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三十章 震惊

第三十章 震惊

    “江湖上练武岔气的例子还少吗?”

    载昰摆了摆手让秦风坐了下来,说道:“舌抵上腭,鼻吸口呼,吸如长鲸吞水,呼如蚕丝剥茧,同时给我气走周身,行一个周天!”

    秦风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师父这是在教自己行功运气的方法,连忙凝神静气,缓缓用鼻子吸起气来。Www.00kS.com

    往日里练八极拳站桩,就是需要呼吸相配合,秦风对此到是不陌生,按照载昰的吩咐,提起丹田内劲,在周身游走了起来。

    不过和站桩练功不同,随着秦风的呼吸,一股暖洋洋的感觉遍及全身。

    体内的那股内劲,随着秦风的一呼一息,居然变得壮大了不少,往日里无法通过的经脉,此时却是畅通无阻。

    “叩齿七十二下,把那金精分三口吞入腹中!”

    半个多小时过后,正当秦风一个周天走完准备收功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载昰的声音。

    秦风不敢怠慢,上下齿连叩了七十二下,顿时满口生津,一股清香直传鼻端。

    “咕咚,咕咚,咕咚!”

    秦风分为三口将那津液吞入到了腹中,让他惊异的是,这三口津液入腹之后,居然化为精气,反哺到了秦风身周各处。

    原本因为载昰那一掌使得胸肺间隐隐作痛的秦风,此时呼吸之间只感觉顺畅无比,却是体内的隐疾,已经被完全治愈了。

    “秦风,感受如何?”在秦风运功的时候,载昰也是一眼不眨的盯着徒弟,秦风年龄尚幼,这隐疾不治好的话,对他以后可是影响深远的。

    “谢谢师傅,我感觉很好……”

    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原先喘息之间胸肺间的辛辣,依然消失不见了,不由奇怪的问道:“师父,您刚才教我的呼吸方法,是什么功夫啊?怎么有如此奇效?”

    此时的秦风,不但感觉到郁结了数年的气血散去,就是丹田那股气息也壮大了不少,虽然还没实践,但秦风相信,他的功夫比以前精进了不止一筹。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道家的呼吸吐纳之法罢了。”

    载昰摆了摆手,说道:“你本身就有内家拳的功底,而且已经练出了内劲,修习道家功法当能事半功倍的,不过你也别太高兴,只是第一次效果比较明显,回头我再传你详尽的功法,日后可要认真练习!”

    确定了师徒名分之后,载昰对秦风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再也不像之前那般随便,脸上不自觉的带有一丝威严。

    “是,师父,弟子知道了!”

    虽然老头的改变让秦风稍微有点不适应,但他有为人弟子的觉悟,当下恭恭敬敬的给老头倒了杯茶,说道:“师父,我……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去找妹妹呀?”

    说老实话,对于这座少管所,秦风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要老头不阻拦,他最少有不下于十种方法逃离这里。

    “秦风,你先别急。”载昰摇了摇头,说道:“秦风,你相信占卜问卦,命理学说吗?”

    “师父您说算命?”

    秦风愣了一下,迟疑着说道:“我以前不信,不过……刘老爷子曾经给我相过面,说我命运多折,今年当有一大难,是早夭之相……”

    既然拜了师,秦风也不想隐瞒自己以前的事情,当下原原本本的将他偷师五年的经历说了出来,这其中自然也没隐瞒和刘家的交往。

    “恩,是他啊?”

    听完秦风的话后,载昰不由笑了起来,“我知道你练的是八极拳,没想到居然是师传刘运焦,他可是李前辈的嫡传弟子,也算你小子有福气了。”

    “师父,您认识刘老爷子?”

    秦风眼睛亮了起来,从家中变故之后,除了妹妹之外,在秦风心中,已经把刘运焦和刘子墨当成了亲人,地位非常的重要。

    “什么老爷子,他比我还小差不多十岁呢。”

    载昰叹了口气,说道:“五六十年的时候,我和他有过一些交往,只是没想到,他还不到八十五岁竟然就去世了,这世上的老朋友是一个比一个少啦……”

    载昰虽然出身皇家,但十多岁的时候就跟随师父行走江湖,相对而言,他对江湖中朋友的情谊,甚至要超过爱新觉罗这个姓氏。

    虽然载昰和刘运焦的交情也很一般,但听到故人逝去的消息,还是唏嘘不已,脸上满是惆怅。

    “师父,您刚才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看到师父沉默了下来,秦风到是有些着急了,刘运焦说他命中有劫,果然应允了,眼下载昰又说起这占卜命理,不由让秦风心中忐忑了起来。

    载昰看了秦风一眼,开口说道:“前面给你说过,外八门中有金点一脉,也就是风水相师,这一脉传自上古伏羲,演周易八卦而来,小可测人命理,大能改变国运……”

    “等等,师父……”没等载昰把话说完,秦风实在是忍不住了,“师父,我见过不少算命的,可是……有您说的那么神乎吗?”

