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五十章 做旧(中)

第五十章 做旧(中)

    “风哥,秦老大,咱们今儿还要去逛街啊?”

    第二天一大早,听到秦风说要接着逛,李天远顿时苦起了脸,与其让他傻不愣登的在那古玩城里转悠,他宁愿回到火车站去扛大包。www.00ks.com

    “你啊,就是做不了细致活。”

    秦风沉吟了一会,说道:“也罢,你也站了两年多的桩了,我教你几个起手式,你找个地去练吧!”

    在江湖上上混,像谢轩这种会看人眼色会来事的固然需要,但武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角色。

    像是千门八将之中的火将,就是专门负责打斗的,李天远玩不来脑筋急转弯,这肌肉发达日后也能用得上。

    “那敢情好,嘿嘿,风哥,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搓着双手急不可耐的看着秦风,恨不得在他脸上亲上几口。

    站了两年桩,李天远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往日里在货场和那些二三十岁的壮年汉子单挑对打,李天远从来都没吃过亏。

    这还仅仅是站桩的功效,如果再练了武把式,李天远相信,就算货场那些王八蛋不讲规矩一拥而上,他也能将其一一放倒了。

    “离我远点,口水都喷我脸上了……”

    秦风一把推开了李天远,双脚呈八字步分开,左掌伸出,右拳护在胸口,摆了几个架势后,说道:“看好了,这几个姿势,你先练熟了,有桩功的底子,三五天的应该就够了!”

    在中国,虽然有武林,但之前从来没有武术这种说法,也没有所谓的表演武术,老辈人的口中,一是说功夫,二是说武把式,从民国还传下一种说法,那就是国术。

    不管是功夫武把式还是国术,这三者都是从对阵杀敌或者防身自卫中演化出来的,进者攻敌,退者防卫,讲究的是个实用。

    像秦风所学的八极拳,在李书文的手中,就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杀人之术,它没有当代表演武术的花架子,最看重的是根基和平时的苦练。

    这人要站实在了,才能去打别人,李天远站了两年桩,其实就是打了两年的基础,再上手学习招数,就能事半功倍了,所以秦风才有三五天的说法。

    “风哥,你放心吧,练不好我一头撞死去!”

    李天远动脑筋的事不行,这练武到是有几分天赋,看着秦风摆了一趟架子,学得颇有几分模样,不过在这水泥板上顿脚,他感觉有些不踏实,在地上跺了几下脚,开口说道:“风哥,我还是回家去练吧,晚上我就在那边住了……”

    李天远父母离婚之后,没一个人管他的事,一直是和爷爷相依为命,前几年爷爷去世后,留给了他一套院子。

    原本李天远一直住在院子那儿的,直到谢大志公司出事,谢轩要留在石市,他为了陪谢轩,这才搬来和他同住的。

    “行,晚上我和谢轩去你那看看……”

    秦风是知道这件事的,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行就住你那边吧,这地方不接地气,住着不舒服。”

    秦风这几天要做不少事,每天进出这小区,被那些保安盯来盯去的,感觉十分不方便,而且正如他所说,这宅子就要接地气才好,这里风水虽佳,但还欠缺了点。

    交代了李天远一些练功要注意的事项后,三人一同出了小区,秦风和谢轩坐公车赶往古玩市场,李天远则是兴冲冲的往自己的老院子跑去。

    ---------------------------

    “这里要比白佛街上点档次啊?”

    今儿秦风和谢轩去的是另外一个古玩市场,和白佛街不同的是,这个市场绝大部分都是店铺,只是在入门的一些空地上,有几个摊位。

    虽然外面的人气比白佛街的那个古玩市场冷清了一些,但是秦风发现,店铺里的客人却是多了不少,他进了几家店,都能看到一些人在里面喝茶聊天。

    “风哥,这红旗街是政府在前年建的,有实力的人都跑这儿来了。”老爸没破产的时候,谢轩到是来过这里几次,对这个古玩市场也有几分了解。

    “有实力才好,小胖,走着!”秦风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继续逛起古玩店铺来,他进店之后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店中那些物件的品种和标价。

    “青铜器国家不让买卖,字画赝品太多,这市场主要做的是瓷器和玉器……”

    从一家店铺出来后,秦风站在一个树荫下,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口中自言自语道:“这软玉做起

    旧来,要需要时间呀,这到是件麻烦事……”

    “风哥,您说什么?”谢轩没听清秦风的话,开口问道。

    “没事,走,咱们再转转。”秦风摇了摇头,他要做的事儿太专业,这一时半会的也给谢轩解释不清楚。

    正当秦风准备进下一家古玩店的时候,谢轩忽然一把拉住了他,往树下躲了躲之后,嘴角向前面努了努,说道:“等等,风哥,那……那人是聂元龙!”

