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四十三章 江湖宝鉴

第四十三章 江湖宝鉴

    脑中突然传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在一瞬间,就将秦风的思维冲击的一片空白,只有一段段图像和文字不断的从他脑中闪过。www.00Ks.com

    说来也奇怪,秦风虽然只是在被动的接收,但这些信息却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铭记了他脑海之中。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双眼似乎完全失去了焦距的秦风,眼睛慢慢动了一下,慢慢回复了神采,同时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难道就是师父所说丢失的传承?”

    心念一动,一段段文字出现在了脑中,就像是秦风的记忆一般,一点生涩都没有,但那些文字代表的信息,却是让秦风震撼之极。

    《江湖宝鉴》!最先出现的,就是这四个字。

    而在这四个字的后面,随之出现的那些文字和图像信息,有些是秦风从师父那边已经学过的,但还有一些,则是他从所未闻也未曾见过的。

    像是千门中的听摇色子,藏牌换牌等等赌术,连师父载昰都没有掌握,但在秦风脑海里,却有一整套相关的训练方法,以秦风现在对偏门的了解,这些方法绝对是行之有效的。

    另外还有蛊虫的培育以及下蛊的手段,这是外八门中蛊门最为神秘的传承,即使是在云南苗疆那些地方,这些手段也是十不存一残缺不全,但是在秦风的脑海之中,却有着极为详尽的描述。

    在这些数量庞大而繁杂的信息里,居然还有房中秘术,详细的讲诉了男女欢爱的一些技巧,看得秦风是面红耳赤,有心跳过,但这些内容就像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记忆一般,只能一一接受吸收掉了。

    这让秦风那颗少年的心也变得有些骚动,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强制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秦风微微闭上了眼睛,将刚才那些内容排除了出去,脑子里却满是疑惑。

    按照载昰所说,江湖秘术都是心口相传,从来没有文字记载,但这所谓的《江湖宝鉴》,却又是如此清晰的映在自己脑海里,让秦风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难道是那块玉佩破碎所导致的……”

    忽然,秦风想起了师父临终时所说的话,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被包扎起来的右手。

    他依稀记得,就在玉佩破碎时的那一刻,脑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只是当时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师父身上,并没有在意。

    现在想来,脑中的这些信息,应该就是那玉佩中传来的,而且师父也应该感应到了,否则他也不会在临终之前,显露出那种恍然大悟的样子。

    秦风似乎明白了,这所谓的师门传承信物,其实就是祖师爷传下来的外八门功法秘术,但不知道什么缘故,后人并不知晓其作用,只将它当成了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物件,珍而重之的保存了下来,却是没有一人从中得到真正的传承。

    玉佩中所带来的信息,到是让秦风因师父故去的悲伤减轻了不少,那些五花八门的秘术看得他眼花缭乱。

    在整个传承的最后,还有一篇数百字的吐纳功法,和载昰所教的大致相似,但细微处,却是有一些不同。

    这半年多来,秦风都以打坐代替了睡觉,今儿忙碌了一天,身心都已经疲惫不堪,不自觉的就按照那法门呼吸吐纳了起来,整个人很快就进入到入定的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风的呼吸慢慢变得悠长了起来,一呼一吸之间足足相隔四五分钟,一时间,秦风的思绪变得空虚恍惚,丹田中的真气变得异常活跃,游走在周身经脉之中。

    此时的秦风就像是身处热气蒸腾的水池里,一股暖烘烘的感觉,让他舒服的几乎呻吟了起来,劳碌了一天的疲乏一扫而空,虽然那《江湖宝鉴》内的功法只有细微的改动,但却带给了秦风完全不同的体验。

    “轰!”

    突然,秦风的脑海中传出一声炸响,脑海在片刻的空白之后,思绪似乎变得飘荡了起来,整个人好像脱离了身体的束缚,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的重量。

    “咦?这床下面怎么有把老炮筒啊?”

    虽然闭着眼睛,但秦风身周的一切,居然都显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能清晰的“看到”,就在自己的身下,居然藏着一把近两米长锈迹斑斑的老炮筒。

    “什么声音啊?!”

    就在秦风准备细看的时候,一阵鞭炮声,却是将他从入定中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窗外已经大亮了,但是在秦风的感觉里,却好像仅仅过了一个呼吸那么短的时间。

    一大口津液,从秦风的舌底涌出,整个嘴里都充斥着一股香味,将津液咽入喉中之后,顿时感觉到浑身舒坦,头脑为之一明,完全从入定初醒的恍惚中清醒了过来。

    “啪啦……”

    微微舒展了一下身体,顿时一阵“噼里啪啦”关节炸响的声音从秦风身上传了出来,丹田中一股气劲传入四肢百骸,秦风只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

    看向桌子上的骨灰盒,秦风在心中默念:“师父,外八门的传承,弟子一定会继承下去的,您老就放心吧!”

    到了此刻,秦风早已明白了那玉佩中信息的来处。

    有了这些古老相传的秘术,秦风相信,就算他想重整外八门都不是难事,当然,载昰并没有交代要如此做,而秦风也没有一统江湖的那种雄心壮志。

    “秦风,起来啦?”

    随着胡保国的声音,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打量了下秦风的面色,胡保国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精神还不错,别想那么多了,去吃饺子吧,晚上我值班,你跟我一起回所里。”

    “谢谢胡大哥!”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胡大哥,师父的骨灰,就要拜托您保管好了。”

    “说这些客气话干嘛?放心吧,老爷子供在这里,保证天天有香火的。”胡保国在秦风胸口锤了一记,转身出了房间,大过年的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忙活。

    由于是喜丧,所以昨日载昰的逝世,也并没有冲淡这个小村庄节日的气氛。

    而胡家在这小村子里,也算是个大户,前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

    大年初一的早上,充斥在耳中的尽是些拜年的吉祥话,出于载昰的缘故,胡家谁也没把秦风当成是外人,这个年让秦风过的很是温馨。

    吃过晚饭后,胡保国开车将秦风带回了管教所,虽然离开只有两天,但是看着操场上那熟悉的菜地还有师父所住的院子,秦风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PS:第一更,这几天一直在外地参加起点的活动,存稿是全没了,高铁上写出的这一章,朋友们多多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