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七十六章 结仇(中)

第七十六章 结仇(中)

    “还好,没伤到腑脏,都是些筋骨外伤,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不带他去医院?”

    李天远睡去后,秦风回过头来,声音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起伏,但谢大志父子俩,都能听出话语中的不满。www.00ks.com

    “谢轩,你看着点远子……”

    谢大志吩咐了一句儿子,看向秦风,说道:“这事儿有点复杂,咱们到别的屋去说,别又把给吵醒了。”

    “好,咱们换个地说话。”

    秦风看到李天远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点了点头说道:“谢轩,远子睡不了多久,最多一小时,他醒了你叫我们。”

    “风哥,我……我知道了。”谢轩低着头答应了一句。

    ----------------------

    出了正厢房,来到右侧厢房后,秦风将背包扔到了铺着崭新床单的床上,说道:“谢叔,让我猜猜,是袁丙奇那边的人下的手吧?”

    没等谢大志回话,秦风用手指揉了下太阳穴,有些不解的说道:“我让用李天远的名字去办理那间铺子的手续,就是不想惹麻烦,他们是怎么找到远子的啊?”

    “秦风,这事儿也是巧了,我慢慢给你说吧。”

    谢大志闻言苦笑了起来,说道:“你走之后,我先把这院子给买了下来,同时也找了你说的那个叫莘南的小伙子……”

    谢大志在社会上打滚多年,办事还是非常靠谱的,尤其是秦风交代的事情,更是多用了几分心,秦风走后的第二天,他就和那位老太太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

    拿下这套院子的实际价位,比秦风想象的还要低一些,几百平方的大宅子,谢大志只花了九万八千块钱,算上杂七杂八和简单装修的费用,也没超过十二万。

    办妥了四合院的事,谢大志又和莘南达成了《文宝斋》的转让意向,费用也不高。

    莘南除了拿走一方爷爷珍藏的端砚之外,所有的东西都转让给谢大志,总共是七万两千元,其中仅是货物就价值四万。

    其实莘南等于是将《文宝斋》送给了秦风,因为《文宝斋》的租期还有三年,每年是两万四千块,房租都已经交清,正好就是转让的价格。

    与四合院买卖要去房产管理所不同,古玩街上所有的店铺,都是归崇仁宫古玩市场所有的,只能租赁而不能买卖。

    所以在私下谈好意向后,谢大志又和莘南去了崇仁宫古玩市场办公室签订了转让协议,才算是将这件事情给办好了。

    而且谢大志也记着秦风的交代,在签订了转让协议之后,马上就在《文宝斋》大门上贴了停业整顿的字样,时间为一个月。

    谢大志本身也很忙,处理完这件事情后,就投入到他的房地产开发中去了,但就在一个星期之前,李天远和谢轩就出事了。

    这事儿的根源在谢轩,但说到底,还是李天远自找的。

    从秦风走后,李天远一直挺老实的在四合院里练功,平日里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性子倒是也挺坚韧,并不像同龄人那般浮躁,很能耐得住寂寞。

    但谢轩可不行,早些年他就是一纨绔恶少,最喜欢钻个溜冰场进个录像厅之类的地方,现在整日里看着李天远在那站桩练功,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也没啥区别。

    好在这儿距离古玩街也近,谢轩每天几乎就泡在了古玩街上,他人很聪明,学着秦风那样只看不说,到是也学到不少东西。

    但一个人玩着总归不带劲,一个星期前的一天,谢轩说是要去看看咱们自己的铺子,鼓动李天远跟他一起去逛古玩街。

    李天远一想也是,风老大买的铺子,不就是让他们给看着的吗,当下两人就去了《文宝斋》,围着自家的铺子转悠了半天。

    不管是谢轩还是李天远都没想到,他们这一转悠,就被人给盯上了,有个人凑过去问两人和这《文宝斋》是个什么关系?

    谢轩是个明白人,不过李天远却是个直筒子,当下就嚷嚷这铺子是他们风老大的,问话的那人立即就变了脸色,当时没多说什么,直接隐入到了人群里。

    谢轩感觉到了不对,拉着李天远转头就走,而且没敢直接回四合院,想从东边的巷子绕回去,但是走出没两百米,就被人给堵住了。

    拦路的一共有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是李天远曾经在《文宝斋》见过的,还有一个就是刚才古玩街上问话的,另外五个却是膀大腰圆,一看就是打家。

    李天远那副模样一看就是在道上混的,对方也没废话,直接问他是混哪里的,跟的老大是谁,要是识相的话,就将《文宝斋》给让出来,袁老大或许会原谅他们。

    只是这几个人没想到,李天远的话更少,没等他们说完,居然就冲过去干上了,而且一拳一个,上来就将战斗力不强的“恐吓二人组”给放倒在了地上。

    那帮人也都是狠茬子,一见李天远动了手,马上就围了上来,好在这巷子不宽,只能并排容得下三个人,刚打起来的时候,李天远到是没有吃亏。

    对方看到李天远凶悍,有几人顿时掏出了刀子。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是半瓶水晃荡的李天远?

    在对方亮了刀子后,形势就开始急转而下了,李天远先是胸口被砍了一刀,紧接着头上也挨了一刀,胳膊上更是连连被砍中。

    不过这也让李天远狂性大发,抢过一把刀子后,连捅带砍的,居然放倒了对方四个人,吓得剩下的两人落荒而逃。

    只是那两人不知道,流血过多的李天远也是强弩之末了,如果谢轩不是从旁边院子里偷了条被单将他全身裹住搀扶回了新买的院子,李天远怕是也会晕倒在那里。

    要说谢轩打架不怎么样,但在管教所磨练了几年之后,到是没少见血,在给老爸打电话告知这件事的时候,顺便买了不少消炎药以及绷带等物件。

    谢大志做事情非常果断,当时他还没弄清李天远是和谁结的仇,也不敢送李天远去医院,当即就打电话到了石市,找了一位关系非常好的医生朋友,请他带上一些简易的工具,租车立即赶到了津天。

    谢大志的朋友来到之后,马上给李天远的伤口进行了清洗和缝合,也幸亏之前谢轩用绷带将伤口缠绕起来有一定的止血功能,否则李天远单是流血就会死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