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五章 改变

第五章 改变

    “吃住在你家里?”

    秦风闻言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说道:“子墨,就算这东西很值钱,也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钱……我不能要!”

    “秦风,我说你小子也太固执了,别说你现在没有能力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就算是有,我收着也不会心安啊,你别那么执拗了,这钱你必须收!”

    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有些哭笑不得,这哥们哪都好,就是自尊心有些太强了,强的近乎有些敏感了。Www.00kS.com

    “你说的也是,好吧,这钱我收下,不过我只要一半,这一半你帮我还给刘爷爷。”

    秦风想了一下,将那钱分出了一半,递向刘子墨说道:“在你们家吃饭没有问题,但是我和妹妹不会住在那里,另外,我要刘爷爷教我怎么才能分辨古董,这些钱就算是学费了。”

    秦风和周围那些孩子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不想带着妹妹看别人的白眼,所以也不愿意住在刘家。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每当看到别人父母训斥或者疼爱自己孩子的时候,秦风内心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伤痛。

    至于学习如何分辨古董,秦风则是存了一点小心思,因为那个破玻璃瓶能值这么多钱,着实让他震惊不已,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不懂,日后再和什么宝贝擦肩而过。

    “你小子真是个怪胎,学那些东西干什么啊?”

    刘子墨瞪着秦风看了半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可做不了主,钱你拿着,明儿个自己和爷爷去说吧。”

    虽然名字起的文雅,不过刘子墨却是喜武厌文,一身功夫比秦风还要更甚一筹,这也是刘老爷子一直将他带在身边的原因,就是想将衣钵传于他的。

    “行,明天我自己和刘爷爷说。”

    秦风点了点头,看了眼天色,说道:“我该回去了,改天我带你捉蛐蛐去,老李那片辣椒地里出现了个大将军,不过被它跑了。”

    “好,你可别忘了啊。”听到秦风这番话,刘子墨顿时眉开眼笑,要不是秦风急着回家照顾妹妹,怕是现在就要拉他去逮蛐蛐了。

    告别刘子墨后,秦风穿过一片乱坟岗,这才回到位于铁道边上的“家”中,原本趴在门外的大黄悄无声息的冲着秦风摇了摇尾巴。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从小被秦风兄妹养大的大黄,虽然只是个土狗,但却凶悍异常,就连镇子上的那武校看门的大狼狗,见了它都夹着尾巴躲着走。

    前几天有个在动乱期间被整疯了的人莫名其妙的闯到了这里,要不是秦风回来的早制止了大黄,怕是那人咽喉都要被大黄给咬断掉。

    亲昵的揉了揉大黄脖子上的毛发,秦风轻轻推开了屋门,桌子上那根蜡烛已经快要燃尽了,细细的火苗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帮妹妹守好了被她蹬掉的薄被,秦风和衣睡了下去,从五年前家中发生那场变故之后,他就再也没脱去衣服睡过觉了。

    --------

    “秦葭,你要是再不听话,哥哥就不要你了!”

    站在铁路小学的门口,秦风皱着眉头,今天他和妹妹穿的虽然还都是旧衣服,但却十分整洁,就算经常见到他们的人,第一眼怕也认不出这就是秦风兄妹。

    不过小丫头的倔强,还是超出了秦风的预料。

    就在刚才他带妹妹进学校报名的时候,早已修完小学四五年级课程的秦葭,竟然在老师面前装疯卖傻,连那入学最简单的考试都没有通过。

    “坏哥哥,你不要葭葭了,没人疼葭葭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小丫头嘴巴一咧,顿时就哭了起来,“葭葭不要上学,葭葭要和哥哥在一起,永远都哥哥在一起!”

    对于秦葭而言,这个世界给她的记忆并不是多美好的,除了哥哥之外,她受到了许多嘲笑和白眼,虽然并不仇视那些人,但秦葭还是无法说服自己与他们一起学习和生活。

    “行了,葭葭不哭,是哥哥不对,唉,算了,不上学就不上学吧。”

    看着哭的一抽一抽的妹妹,秦风的心像是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揪了一把,长兄如父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每次只要小丫头这么一哭,秦风总是会妥协的。

