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三章 偷师(下)

第三章 偷师(下)

    “秦风,你胆大包天啊,我们练武也敢偷看?”

    此时院子里的众人也都看清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大男孩跳了出来,喊道:“秦风,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玩了?还不快点给师爷爷跪下赔罪!”

    “子墨,是我不对!”

    虽然被那男孩呵斥,但秦风并没有生气,他来到这里五年了,由于一直靠着捡破烂维持生计,所以很被当地的小孩们看不起,而说话的刘子墨,却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Www.00kS.com

    坐在院子正中的老者,是神枪李书文的关门弟子,叫做刘运焦,说起来他也是一个传奇人物。

    刘运焦家中世代书香传家,因为从小身体不好,五岁起,由家中仆人张耀廷教导他迷踪拳,以求强身。

    由于家道殷实,八岁时,刘运焦父亲邀请八极拳名家“神枪”李书文,到府教拳,李书文教拳认真严格,刘云樵经常因此受伤,但也打下了他在八极拳及披挂掌上头深厚功力的基础。

    刘运焦20岁时,父亲原来想让他到朝阳大学法律系念书,但是刘运焦拿着学费,跟着李书文四处闯荡。

    李书文死后,刘运焦返回家乡,1936年,在津南击败关东军剑道师范太田德四郎,因而在江湖上也是名声大噪。

    后来日军全面侵华,刘运焦加入行伍,因作战勇敢并且多次负伤,在军中提升的很快,四九年的时候,跟随国党的残兵败将去了台岛。

    也正是由此,他留在家中的二儿子,在那十年动乱中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直到八十年代末期,两岸关系有些缓解之后,刘运焦这才返回家乡,在这里长期隐居了下来,准备叶落归根。

    刚才说话的刘子墨,正是刘运焦第三个儿子的孩子,也是他最小的一个孙子,是他从台岛带到大陆来的,这些年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和一般的孩子不同,刘子墨并没有因为秦风靠着拾破烂生活而看不起他,没事的时候经常会找秦风兄妹玩,也算是他们唯一的朋友。

    秦风偷学家中拳术的事情,刘子墨也是知道的,甚至偷偷将练功的口诀教过秦风,否则单单看拳把式,秦风一辈子也甭想练出什么功夫来。

    没等刘子墨出言帮秦风解脱,院中的刘运焦老爷子忽然开口说道:“子墨,练武之人要胸怀坦荡,你问问这孩子,他真的是来这里玩耍的吗?”

    “这……这……”刘子墨被爷爷说的哑口无言,他自然知道秦风是来干什么的,那处围墙上的窟窿,还是他帮着挖出来的呢。

    看到好朋友为难,秦风往前走了两步,挺起了胸膛,开口说道:“刘爷爷,我……我不是来这里玩的,而……而是想练武!”

    “好小子,居然敢偷师?”

    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二伯刘家成的脸色不禁难看起来,知道秦风偷学拳术是一回事,当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等于是在扫刘家脸面啊。

    “老二,住手,小家伙,你进来吧!”

    正当刘老二伸手要抓秦风的时候,院子里传出了刘老爷子的声音,“今儿就练到这里了,你们散了吧,子墨,你留下!”

    老爷子话声一出,一群孩子顿时散去,不过有几个和秦风关系不怎么样的男孩,走出院子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秦风知道,有刘家成在,自个儿根本就别想着逃跑,他也光棍,径直走到了院子里,说道:“刘爷爷,我想学武,可……可你们不教我,我……我这才偷学的。”

    说起来秦风也是有些委屈,虽然仓州这地界上有不少武校和著名拳师,但穷文富武,想要拜师学艺,是要给师父一笔很厚的礼金的。

    可是秦风每日天不亮就去拾破烂,一天下来所得仅够自己和妹妹果腹,哪里有钱去拜师学艺?

    四年之前刘运焦回到家乡,对外免费收取弟子教授八极拳,当然,他旨在普及八极拳,至于师传拳法中的一些精要,却是不会传授给这些弟子的。

    秦风听到消息后也来拜师,只不过却是被刘老爷子给拒绝了,所以秦风话中才带着几分委屈。

    “强词夺理!”

    刘家成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风,转脸看向父亲,说道:“爸,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要不要收回他这身功夫?”

    八极拳虽然攻伐刚猛,但却是正宗的内家拳法,修炼几年之后,丹田就会有内劲产生。

    刘家成练了一辈子的八极拳,一眼就看出秦风眼中蕴含着一层光泽,显然是修出了内劲的表现,心中不由啧啧称奇,偷师四年居然就能练出内劲,眼前这小子也算是个练武奇才了。

    念及此处,刘家成也不禁起了爱才之心,对着老父亲又说道:“爸,这小子的资质还算不错,要不……收到我门下算了?”

