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二章 偷师(上)

第二章 偷师(上)

    仓州地处华北,自古有水旱码头之称,京杭大运河纵贯全境,仓州人民向来以淳朴、刚直、勤劳、勇敢著称。wWw.00ks.cOm

    由于仓州乃畿辅重地,为历代兵家必争,古有“远恶郡州”,明时有“小梁山”之号,沿渤海方圆百余里,均系芦荡荒滩,人烟稀少,既是犯军发配之地,又是叛将蔽身良所。

    所以自明清时起,一些受朝廷缉拿之叛将,寻仓州民众强悍喜武之俗以蔽其身,这些人等隐姓埋名,化装僧道游侠,传艺维生,仓州武术之乡的名声,也由此而起。

    虽然在那变动的十年中,一些武林人士因为某些原因受到冲击,很多拳谱和历史文物被销毁,仓州武术的发展暂时受挫。

    但仓州习武之风始终未息,从八十年代起,各种武校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说是家家习武也不过分,就连那卖烧饼的老胡,手上也是有几分工夫的。

    此时的秦风,正猫着身体蹲在一户人家的后院墙外,这户人家姓刘,在仓州算得上是个大户人家,光是瓦房就有十多间。

    十多年前的时候,刘家曾经受到过很大的冲击,房子一度被收走,在八十年代初期,政府才将房子归还给了刘家,现在祖孙四代人都生活在这里。

    和一般家人的院子不同,刘家的后院十分的宽敞,并且被改成了一个练武场,在场边放着两排兵器架子,上面插满了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

    这会在院子正中,有七八个十来岁的孩子正摆着拳架子,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坐在场边,双眼似睁非睁,悠闲的品着面前桌子上的热茶。

    不过只要场内哪个孩子身体一旦松垮下来,老人手中一条长长的剥了皮的柳树枝,立刻就会毒蛇般的抽打到那孩子的身上。

    “进了把式房,不是打桩就是靠墙,想练八极拳,先把拳架子给我站好了!”

    看着那些已经站了大半个时辰,脸上汗如水下的半大小子,老人站起身来,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外墙处扫了一下。

    “刘爷爷莫非发现我了?”

    躲在墙外从一个窟窿里正往里瞅着的秦风,连忙缩回了脑袋。

    仓州这地界习武成风,也极其讲究门派传承,他这行径属于偷师,要是被发现,轻则挑断脚筋手筋,重则说不定连小命都要赔进去。

    不过秦风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两脚摆着和院子里孩子一样的拳架子,虽然两个小腿肚子一直在发颤,但还是在咬牙坚持着。

    就在秦风以为老人发现了他的时候,院子里的一个孩子突然开口说道:“师爷爷,站多久算是有功夫了?”

    “站多久?站一辈子!”

    老人看到那群孩子脸上的不解,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祖师爷当年纵横四海,打遍江湖无敌手,这桩功就是基本功……”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老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休息一下吧,想要学得真功夫,就要能吃苦,不然还是早点都回家吧!”

    “师爷爷,给我们说下祖师爷的故事吧。”

    听到老人的话后,孩子们发出一声欢呼,一个个拥到老人面前将其围了起来,除了练功的时候,其他时间老人还是非常和蔼的。

    墙外的秦风也是竖起了耳朵,他在这里已经偷师了好几年了,不过每一次听到那位“神枪李书文”的故事时,仍然还会热血沸腾。

    “好,我给你们说一段师父当年枪挑日本人的故事,那会你们师爷爷我还没出生呢……”

    人老了就怕寂寞,纵然这老人一身八极拳练的炉火纯青,是国内少有的武术大家和拳法宗师,但也有着老人的通病,那就是喜欢缅怀过去。

    不过作为“神枪”李书文唯一存世的弟子,老人无疑是最有话语权的,而他所讲述的事情,也是真实发生的。

    那是1895年,袁世凯在津南郊小站练兵的时候,他利用各种手段和关系笼络武艺高强之士,并重金聘用日本空手道高手和德**事教官来训练他的精锐部队。

    李书文的师傅黄士海就收到袁世凯的聘书,因年事已高,于是推荐他的弟子李书文去任教。

    李书文到兵营后,拿着黄士海的聘书,自然人领他到演武大厅见袁世凯,袁世凯及众教官见他貌不惊人、瘦小枯干,扛着一杆大枪,误认为是大枪黄士海的仆人或家童。

    当问明情况,知李书文是替师傅来任教官时,众人哈哈大笑。

    袁世凯的卫队武道教官伊藤太郎,蔑视地对李书文说:“大大的东亚病夫。”并用小手指向下连续指点。

    李书文性情刚烈,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大枪一挑,枪尖对准了伊藤,这是在向他挑战。