    不过秦风心中还是有几分恼怒,因为昨天拿了刘子墨给的钱后,他已经准备在镇子上去办自己和妹妹的户口,只需要花八十块钱就够了。

    办了户口,妹妹再入了学,秦风也打算去学门手艺赚钱,如此一来,他们日后也不会被镇子上的人另眼相看了,只不过妹妹却是不能了解自己的苦心。

    “哥哥说话算数?”秦葭捂着脸的手指露出了一条缝隙。

    “算数,别哭了,哥哥带你去子墨哥哥家玩,你要听话啊。”秦风无奈的苦笑了起来,就算知道妹妹是装的,他也狠不下心去管教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葭葭最听话了。”听到哥哥的话,秦葭放下了捂住脸的手,一双眼睛笑得像个月牙似地,眼中露出了那丝狡黠却是让秦风生不出任何惩罚的心思。

    “算了,不愿意上就不上了,等我学了古董的知识赚了钱,也没人敢再看不起我们了。”

    摇了摇头,秦风牵着妹妹的手往刘家走去。

    鼻烟壶的事情让秦风大受启发,他决定暂缓办理户口的事儿,用那些钱做本钱,改拾破烂为收破烂,就算一个月只能收到一件值钱的东西,那也远比拾破烂有钱途的。

    刘老爷子发了话,又有刘子墨的关照,那些看秦风不太顺眼的几个半大小子倒是也没找麻烦,带着妹妹吃过中饭后,秦风就被刘老爷子叫进了后堂。

    “小家伙,你真的想学古玩鉴赏的知识?”

    对秦风,刘运焦还是有很大好感的,只不过他看不清这孩子的命理,加上秦风身上戾气冲天又是短命夭折之相,这使得他下意识的不想与其牵扯太深。

    “刘爷爷,是的,这一百块钱,是我的学费!”

    秦风认真的点了点头,将十张十元的钞票放到了刘老爷子的面前,他是个十分敏感的人,心中隐约能感觉到老爷子的心思。

    “钱就算了,给你两百块本来就有点少,不用给我了。”

    刘老爷子摆了摆手,他在台岛有很大一笔产业,由三儿子在打理,虽然称不上大富豪,但也算是有钱人,对这点小钱根本就不在乎。

    “你小子倒是聪明,懂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道理,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这天下太平了,古玩市场也要起来了。”

    看着秦风,老爷子眼中满是赞许的神色,接着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我这里,你只能看,却是不能问,你能做到吗?”

    这只看不问的要求,说明刘老爷子也是动了心思,若是秦风能躲过去命中这一劫,他就将其收入门下,要是躲不过去,那却是万事休提了。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能,刘爷爷,您放心吧,秦风绝对不会给您招惹麻烦的。”

    “好,我今儿给你说说这个鼻烟壶,这可是好东西啊,当年我也有一个宫廷制造的,不过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刘运焦在台岛的时候,曾经做过总统府的武术教官,没少接触那些珍贵的古玩,见识更是非常人可比。

    而九二年这会的内地,收藏古玩的人还不是很多,更不用提这地处偏僻的小镇了,刘运焦平时也找不到人交流,正闷得难受呢,此刻话匣子一打开,倒是收不住嘴了。

    这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说得刘运焦是口干舌燥,不过秦风也是个好听众,时不时拍上个小马屁,也是让老爷子心怀大慰。

    老爷子引经据典的一番话说下来,听得秦风眼冒精光,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破玻璃瓶子还有那么多的的讲究。

    “行了,明儿给你说说字画,去找子墨吧。”

    看了下时间,差不多是孩子们练武的时候了,老爷子停住了嘴,不过就在秦风出了屋门的时候,又把他给叫住了,叮嘱道:“你最近这段时间不要乱跑,更不要和人斗狠争勇,要是被我知道有这些行径,你就不要再来了。”

    虽然懂得一些相面之术,但刘运焦终究不是干这行的,他只能看出秦风应该就是在一年半载中会有一劫难,他没有化解之法,也只能如此提点秦风了。

    “刘爷爷,我知道了。”

    秦风点头答应了下来,兴高采烈的跑出了屋子,今儿老爷子所讲的这些知识,像是给他开启了一扇门窗,让他触摸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

    有了刘老爷子的照顾,秦风兄妹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往日里混迹在垃圾堆的两人,改成了走街串巷,白天从住家户手中收着诸如牙膏皮废纸等破烂,晚上却是在刘家打熬身体习练武艺。

    秦风原本就是在长身体的时候,伙食上有了改善,半年功夫不到,刚刚十三岁的他就个头猛窜,居然长到了近一米七高,身上也长出了一块块腱子肉。--PS:感谢大妮淼淼成为宝鉴的盟主,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新一天,求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