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傲九霄 > 第九百零六章 镇海殿 上

第九百零六章 镇海殿 上

c_t;“杀!”

炎阳王和霸斧王毕生的功力,几乎都加持到眼下这一击之中,当两道仙术的威力提升到巅峰极限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同一时间发出一声暴吼,紧接着没有丝毫保留,将手中的仙术催动爆发。 -79xs-

轰!

璀璨夺目,宛如太阳神芒一般的光辉绽放开来,几乎要亮瞎人的眼球,根本无法直视,将这片空间的每一寸地方,都尽数的充斥!

但是,两道仙术轰出的时候,却没有众人预料中的惊天动地的威势,有的只是寂静,死一样的寂静,仿佛这片天地都因为这恐怖的威势而吓傻了,根本不敢有半点动静。

“仙术,这就是你们最后的依仗?呵呵,我这个人有一个特别的爱好,那就是彻底粉碎别人的希望,让他感觉到绝望!”

两道威势恐怖的仙术爆发出来,终于是让楚轩那风轻云淡的脸‘色’,变得凝重了一些,但,也终究是稍微凝重了一些而已,并没有任何畏惧,淡淡的说道:“仙术而已,我也会,而且你们所掌握的,只不过是低级仙术而已,我来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仙术,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洪荒龙帝典,荒龙星爆!”

楚轩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每一个字音之中,都充斥着令人彻骨的寒意,紧接着,盘踞在头顶的那尊水晶巨龙,龙眸之中‘精’光一凝,而后磅礴的水晶光华凝聚在一只龙爪的爪心,化作了一枚大星似的水晶光团。(

这赫然是楚轩从荒天龙帝那里,得到的中级巅峰神通仙术——荒天龙帝典!

轰!

没有丝毫犹豫,楚轩轻轻的一挥手臂,那水晶巨龙发出了一道嘹亮的龙‘吟’之声,旋即猛的将凝聚着水晶大星的龙爪,以绝对的直线轰了出去。

双方的攻击,好像是针尖对麦芒似的,以一种极端震撼眼球的方式对轰在一起,紧接着,那‘交’触之点,一圈圈的能量‘波’纹,惊涛骇‘浪’似的冲击而出,沿途所过之处,一切事物尽皆崩灭,就算是虚空,都寸寸崩碎,如此威势的能量冲击‘波’,就算是武皇二阶修为的强者,估计都抵挡不住reads;。

噗!

低级仙术和中级仙术看起来好像只有一阶只差,差距不是很大,但实际上的差距,就好像是一位武皇和一位武宗的差距,那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就算炎阳王和霸斧王爆发出的仙术,威力看似极为浩瀚强大,但是在楚轩那中级巅峰的神通仙术面前,依旧是不够看,碰撞僵持了不过两三秒,楚轩冷笑一声,手臂一抖,顿时一股庞大到无法抵御的狂暴力量,顷刻间爆发出来。

“噗嗤!噗嗤!”

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炎阳王和霸斧王爆发出的两道低级仙术,直接就是被泯灭而去,而后,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隔空冲击在两人的身上,护体元力瞬间就被撕裂,紧接着喷血倒飞出去。

“这,这也是仙术!”

“最起码是中级仙术!”

“该死,一个贱民而已,就算是圣地弟子,也只不过是来自神霄圣宗那种垃圾圣地,怎么会拥有中级仙术,四大圣地之中,只有摘星圣‘门’才有中级仙术啊!”

“而且,就算是摘星圣‘门’的中级仙术,只怕也没有这个贱民的厉害,这怎么可能!”

虽然都已经被楚轩轰的喷血倒飞,但是炎阳王和霸斧王似乎依旧不愿意接受现实,一脸癫狂的咆哮着。

“哼,死到临头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废话,都给我永远的留在这里吧!”楚轩哪里有心思去搭理癫狂的霸斧王和炎阳王,冷喝一声,水晶龙爪贯穿层层虚空,朝着两人的头颅摘了过去。

“该死的,一个贱民也想杀我们?做梦!”

“极空天虚令!”

水晶龙爪带着浓烈的死亡‘阴’霾,如同海啸般冲击而来,顿时炎阳王和霸斧王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而去,心脏都是狠狠的‘抽’搐起来reads;。

如此让人惊悚的感觉,立即就是让炎阳王和霸斧王从那癫狂的状态之中回过神来,眼神中先是浮现出一抹惊惧之意,旋即毫不犹豫的催动了保命的手段。

炎阳王取出一块看起来好像虚无,根本不存在世间的一块奇妙令牌,浓郁的空间‘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楚轩也掌握空间法则,从这块奇妙令牌中散发出的空间‘波’动来看,其中蕴含的空间法则,似乎比自己的还要高级。

嘭!

炎阳王一把捏碎了那块虚无令牌,一声闷响,顿时一股磅礴浩瀚的空间力量,从其中猛烈的倾泻出来,一下子就将他本人和一众九阳神宫的弟子包裹起来,而后光华一闪,所有九阳神宫之人,竟然全部凭空消失不见了。

“九阳神宫还真是大手笔啊!”楚轩见状,眉头一皱,旋即只能无奈的撇了撇嘴,他认得那块虚www.00ks.org无令牌,是在东武域极为出名的保命宝物极空天虚令。

一旦催动此令牌,就可以瞬间施展出空间法则特有的技能空间挪移,空间挪移算是空间瞬移的升级版,拥有更强的穿梭空间威能,发动了此令牌之后,除非是掌握六重境界的空间法则,或是高阶武皇,否则的人,没有人能够阻止!

不过,极空天虚令虽然效果强大,但是价值也极为昂贵,一块极空天虚令,最少价值数千万极品灵石,而且还是有价无市,虽然没有结果了炎阳王的‘性’命,但是‘逼’着他用掉一块极空天虚令,也算是斩掉他一条胳膊了!

“跑了一个,还有一个!”

看到了炎阳王催动了极空天虚令,楚轩就知道自己今天留不下这家伙了,不过他也不纠结,冰冷无情的目光,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霸斧王。

被楚轩的目光扫中,霸斧王顿时觉得头皮都要炸开,再也没有了往日那不可一世,嚣张,目空一切的狂傲姿态,慌慌张张的疯狂催动了保命手段。

极空天虚令这样的东西霸斧王是没有,但是他却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了一团仿佛墨水般的漆黑液体,而后没有犹豫,直接塞进了嘴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