    谢轩当年在学校里也不是什么好货,同样属于石市初中部的捣蛋孩子,他和聂元龙虽然没玩一起去,相互之间却都认识。

    不过谢轩进管教所的时候,聂元龙已经出去了,等谢轩出来没多久,家中又遭遇变故,两者之间就没交集了。

    “还真是这小子,看样子混的不错,车都开上了。”

    秦风循着谢轩的目光看去,聂元龙正从一家店里出来,一脸倨傲的对着身后跟出来的那人说了几句话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前停着的一辆丰田佳美车坐了进去。

    秦风微微侧了下身体,开着车的聂元龙并没有注意树下这两个人,刚从店里要了两万块钱的他,这会正想着晚上去哪里玩呢。

    “呸,算什么东西啊?狗屁不懂还指手画脚!”等到聂元龙的车子驶出古玩街后,送他出门的那个年轻人,冲着车屁股消失的地方吐了口吐沫。

    “那个叫玉石斋的铺子,就是聂元龙家里的古玩店?”秦风歪了下脑袋,看向身边的谢轩。

    “是的,他们家是这条街上最大的玉石店,不过也不是什么好货……”谢轩恨恨不平的骂道:“我爸在里面花了三十多万买的那些古玉,鉴定后都是假的。”

    “古玉?能买到真的那才是稀罕事呢。”听到谢轩的话后,秦风顿时乐了。

    好的古玉大多都是墓葬里盗出来之后再被把玩盘磨出来的,可在古代能佩戴起玉石的,都是大有身份的人,到了现代哪个墓里至少都有七八个盗洞,好东西早在几百年前就被偷的一干二净了。

    所以流传到现在的古玉,可谓是稀少之极,基本上都是在藏家们手中流通,想在古玩市场上淘得一块真正的古玉,那还不如到体育场去买2块钱一张的彩票呢。

    拍了拍谢轩的肩膀,秦风说道:“小胖,咱们这次只赚点小钱,日后你要是能单飞了,去这店里把你爸被骗的,连本带利的再拿回来吧!”

    “风哥,怎么赚啊?”谢轩被秦风说的有些摸不清头脑,他们哥仨现在算是一穷二白,加起来身上都不到一千块钱了,拿什么去赚钱?

    “跟着看就行了。”

    秦风抬脚往那挂着《玉石斋》招牌的店铺走去,谢轩连忙跟了上去,这莫名其妙的逛了两天街,他到现在还没摸清秦风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走进门去秦风发现,《玉石斋》布置的还算不错,典型的中国古典式家具,镂空的柜子上摆满了各种大件玉器,至于一些挂饰和把玩件,则是都锁在了玻璃柜里面。

    在店里坐着两个人,一个年龄五十多岁的干瘦老头,躺在内间眯着眼睛喝着茶正听着单田芳的评书,刚才送聂元龙出去的那年轻人,则是坐在柜台里面聊的看小说。

    “不买东西别乱摸,碰碎了你们两个可赔不起!”

    听到门口传来动静,年轻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压根就没注意两人的脸,只是在衣服上扫了一眼,就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继续看手中的《天龙八部》去了。

    “别说话!”秦风给谢轩使了个眼色,他巴不得面前这位将他当空气呢。

    “果然有翡翠,价格卖的还不低啊……”

    在店中走了一圈,秦风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俗话说巧妇难为米之炊,做买卖也是这样,如果对方店里没翡翠,秦风此次还真没法打这《玉石斋》的主意。

    “风哥,咱们不逛了吗?”出了《玉石斋》后,秦风径直就往古玩街外走去,到是让跟在身后的谢轩一头雾水。

    “没什么逛的了……”

    秦风回头看了一眼,大脑中不由想起了师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戏文,忍不住唱起了京剧《挑滑车》中的那一段:“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带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什么黑洞洞?那店里面不是亮堂着吗?”

    谢轩顺着秦风的目光看去,脑子顿时感到有些不够用了,大哥行事果然异于常人,这说话都颠三倒四透着那么股子玄奥。

    ps:第二章,凌晨有,诸位的推荐票请支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