    从八十年代后期,这算命占卜的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出,走在仓州的大街小巷几乎都能见到,对他们秦风只有两个字的评价,那就是……忽悠。

    这些算命的,最擅长察言观色,针眼点的屁大事情,都能被他们夸张无数倍,其目的自然是帮人消灾解难之余,再收人钱财了。

    “秦风,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哪个行业都是良莠不齐……”

    载昰并没有责怪弟子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我当年见过一位江湖奇人,占卜问卦无有不准,我虽然对此也稍有涉猎,但比起那人来,还是远远不及的。”

    “师父,您和我说这些干嘛?难道我也要学那占卜之术?”

    秦风被载昰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他本是在询问是否能出狱找寻妹妹,没想到引出这么多不相关的东西来。

    “学,当然要学!”

    载昰斩钉截铁的说道:“身为外八门的门主,他们所会的,你都要学会,否则怎么能统一外八门呢?”

    “统一外八门?去管那些只会些坑蒙拐骗偷的家伙?”

    秦风闻言瞪大了眼睛,那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师父,我可没这雄心壮志啊,再说了,那些家伙没一个好东西,我管得了吗?”

    “咳咳,师父说顺嘴了……”

    载昰也意识到自己所言有些不现实,咳嗽了一声说道:“只要这主门传承下去,管不管都是你自己的事,随你怎么选择……”

    当年三丰真人能整合外八门,其实也是外八门迫于朝廷的压力,已经面临着生死存亡,这才甘心受张三丰的统率指挥。

    而日后的这些门主,却是没有那种天时地利人和,就算是清廷入关时的吴六奇,也无法做到张三丰那一步。

    像是载昰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一统外八门的雄心壮志,只不过现实却是连最亲近的徒弟都背叛了自己,这打击不可谓不大。

    “这还差不多。”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您话题又扯远了。”

    “刚才说到金点了吧?”

    载昰将话题拉了回来,说道:“秦风,师父对占卜一术也多有研究,金墓为丑,水墓为辰,木墓为未,火、土之墓为戌,你八字为午火墓,克星入本宫,命克亲人朋友,而且十六岁之前,自己也是多灾多难!”

    载昰所受到的传承,异于世间的占卜之道,加上他在其中也下了数十年的功夫,没有问秦风要他的生辰八字,就将其命理推演了出来。

    “师父,您……您说我家人的事情,都和我有关?”

    听到师父的话后,秦风的声音不由颤抖了起来,难道自己就是个扫把星?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你别那么想,也完全是这样。”

    载昰摆了摆手,说道:“你的命理十分独特,看似命硬,但幼时却是凶险万分,有两场生死之劫,如果能安然度过,日后当一马平川,成就非凡!”

    秦风摇了摇头,急道:“师父,我只想知道,我父母是不是被我害死的?”

    “你父母被你害死?”载昰愣了一下,“谁说你父母死了?我观你父母宫明亮,他们肯定没有死,你小子听谁说的?”

    在相术之中,父母早亡或者有一方亡故,从面相里是可以看出来的,这并非玄幻,只有有些真才实学的相师都能做到,载昰自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我……我爸妈没死?”秦风整个人都愣住了,想要反驳载昰的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站在那里浑身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秦风当年事虽然听到了父亲的惨叫声,第二天父母齐齐失踪,但他到底没有见到父母的尸首,从小就冷静异常的秦风认准了父母出事,这才带着妹妹逃了出去。

    可眼下师父却说父母没死,这让秦风的大脑变得混乱了起来,这五年多自己和妹妹所受到的苦难,难道都是因为自己当初的那个选择吗?

    这个结果让秦风心中异常的难受,好似一块大石凭空压了下来,使得他喘息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痴儿,醒来!”

    载昰一巴掌拍在了秦风的后背上,一口大气喘出,秦风的头脑也为之一清,但眼中却噙满了泪水,“师父,我父母当真没死?!”

    载昰点了点头,说道:“没死,而且他们过的还很不错!”

    “我……我要去找他们!”秦风身上的那种沉稳和冷静,此刻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低吼了一声就要往门外跑去。

    PS:第二更,讨几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