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三十三章 授艺

第三十三章 授艺

    “要是再有人给我说这世上没天才,我非大耳瓜子扇他不可!”

    当钢琴曲最后一个音节戛然而止的时候,载昰拍腿大笑了起来,脸上满是欣慰的神色,虽然秦风没有去考级,但载昰相信,秦风的钢琴水平,已经远超那些什么学院十级了。www.00Ks.com

    “师父,还是您教导的好,哎呦,你这怎么脏了?”

    秦风嘿嘿笑着,给师父装了一袋烟递了过去,顺手在师父腰上扶了一下,只是没等他的手缩回去,就一把被载昰给抓住了手腕。

    “小子,给我玩这招,你还嫩着点呢。”

    在秦风手中,赫然抓着一个羊脂白玉雕琢的玉貔貅,被师父逮了个正着,秦风也不尴尬,半年多来,这一招经常在他们师父两人之间上演着。

    “师父,从您身上取东西不成,但在这管教所里,可没人能防得住我呀,弟子这一门也应该出师了吧?”

    将那貔貅给载昰重新挂在了腰上,秦风给师父捶起腿来,载昰的右腿曾经受过枪伤,每到阴天就会酸痛。

    “恩,现在嘴里含几个刀片?”

    载昰舒服的抽了口烟,一口浓雾喷在了秦风的脸上,空着的左手闪电般的往秦风腰间摸去,却是发现一只手已经挡在了哪里。

    “师父,五个,怎么样?还成吗?”

    挡住了师父的偷袭,秦风脸上也是有些得意,跟着载昰练习了半年多的盗门手法,秦风虽然在师父身上占不到便宜,但也不像当初那般任载昰揉搓了。

    说着话,秦风张开了嘴巴,张口一吐,五个飞鹰刀片顿时出现在了掌心上,要不是他自个儿拿出来,怕是谁也无法发现说话极为正常的秦风嘴里,竟然藏了这样的东西。

    “你小子真是个怪胎,师父在你这般年龄的时候,可是远不如你啊!”

    看到秦风的举动,载昰忍不住连连叹气,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因为就在半个月之前,秦风才只能含两个刀片,短短的十来天,他居然进步如此之快。

    要知道,嘴中含刀片,这可是经年老贼的拿手绝活,这玩意用处可多了,“遮、割、钩、分”等都能用得上,不过由于刀片锋利,这一招也是非常难练的。

    在解放前后那段时间的江湖上,能嘴含刀片的老贼,无一不是名声显赫的一方贼王,不过就算是载昰,也只能口含三片而不露声色,现在秦风却是已经超过了他。

    所以饶是载昰活了九十多岁,此刻也被秦风给打击到了,这小子天生就是捞偏门的,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居然将盗门“贼经”十二诀全部都给练成了。

    “秦风,自己戴上吧,看看用多久能解开!”

    检查完弟子口含刀片的功夫后,载昰掀起了身体内侧的床板,伸手往里一捞,拿出了一大串东西扔到了地上,发出了“咣当!”一声。

    “师父,全戴上?”看着地上那一堆手铐脚镣,秦风不禁苦起了脸。

    “废话,先把脚镣戴上,我给你戴手铐!”载昰瞪了秦风一眼,虽然心中爱极了这个弟子,在传授技艺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对秦风加以颜色。

    “是,师父!”

    秦风也没再多话,蹲下身体将那五十多斤重的脚镣给扣在了双脚脚裸上,将螺丝上的死死的,然后背过双手,将一副手铐戴了上去,这才转过身对向了载昰。

    “恩,三副拇指铐,两副手铐,三分钟能打开吗?”

    “哎,我说师父,您到是轻点啊,我手指都要断了!”

    载昰拿出三个精致的拇指铐,将秦风一双手的拇指中指连带着食指,都给铐了起来,用手轻轻一扯,疼的秦风呲牙咧嘴。

    “行了,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啊!”载昰将秦风往外一推,身体呈半躬型的秦风顿时滚倒在了地上。

    “师父,您就不能缓到五分钟啊?”

