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五十二章 做旧(四)

第五十二章 做旧(四)

    “风哥,我说您要这些破石头干嘛啊?葛老头不是说这这玩意一钱不值吗?”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秦风和谢轩走出了白佛街,不过在谢轩的手里拎着的那个帆布袋子里,却是多了一块二十多斤的翡翠原石。Www.00kS.com

    这刚走了还没五百米,谢轩就开始抱怨了起来。

    这两天跟着秦风,谢轩对玉石到也懂了一些,怎么都想不明白秦风废了那么多嘴皮子,目的居然就是这块破石头,葛老头已经都明言这玩意不值钱了。

    “小胖,就因为它一钱不值,才能创造出最大的效益啊。”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咱们哥几个现在都没钱,能省就省点吧,有不花钱的料子还想着挑三拣四啊?”

    听到秦风这话,谢轩也不言语了,他也想搞明白,秦风忙活了这两天,究竟打的是个什么主意?

    反手将那帆布袋子背在了身后,谢轩带着秦风向李天远家走去。

    李天远的爷爷是以前石市机械厂的退休工人,住在老城的一处平房里,距离白佛街古玩城到是不太远,走路最多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样子。

    “小胖,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当走到一家医院门口的化学试剂店的时候,秦风叫住了谢轩,自己走进了店里,过了五六分钟后,他手上拎着个袋子走了出来。

    “风哥,你买的什么啊?怎么一袋一袋的?”看着秦风手中的透明塑料袋,谢轩好奇的问道。

    “这东西叫铬盐液,等回去给你变戏法看。”

    秦风有些心疼的把袋子往上提了提,说道:“就这么点东西,花了二百多块,咱们这也不是无本生意啊!”

    谢轩的初中就是混过来的,没上完还被逮进了少管所,化学那是一塌糊涂,哪里懂得铬盐液是什么东西,当下闭上了嘴巴,他知道秦风不想说的时候,自个儿问也没用。

    在回去的路上,秦风又花了十多块钱买了一盘檀香和几把刻刀,这次谢轩压根就没问,跟了秦风两天,他已经学会了“多看少说”这四个字。

    “风哥,轩子,你们来啦!”

    当秦风和谢轩来到李天远家的院子外时,正在里面嘿嘿呀呀摆着拳架子的李天远连忙迎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风哥,这边有几个月没收拾了,您等等,我搬张凳子去!”

    到谢大志的公司上班之后,李天远一般都住在公司宿舍里,这院子小半年没有住人了,墙角菜地的杂草长得都和围墙差不多高了。

    “风哥,您教我的那几招真好使,我现在感觉全身都是力气!”

    将擦干净的板凳递给秦风后,李天远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生怕秦风不信似的,连忙在院子里摆出了那几个架势。

    “嗯?远子,你到是有几分练武的天赋啊?”秦风眼前一亮,点了点头,说道:“成了,我回头再教你几招!”

    虽然在管教所里的政治课都是睡觉睡过来的,但李天远练武到真是有几分韧劲,一个马步桩功坚持了两年,练这些起手的把式,颇有点水到渠成的感觉。

    “嘿嘿,那敢情好!”

    李天远搓着手笑了起来,忽然一拍脑袋,说道:“风哥,这古代人拜师要磕头的,我要不要买瓶酒给您磕头啊?”

    “教你几手把式,算什么拜师啊?”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从兜里拿出了一张一百的票子,说道:“远子,磕头就算了,不过酒要买一点,另外再称点猪头肉什么的,咱们哥几个都在长身体,可不能亏了自己!”

    酒有活络血脉的作用,李天远练了一天的功,秦风和谢轩也走了一天路,稍微喝上一点是有好处的,剩下的也能用来擦身消除疲劳。

    “好嘞,风哥,您和小胖等等,我一会就回来!”

    李天远也不客气,接了钱就往外跑,他这一天都沉浸在练功之中,连中午都没吃饭,听秦风这么一说,肚子顿时“咕咕”叫了起来。

    等李天远出门后,谢轩掏出了那保存的那点钱,苦着脸说道:“风哥,咱们就要没钱了,其实……可以省点吃的。”

    果然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谢轩以前大手大脚花惯了,但自己当家之后,谢轩才知道只出不进的难处,照着秦风这种花法,出不了一个礼拜,他们的裤兜就要比脸还干净了。

    “小胖,这钱不是省出来的,不用担心,过几天咱们手头就宽裕了。”

    听到谢轩的话后,秦风心中不由有些感慨,当年为了给妹妹赚学费,他几乎半年都舍不得买一次肉,过的比谢轩可是节省多了。

    现在同样是没钱,但有了从载昰那里学到的本事和脑袋中装着的传承,秦风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对了,远子这院子很不错啊,你们俩干嘛住在那小区里?”

