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六十一章 入瓮(中)

第六十一章 入瓮(中)

    “马兄弟,你先喝口茶,我这有香港朋友带来的杂志,你要不要看看?”

    聂天宝将那翡翠挂件放在了茶几上,先给“马子边”倒了杯茶后,打开了店里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几本杂志来。Www.00kS.com

    “嘿呦,是龙虎豹啊?老聂,你竟然能给带出来?我上次带的都被海关给查了。”

    “马子边”见到那几本杂志,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把将杂志抢在手中,说道:“老聂,这东西你回头可得送给我,那翡翠你慢慢看去吧!”

    “没问题,马兄弟喜欢就行。”聂天宝闻言笑了起来,总算找到对这小子脾性的东西了,现在他总不会嚷嚷着要走了吧?

    “老赵,你来看看这个。”

    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聂天宝将其交在了早就等在身边的赵掌柜手中,低声说道:“我觉得这玩意就是传说中的帝王绿吧?”

    聂天宝接触翡翠的时间不长,帝王绿的说法还是从沿海以及滇省那些同行口中听来的,不过即使是那些同行,也极少有见过帝王绿翡翠的,他也有些拿不定这东西是真是假。

    “没错,的确是翡翠,阳绿透明的种水,和那耳钉一样,都能达到帝王绿,而且两者像是出自同一块料子的。”

    赵掌柜的拿过一个高倍放大镜,将那弥勒佛挂件放在强光灯下看了许久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东西里面没有气泡,应该是真的,老板,我看可以买下来!”

    “什么价呢?”聂天宝偷瞥了一眼正在看那龙虎豹的“马子边”,说道:“这小子是个雏,懂的不多,咱们压狠点。”

    “老板,这要真是慈禧太后的物件,那……那价钱就没谱了,最少能值一千万以上!”

    赵掌柜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他虽然不是玩翡翠出身的,但慈禧一生都钟爱翡翠,只要是收藏界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慈禧的藏品中,最著名的自然就是那件翡翠白菜了。

    不过赵掌柜的知道,当年各地官员为了讨得慈禧欢喜,几乎每年上供给朝廷的贡品中,都有不少的极品翡翠,慈禧的翡翠藏品是多不胜数。

    慈禧的这些藏品,有一部分跟着她殉葬了,就像那个翡翠白菜,最后落入到“东陵大盗”军阀孙殿英的手中。

    还有一部分的翡翠藏品,则是被当年的惺帝溥仪随手赏赐给宫廷侍卫以及宫女了,另外当时皇宫混乱,那些侍卫们也没少从里面偷东西,最后全部都流失掉了。

    以眼前这个弥勒佛挂件和那对耳钉的雕工来看,绝对是出自大师之手,而且包浆浓厚带有一种历史悠远的年代感,应该是出自慈禧藏品无疑了。

    “一千万?”

    听到赵掌柜的话,聂天宝连忙看了一眼“马子边”,发现他正津津有味的在看龙虎豹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低声说道:“老赵,你能确定吗?”

    赵掌柜点了点头,说道:“老板,这帝王绿的料子,就是专门做翡翠生意的人,一辈子可能都没见过的,再加上慈禧御用,我说一千万还是少的呢。”

    翡翠虽然现在市场价格不是很高,但那针对的是普通的翡翠饰品,像帝王绿的翡翠,那已经是宝石中的极品了。

    按照赵掌柜的说法,就算这对耳钉和佛像挂件在国内卖不出去,拿到港岛等地的话,一定会有人出手购买的!

    “一千万,妈的,要不黑了他?”

    聂天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虽然他对外传自己有亿万身价,但实际上聂天宝也就只有三四千万,另外的那些钱,都是各方入的股,挂在他名下而已。

    而且就算这三四千万,还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聂天宝前段时间去缅甸带的那几百万,有一部分还是从银行里贷来的呢。

    所以在听闻这东西的价格后,聂天宝真是动了杀心,干掉这臭小子往新襟场一扔,一准谁都发现不了。

    “老板,这可不行……”

    赵掌柜虽然也是个奸商,但却是不如聂天宝那般心狠手辣,听到他的话后不由吓了一跳,开口说道:“我看他手上戴的那串珠子,应该是上品小叶檀材质的,而且包浆挺厚,最少也是五十年以上的老物件,不是一般人能戴得起的,恐怕他还真是个黄带子!”

