不加怜惜的动作,足以说明了此时的他内心的怒意是和等的强大。

    叶家府邸!

    自从这叶家的叶梵天成功的成为了那天羽城中高级武院选拔的第一名之后,叶家的发展也是一日比一日的迅猛,这一点尤其是在那周家陨落了之后,更是没有了丝毫的阻碍。原本和周家是一伙的华家此时已经认清楚了形势,所以说对于这叶家的崛起早就已经不去招惹,甚至是还不时的为叶家搭桥引线。

    原本那破旧的府邸此时已经是焕然一新,而武修的投靠者也是越来越多。

    并不是所有的武修都是一味的追寻强大的武道,而忘却了一切的,不少的武修会在一定的阶段之后,却选择安顿的生活,尤其是在有了自己心爱之人,并且有了孩子之后,这一点便更加的明显起来。

    叶家的崛起也让不少的这样子的武修纷纷的过来投靠了,而且其中不乏强者的存在。

    收复了周家的不少产业之后,再加上叶梵天所给的那些财物,叶家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

    因为家族的事情不需要自己去处理,所有叶梵天每日都在修炼中度过,但是自从昨日回来之后,叶梵天的心中便开始静不下来了。

    原因无他,主要便是在于昨日的那件事请,每每的闭合双目,叶梵天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司徒钰的身影,那娇柔的樱唇,那美妙的触感,以及种种的少女诱惑都让他有种难以自拔的感觉。

    若是叶梵天真的十五岁的话,那这一切也不会出现,但是奈何在他的身体中可不是一个十五岁的灵魂,而是一个成人的存在,在这种前提下,叶梵天心中的那种绮念也是不断的冒出。

    “啊啊啊……”

    有些头疼的叫了起来,叶梵天禁不住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后古怪无比的想道:

    “难道说我真的是喜欢上了那个小妞不成?但是我们才见过两次吧,这……这也太过的扯淡了吧。”

    此时的叶家府邸门前!

    三长老的马匹已经即将到了这里,一路上他那一身恐怖的气势足以让所有的人慌忙的躲闪了,因此一路畅通的他,很快的便要到达叶家府邸了。

    就在距离那叶家府邸不到十米的距离之后,已经是怒气冲天的三长老猛然的腾空飞起,而后迅速的朝着大门冲去。

    早在刚才,在外面守着的两名叶家奴仆便已经看到了这个来势汹汹的老者,尤其是对方身上的那种狂暴的气息更加得让他们感觉不妙,所以说在他即将到来的时候,其中的一名奴仆已经飞快的进入了府邸中报信去了。

    “大人……”

    另外的一名奴仆无比恭敬的对着三长老行礼,而刚刚飞到了门前的三长老猛然的爆发出了心中的怒意,随后长袖猛然的一甩,瞬间的将这奴仆甩到了一边:

    “给老夫让开!”

    说话间的他已经来到了府邸的内部,真气灌注丹田,而后宛如是炸雷的怒吼声疯狂的开始浩浩荡荡的从他的嘴里吼了出来:

    “叶梵天,给老夫出来!”

    无比恐怖的怒吼,顿时的令还在沉思中的叶梵天清醒了过来,而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他的脸上禁不住的露出了一抹苦笑:

    “不会吧,这么快就来了吗?”

    刷……

    道道破空声随后的出现,一个个的武修手持武器快速的朝着三长老包围了过来,毕竟这么大的声音,即便是隔着一里的程度也会被人听到的。

    叶觉一脸的好奇之色的带着叶柔以及青虎走了过来。

    “这位大人,来到我叶府有什么事情吗?”

    从对方那强大的爆破声中,叶觉了解到了对方的实力绝非等闲,因此态度显得有些恭敬。

    看着周围这几十名武修,三长老的心中不禁暗自感叹这叶家的发展速度,但是嘴里却冷冷的说道:

    “我是司徒大家的三长老,今日有事要找叶梵天,请他出来一下,老夫有话问他。”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大家不由得露出了无比郁闷的神色,你这是在找人?这样子和要杀人有什么两样?”

    “你们先退下吧。”

    叶觉微微的挥了挥手臂,淡淡的说道。

    对方既然是司徒大家的人,那叶觉也不需要去做出什么防护的阵势了,而看到叶觉的表现之后,三长老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诧异,没想到对方的胆识竟然这般的强大。

    “三长老……你,怎么来了?”

    身着紫色长袍的叶梵天有些郁闷的走了过来,毕竟是自己理亏,去亲吻了人家的孙女,所以说叶梵天现在的底气略显不足。

    看着一身紫色长袍的叶梵天,三长老的心中怒意缓缓地消散了不少,十五岁的叶梵天样貌不俗,而且实力又是这天羽城中的第一名,自然在心中三长老对于他还是相当的满意的。

    但是想到了自己的孙女竟然被这小子给轻薄了,他不由得越发的不爽了,因此的怒声说道:

    “叶梵天,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昨日逆对我的孙女做出的那轻薄之事,你打算如何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