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四十一章 逝(下)

第四十一章 逝(下)

    “春天的阳光,真好啊!”

    载昰抬起头,看向天边跃然而出的太阳,整张脸都映照在阳光下,微微闭上了眼睛,载昰在体会着人生的最后时刻,等待着死亡的来临。Www.00kS.com

    百年岁月百年沧桑,一幕幕往事从载昰眼前流过,曾经少年张狂无所畏惧,曾经金戈铁马纵横江湖,均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

    “活着,真好!”

    载昰眼中的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了起来,气息也是越来越弱,唯有眉心的死气越聚越浓,努力的睁着眼睛,载昰想看清这世间的一切。

    “师父?!”秦风跪在老人面前,口中发出了一声悲呼,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左手紧紧的握住了载昰,右手却是重重的击打在了冻的像是石头一般坚硬的地面上,唯有如此,秦风才能派遣心中的伤痛。

    “啪咔!”

    随着一声轻响,秦风突然感觉手心传来刺骨的疼痛,这让他的神智为之一清,张开右手之后,却发现那枚师门传承的玉佩,依然被他击碎掉了。

    “这……这……”

    饶是师父弥留在即,秦风也不由愣住了,刚刚还答应师父好好保管,眼下居然就碎掉了,看着满手的鲜血,秦风有着不知所措。

    “嗯?怎么回事?”

    正当秦风想将玉佩扔掉的时候,忽然,一股清凉的气息出现在了右手掌心,并且迅速蔓延到了全身,秦风的脑海中,似乎多了点什么东西。

    “这是,这是祖师功法啊?!”

    还没等秦风仔细观察的时候,半躺在椅子上的载昰,忽然坐直了身体,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师父,您……您这是怎么了?”

    载昰突然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到是将秦风吓了一大跳,他明明能感受到生机在从师父身上消逝着,但载昰这一刻的表现,却根本就不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我明白了,哈哈哈,我明白了!”

    载昰的眼睛死死盯着秦风掌心的玉佩,笑声震耳欲聋,“我明白了,原来所谓的传承,就在这玉佩之中,宝山在身而不知,可笑,可笑啊……”

    “师父,您别吓我啊!”

    看着载昰状似疯癫的样子,秦风真的被吓住了,跪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此时,载昰的声音忽然变得小了起来,“朝闻道夕死可矣,足矣,足矣……”

    “师父,您说什么?”载昰的声音越来越小,秦风不由将耳朵凑了上去,但老人的口中再无声音发出。

    “小秦,老人家这……这是去了……”

    秦风还在努力分辨着师父口中所说的话语,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位老人的声音,回头看去,却是屋里的几个老人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后,都走了出来。

    “不……不可能,师父刚才还好好的,他身体已经好了!”

    秦风连连摇头,只是当他回首看向载昰的时候,整个人却像是触电一般,猛得颤抖了起来,师父刚才笑出来的眼泪,已经在脸颊上结成了冰!

    “师……师父?!”

    秦风生怕右手的鲜血玷污了师父,伸出左手抚摸到了载昰的脸上,那脸庞上的凉意就和他的内心一样,如坠冰窖一般。

    “小伙子,这大冷的天,又是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啊?”

    “鬼,鬼啊……”

    “你说对了,我就是鬼,你前不久才杀了我,我现在回来报仇了……”

    秦风的脑海中出现了三年前初识师父时的对话,那一幕幕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一般,他怎么都无法相信,面前的师父已经和自己天人永隔了。

    泪水不由自主的顺着脸庞滑落,秦风想哭出声却怎么都哭不出来。

    跪在那里的秦风似乎失去了灵魂,这是他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了那种失去亲人的痛楚,生他者父母,教他者却是师父!

    不知为何,此时秦风只感觉到天地茫茫,自己却是孤身一人,从身旁师父的身上,他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慈爱的温暖。

    “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老爷子没看错人!”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随之一个巴掌拍在了秦风的背上,“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坏了身体。”

    随着这一巴掌,秦风胸中的郁结之气顿时一畅,回头看了眼那位老人,秦风却是站起了身体,说道:“胡爷爷,俗话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还要劳烦您老了!”

    说着话,秦风向老人跪拜了下去,他是师父的嫡传弟子,送师父出殡跪棚,都是他应当应分的事情。

    “使不得,可使不得!”

    秦风的举动将那老人吓了一大跳,忙不迭的将秦风扶了起来,说道:“秦风,要是论辈分,我还有喊你一声小爷呢……”

    载昰辈分之高,甚至在那位末代皇帝之上,胡家的人根本就没资格和他排资论辈,秦风这一跪,顿时让几个老人慌乱了起来。

    “怎么了?秦风,你手上怎么都是血啊?”

    正在院子里乱成一团的时候,胡保国拎着一只剥了皮的羊走了进来,搭眼就看到了秦风满是鲜血的右手。

    “胡大哥,师……师父去了!”

    秦风刚刚被扶起来的身体又跪了下去,这并不是说秦风膝盖软,而是按照江湖上的规矩,给亲人送丧的时候,进门见人就要跪拜的。

    “哎,我……我这走了还没两个小时,怎……怎么就……”

    胡保国闻言一把就扔掉了手中的羔羊,几步抢到了载昰的面前。

    看到老人的遗容,胡保国忍不住也是泪水横流,虽然年少时没少挨打,但他对老人的感情也是十分深厚的,否则也不可能对秦风如此放纵。

    “胡大哥,办理师父后事要紧!”

    此时的秦风,却是变得冷静了许多,伸出左手将师父睁着的眼睛合上之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师父躺倒,站起身说道:“诸位叔伯,小子无能,师父的后事,就要拜托大家了!”

    “老爷子是胡家的长辈,这个不用你多说。”

    胡保国看了一眼老人身下的躺椅,不由叹了口气,说道:“老爷子,您这是喜丧,还怕什么连累我们家啊!”

    虽然是大年三十,但载昰去世,却是冲淡了几分过节的喜庆,胡家少壮青年不少,加上正值过年,东西也是齐全,一个多小时后,灵棚就扎在了门口。

    在农村,冬天老人去世的事情有很多,当听到老爷子去世九十多岁,村里人到是也不以为意,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前来慰问了一番。

    ------------------------

    “秦风,我给老爷子守灵就行了,你进屋吃口饺子吧?”

    这一忙活就到了下午,胡保国看着跪在灵棚里的少年,心疼的摇了摇头,相处了几年他原本一直以为秦风是个感情比较淡薄的人,直到此刻才感受到了他的内心。

    “胡大哥,我不饿,我想和您商量件事!”

    秦风摇了摇头,脸色有些苍白,任是谁在这北风呼啸零下好几度的地方跪上大半天,怕是也不好受。

    “什么事?你说!”

    胡保国将肩膀上的大衣披在了秦风身上,说道:“老爷子的后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妥当的,你要是不愿意回少管所了,大哥也帮你办!”

    距离秦风出狱还差两个来月的时间,不过胡保国手上还有一个减刑的名额,大不了和教导员吵上一架,将这名额用在秦风身上。

    “不是这件事,胡大哥,这临着过年,到处都是鞭炮声,我怕惊了师父。”

    秦风看着躺在那冰凉床上的师父,神情坚定的说道:“我想将师父尽快火化掉,别惊扰了师父的魂魄。”

    按照民间的传说,鬼魂最怕响雷鞭炮,虽然这都是些无稽之谈,但秦风也不想让师父魂飞魄散。

    胡保国想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这……好吧,老爷子也没什么亲朋故旧了,我打几个电话,咱们这就去火葬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