    秦风将手上的东西放到院子里的洗手池上,推开门看了一下,这是个有着三间屋的小平房,虽然简陋了点,但床和家具都很齐全,比谢轩那没装修的房子强多了。

    “远哥在这住了几天,老是有他以前的朋友拉他出去打架,他想着你的话,就搬公司去了,在我那里也没住多久,哎呦,这里哪能住人啊?”

    谢轩跟在秦风后面推开门,刚往屋里走了几步,忙不迭的又退了出来,却是屋里灰尘太多,搞的他一头一脸都灰蒙蒙的。

    “动手打扫下吧,这几天咱们就住这了。”

    秦风找了块抹布打了盆水,招呼谢轩干了起来,这些活在管教所里是干习惯的,等李天远买了吃的回来,屋里已经被擦拭的焕然一新,地面上的灰尘也都被扫掉了。

    俗话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吃饱喝足不想家,三个半大小子这顿饭一直吃了七八点钟才结束,李天远有点喝多了,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小胖,累不累?”秦风看了一眼把垃圾扔出院子的谢轩,开口问道。

    “不累,风哥,跟着您我浑身都是劲!”

    谢轩嘿嘿傻笑着,要说这小子也奇怪,他老子虽然破产了,但跟在父母身边,吃喝绝对是不愁的,但谢轩偏偏喜欢过这种自由的生活,心里敞亮。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成,那你去邻居家借块煤,把厨房的炉子给烧起来吧!”

    打扫房间的时候秦风就看了,在厨房里还有十多个煤球,但炉子早就熄灭了,这烧煤球炉也是技术,他估摸着谢轩干不了,这才让他去邻居家借烧红了的煤球。

    谢轩长了张小胖脸,笑眯眯的到是不招人烦,加上嘴又甜,没多大会就夹了块煤球回来了,将那不知道熄灭了多久的炉子重新烧了起来。

    秦风将那满是锈迹的铁锅洗了洗,用沙子将锈迹打磨掉之后,接了满满的一锅水,将其放在了炉子上。

    “风哥,咱们这不刚吃饱吗?”

    看到秦风的举动,谢轩有些摸不清头脑,继而恍然大悟,“风哥,您这是要烧水喝吧?远子哥不是买啤酒了吗?不用烧了。”

    “你小子,除了吃就是喝,咱们该干正事啦!”

    秦风笑骂了一句,回到屋里翻了把锤子出来,找了个破布垫在了地上,将那块装在帆布袋子里的翡翠原石拿了出来。

    “砰!”的一声传来,却是秦风挥动手中的锤子,重重的砸在了原石的表皮上,一块黑褐色的石皮,顿时从石头上脱落下来。

    “这……这是干嘛?”

    谢轩在一旁看傻了眼,他知道秦风为了这块石头可没少花费功夫,但为何此刻又不珍惜了呢?跟了秦风两天,谢轩感觉自己的智商在直线下降,一直都跟不上秦风的思维。

    不过几分钟之后,谢轩慢慢看出了点门道,秦风下手看似力道很大,但一锤子下去,往往只是石皮脱落,那块二十多斤的石头,逐渐显露了出来。

    虽然是狗屎地的料子,但那也能和翡翠沾点边,等石皮完全被敲开之后,绿黑相间的玉料,还是显露出了和普通石头的不同。

    翡翠的比重稍微大一点,去掉石皮的料子还剩下十来斤,但只有两个成人拳头大小了,拿着石头在手上掂了掂,秦风忽然问道:“水烧开了吗?”

    “啊,我看看去!”谢轩连忙站起身来,刚跑进厨房就看到锅里冒的热气,连忙喊道:“风哥,水开了,要把炉门关掉吗?”

    “不用……”

    秦风拿着石头走进了厨房,看了眼炉子上的火,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左右一打量,开口说道:“小胖,去,把那院子门给拆了,都劈成柴火,这火太小了,温度不够。”

    “把……院子门给劈了?好,我这就去!”谢轩闻言愣了一下,看秦风不像是开玩笑,从厨房抄了把斧头就走了出去。

    说是院子门,其实也就是几块木头拼凑起来的,个子高点的人一下就能跨过来,放在门口也只能防君子不防小人,有没有的区别不大。

    操着斧头,谢轩“噼里啪啦”的一通砸,那破门顿时变成了一堆柴火。

    PS:第二更,打眼憋着劲加更啊,大家的推荐票都投出来,就求这点支持,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