    “老赵,什么是黄带子啊?”刚才就从“马子边”口中听到黄带子三个子,不过聂天宝不大明白黄带子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以前清朝的皇室成员,我看这小子是个有来头的人,他所说的敏学事件我也知道……”聂天宝在古玩行算是半路出家,但赵掌柜可不一样,他对清朝的典故可是了如指掌。

    所谓黄带子,其实就是清宗室别称,清太宗崇德元年的时候规定亲王以下宗室皆束金黄带,以示身份,故称黄带子。

    黄带子是满清王朝的中坚力量,从哈赤统一女真各部落,直到皇太极建立大清,多尔衮护佑寡嫂幼侄入主中原,黄带子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此,清初的黄带子堪称清王朝的四梁八柱,享有多种政治特权和丰厚的待遇,仅以亲王为例,除了每年可得俸银万两、米五千石外,还可得庄园田地五六万亩,庄丁250户。

    满清刚入关时,黄带子只有数百人,但是经过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几朝几代的繁衍,到了嘉庆年间,黄带子竟已多达几万人。

    俗话说闲来烦恼,无事生非,如果这些闲人只是个普通人,有法律管着,闹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可闲得闹心的偏偏是身上流着皇家血的黄带子,这麻烦可就大了。

    那个时期,厩街头经常可以看到这些无所事事的黄带子,他们或手托鸟笼、或肩膀头上卧着一只阴鸷的秃鹰,身后跟着一帮如狼似虎的家丁,在街上吆五喝六、横冲直撞。

    清廷规定,黄带子杀人是不偿命的,犯了法也只能交由皇家大内的衙门—宗人府处理。几万个无法无天的黄带子,再加上不少趁火打劫的假黄带子,亦真亦假,亦妖亦魔,把个厩搅闹得乌烟瘴气、鬼哭狼嚎。

    至于“敏学事件”,则是发生在嘉庆年间。

    嘉庆十三年的时候,有一个叫敏学的黄带子,喝了点儿小酒,剃完头从理发店出来,走着走着,突然看见街边有一个卖烤地瓜的。

    他抬头看了看火热的太阳,心里生发了疑问,这么热的天,怎么还有卖烤地瓜的?十有**是假的,这是厩地面,这事得管!

    于是,敏学走到地瓜炉前,问:“你这地瓜是真的假的?”烤地瓜的抬头看了看,没好气地说:“地瓜哪有假的?”敏学说:“我看你这地瓜就是假的,你拿一个,我看看。”

    烤地瓜的横了敏学一眼,递了一个烤熟的地瓜过来。

    敏学接过地瓜咬了一口,还真是地瓜,把地瓜往地上一扔,说:“真的也不是什么好货!一股子腌萝卜味,难吃死了。”说完,转身欲走。

    卖烤地瓜的不干了,一把抓住敏学的胳膊,说:“你没事挑刺儿,你赔我的地瓜!”

    敏学素来是横行霸道惯了的,出来剪头只带了一个家丁,主仆二人揪住卖烤地瓜的就是一阵狠打,直打得卖烤地瓜的满头满脸都是血,跪在地上连连告饶。

    敏学刚开始动手,有人就去报了官,步兵统领衙门的兵士赶来,制住了敏学,给他带上了铐子,敏学盛怒之下,加上又喝了酒,忘了自己没系那条黄带子,还以为是步兵统领衙门故意要自己难看,遂破口大骂。

    敏学被连推带搡地押到了堆拨房(相当于今天的公安派出所),家丁见事不妙,便跑回府中叫人,不长时间,十几个家丁携刀带棒就来到了拘押敏学的堆拨房。

    敏学一见来了人,一纵身跳了起来,指挥家丁把堆拨房的兵士一顿狠打,还把堆拨房的窗户也砸了,兵器架也推倒了。

    此事发生在闹市区,围观的人很多,步兵统领衙门受了窝囊气,觉得很没脸面,便一张状纸把敏学直接告到了嘉庆皇帝那儿。

    嘉庆皇帝接状后,龙颜大怒。从打他继位以来,就不断接到黄带子聚众闹事、杀人伤人、无法无天的报告。

    嘉庆皇帝决定拿敏学开刀,刹一刹这股已经影响到国体的歪风邪气,后颁下严旨,将敏学开除出宗室,宫门外重打40了大板,发配盛京,严加管束,永远不许回京。

    随后,嘉庆皇帝又命宗人府上报有不端行为的黄带子,算上敏学,共七十户,一同发配千里之外的盛京。

    “妈的,敢情这小子的蛮不讲理是祖传的啊?”

    听完赵掌柜的话后,聂天宝是哭笑不得,原本感觉这“马子边”已经挺横的了,没成想他的祖宗更是无法无天。

    ps:第二更,求收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