    秦风嘴上说着话,双臂却是往上高高抬起,当举到头顶的时候,只听肩膀处传来“咔嚓”一声轻响,秦风的两臂居然呈一百八十度的扭转到了面前。

    “幸亏我早防着呢。”

    秦风将头一低,嘴角蠕动之间,一根细细的铁丝从他嘴里被吐了出来,用铁丝在那拇指铐的锁眼中搅动了几下,原本死死勒住了秦风十指的铐子顿时松开了。

    解开了双手十指的束缚,秦风的动作骤然加快了许多,那两副铐在手上的手铐,没用三十秒就被秦风给取了下来。

    至于脚镣,用铁丝就不管用了,不过拇指铐却是起了作用,将弯头当做了螺丝刀,秦风十指飞动,当屋里时钟指向三分钟的时候,脚镣也终于被秦风给打开了。

    “师父,刚好三分钟,弟子没给您老丢人吧?”

    秦风将那手铐脚镣收在了一起,又给放回到了床板下面,这里虽然没出监狱,但载昰又不是管教,被查出来事情可不小。

    “丢人?要丢人的也是师父,我当年要有你这功夫,也不至于挨上那一枪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秦风杂耍般的动作,但载昰还是叹道:“别说师父了,恐怕就是当年的燕子李三和你相比,也是不如甚多!”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江湖上徒弟本领超过师父的多了去了,载昰到是没有生气,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有些唏嘘而已。

    “师父,我也就是找到诀窍了,哪能和您比呢。”

    看到载昰口边留有药渣,秦风连忙拿过条毛巾帮着师父擦了下,笑道:“师父您精通外八门各种技艺,那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呢!”

    秦风这番话却不是在拍载昰的马屁,而是说的真心实意,跟了载昰半年,他才明白老头的厉害之处。

    当初载昰搬回钢琴连谈了几首世界名曲之后,马上就把秦风给震住了,在他眼里,师父好像就没有不会的东西,样样通而且还样样精。

    “谁告诉你我精通八门技艺的?恐怕除了三丰祖师,没人能门门通晓!”

    载昰闻言老脸居然红了一下,按照秦风学艺的速度,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自己的老底给掏干净了。

    “这兰花门擅长房术,神调门跳大神,蛊门玩虫子,还有那天桥耍杂技的,师父可都不会!”

    现在说清楚,总比到时候在弟子面前泄底强,载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最擅长的一是金点,也就是占卜算命,不过这一门察言观色要大于占卜本身,日后我再教你!

    另外一个你现在已经超过师父了,那就是盗术……”

    说到这里,载昰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正色道:“秦风,咱们这一脉虽然精通几门外八行的技艺,但身为主门,却不可以此谋生,你要切记!”

    “是,师父,我不会用这技艺去作恶的,您老就放心吧!”

    秦风重重的点了点头,在学艺之初,载昰就曾经交代过他,万万不能用盗门技艺去为非作歹,否则必将被江湖人士唾弃的。

    而且载昰还给秦风说过一个故事,当年横行京华的大盗燕子李三,就是当时江湖上盗门的嫡系传人。

    在初入江湖的时候,李三尚且能专偷达官贵人,盗富济贫,闯下了侠盗的美名。

    为此曾有人把燕子李三列入晚清以来的中国十大武林高手,要知道,在江湖上鲜有一个窃贼,能有这样高的名声。

    但后来李三却是流连烟花酒巷,并且染上了鸦片,从那时起性情大变,屡屡滥杀无辜、犯下命案,最终落得个尸首异处的下场。

    载昰和李三也曾经有过交往,按照载昰的说法,李三早年学习道家正宗,轻功及内功修为很高,比之自己也是不遑多让。

    若是李三一心修道应能得善果,若本分入世做人,也会成为一代武林大家,但其生性阴险狠毒,顽劣不羁,害人终害己。

    PS:第一更,来几张推荐票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