    伊藤感觉被扫了脸面,当下大怒,挥起日本长刀以泰山压顶之势朝李书文头顶猛力劈下,却不料李书文大枪一抖,将刀崩飞,再顺势一枪“泥鳅翻花”,刺穿伊藤的咽喉,又把大枪一甩,将死尸甩出演武大厅外。

    这突入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日本武道教官秋野、井上、野田见同伴被李书文刺死,齐齐挥刀恶狠狠地朝李书文扑来。只见李书文进出如闪电,退守如矢箭,大枪一抖如蛟龙出水,左刺右挑,顿时血肉横飞。

    顷刻间,三位日本武道高手的尸体都被甩出演武大厅之外,李书文大枪一摆,刺向厅柱之蝇,蝇落而厅柱无痕。

    片刻之后,厅内立刻爆出雷鸣般的掌声,袁世凯更是连呼:“神枪!神枪!真乃神枪也!”从此“神枪李书文”名冠天下,为世人所知。

    “祖师爷真厉害!”

    虽然早已不知道听过多少次这故事了,但一群半大小子依然是听的热血澎湃,腿脚也不酸了,一个个瞪着眼睛,恨不得枪挑小日本的是他们才好。

    秦风也是小拳头紧攥,眼睛里射出一道仇恨的光芒,他要是能有李书文的本事,五年前发生在他家中的惨祸也就不会发生了。

    想起当年的事情,秦风的眼睛里都瞪出了血丝,指甲掐进了肉里,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支撑着他,恐怕这会早就嚎叫起来了。

    “爸,您老不在屋里歇着,来这干嘛啊?”

    正在秦风不能自己的时候,一个五十四五岁的老者走进了后院,没好气的扫了一眼那些孩子们,说道:“都给我练功去,缠着师爷干什么啊?”

    “老二,屋里闷得慌,还是和孩子们在一起舒畅。”

    老人摆了摆手,制止了儿子的话,说道:“我虽然没能达到师父的境界,但也知道大限将至没几年好活了,能多留下点东西也是好的。”

    “爸,瞧您的说的,您老长命百岁那绝对没问题的。”听到父亲的话后,那老者有些急了。

    “师父才活了七十二,我现在已经八十多了,早就知足了。”

    老人笑了笑,说道:“老二,我气血不行了,这八极靠是施展不出来了,你给小家伙们演练下,让他们看看桩功的好处。”

    “爸,这帮小崽子基本功都没打扎实呢,合适吗?”

    后来的老者有些犹豫,中国武术和西洋技击不同,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来不得丝毫捷径的,在这些小子们面前演练工夫,未免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影响。

    老人忽然对着儿子笑了笑,嘴角往围墙一处撇了撇,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让这些小子们见识下吧!”

    “是,父亲!”

    见到父亲的笑容,老者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当下往前走去,到了围墙下面的时候,才开声说道:“就让你们看看这站桩的功用吧!”

    老者也没除去衣服,浑身松松垮垮、两脚不丁不八的靠着围墙站住了。

    突然间老者身形一矮,肩膀猛的在身后围墙上一靠,只听得“轰隆”一声炸响,那近两米高的围墙,硬生生的被他从中给撞断了一段。

    “咦,躲的倒是挺快的呀?”

    老者这一记贴山靠使出后,紧接着就转过身体,看向那道缺口外面的一处草丛,喝道:“小子,出来吧,你要是能跑出十米去,从此我刘字倒着写!”

    “刘师父,是……是我……”、

    草丛里传来了秦风的声音,他刚才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直到刘家老二走到墙边才发现,就在刘老二使出贴山靠的那一瞬间,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不过秦风的脸上,还是被崩飞的砂石擦了一道口子,他知道偷师学艺的大忌,当下也不敢擦拭,期期艾艾的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恩?怎么是你小子?”看到脸上带着鲜血的秦风,老者却是愣了一下,不由回头看向了院子里的父亲,眼中露出征询的神色。

    其实秦风偷师已经有几年了,他们早就发现了,只不过当时被老人一句话给压了下去,此刻却不知为何要揭穿秦风?--PS:第二更,感谢诸神老兄,跃马天山老兄,婼婼妹纸成为宝鉴的盟主,谢谢朋友们的厚爱,打眼会一如既往为朋友们奉上精彩的故事。公众期间,是每天两更,等到上架会补盟主加更的,打眼也只能这样回报大家了,再次感谢兼求推荐票,要冲榜啊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