    要是被刚才出去的那帮熊孩子听到刘家成的话,恐怕对秦风的嫉恨又要加深几分了。

    要知道,他们虽然习练八极拳,但所学都是一些基础的功夫,想要学得八极拳的精要,只有真正拜师在刘家几兄弟门下才行,他们却是没有这等福分。

    在江湖上,这师父收徒弟,往往都要再三考察的,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适合练武,资质和心性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一辈子也别想练出师来。

    但是伯乐常有,好弟子未必就能那么巧碰到,以前很多江湖技艺消失,很大程度上就是徒弟不争气,没能将师门功夫传承下来的缘故。

    秦风仅凭偷师就能练出内劲,资质自然是不用说了,而不管酷暑寒冬四年如一日的偷师学艺,这份坚韧,也让刘家成有些动容,这才动了收徒的心思。

    “刘师父,您……您要收我做徒弟?”

    秦风虽然早熟,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听到刘家成的话后,脸上不由露出喜色,他知道面前的刘家老二看上去和个老农差不多,但一身功夫,却是在这仓州地界数一数二的。

    “家成啊,要是能收,几年前我不就让你收了吗?”

    院中的老爷子叹了口气,看向秦风,说道:“这孩子眉骨清秀,根骨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你当我看不出来吗?”

    “爸,那您为何……”刘家成闻言一愣,不解的看向了父亲,他知道老父亲眼界甚高,还从未听到父亲对人有过这么高的评价。

    “你是说我为何几年前不将他收入门下是吧?”

    刘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这孩子虽然根骨奇佳,但他横眉有断,面有早夭之相,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活不过今年……”

    说到这里,刘老爷子停了下来,眼中满是惋惜的神色,人死了什么都没了,纵然秦风资质再好又能如何?

    刘老爷子当年跟着师父行走江湖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师父的一位挚友,那人学究天人,最善占卜问卦,曾传授过刘运焦一些相面之术。

    而在其后几十年中,刘运焦用这些相面之术看人,竟然从未出现过差错,早在四年前就他看出了秦风的面相,是以才将他给拒之门外。

    “爸,您什么时候学会看相了啊?那玩意也能信?”

    听到父亲的话后,刘家成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这相面之术虽然不是空穴来风,有其道理所在,但仅凭这一点就放弃个好苗子,未免过于草率了。

    “你懂什么呀,就算他不是早夭之相,我也不能收他为徒。”

    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儿子,想了一下之后,对秦风说道:“你小小年龄,身上就戾气冲天,想必是曾经遭遇过很大的变故,习武之人当修武德,以强身健体为宗旨,你能做到吗?要是能做到,我可以将你收入到八极门下!”

    “爸,您说什么?”老爷子的话虽然是对秦风说的,但是却听得一旁的刘老二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父亲。

    要知道,刘老爷子是从枪林弹雨的岁月过来的,死在他手上的人怕是自己也数不清了,而且解放前的江湖,习武之人一个个好勇斗狠,一言不合就会生死相向,哪里会是像父亲说的这样?

    所以刘家成怎么都无法相信,这类什么习武修德之类的话,居然是从老父亲口中说出来的?这简直就是让老虎改吃草,滑天下之大稽了。

    “你小子给我闭嘴,你以为自己真懂得武德?”刘老爷子是虎老雄风在,眼睛横扫了一眼儿子,顿时吓得刘家成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虽然当年李师一生比武从无败绩,出手狠辣,号称“李狠子”,但是比武伤人,是那个时代的特点,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李师的功夫太大,出手得势,敌必死伤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刘运焦将目光转向了秦风,继续说道:“但是李师遵守武林规矩,从不偷袭、不暗算、不失诺,这就是武士的品德,秦风,你能做到吗?”

    “刘爷爷,我做不到!”

    看着老人清澈的眼神,秦风痛苦的摇了摇头,之所以四年如一日的偷师学艺,秦风就是为了将来去报父母血仇,既然是报仇,那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他岂肯因为老人一句话而放弃?

    “算了,我也没本事给你逆天改命,孩子,你去吧!”

    刘老爷子叹了口气,当年传他相面之术的那位高人都不敢给人逆天改命,就凭他那点微末功夫,即使想帮秦风,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PS:点击推荐,冲榜必选,朋友们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