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十章 惊变(上)

第十章 惊变(上)

    “周末午夜别徘徊

    快到苹果乐园来

    欢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发呆

    一起大声呼喊……”

    跟着镇子上录音机里放的“小虎队”歌曲的拍子,秦风也忍不住跟着唱了起来,他再成熟,也不过就是个未满十三岁的孩子,和好友离别的愁绪很快就消失掉了,一边哼着小虎队的歌曲,一边往“家”里赶去。wWw.00ks.cOm

    刘子墨答应了秦风,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将小虎队所有的专辑磁带都带来。

    这也让秦风心情变得好了起来,妹妹可是对那三个台岛少年的组合崇拜的很,为此秦风拾了一个几乎报废了的录音机后,足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硬是搞懂了电源电路,将那破收音机给修好了。

    “胡叔叔,给我来四个烧饼。”

    走到胡氏烧饼店的时候,秦风买了四个烧饼,然后又花了两块钱买了些驴肉,烧饼夹驴肉,是秦葭最爱吃的,不过从来到仓州后,也仅仅就吃过两次,还都是刘子墨请的客。

    “小风,有什么喜事啊?拾到宝贝了?”

    胡大叔笑了笑,挑了四个刚出炉的烧饼用油纸包好给秦风递了过去,认识也有几年了,他知道只要那小丫头不在,秦风一准舍不得先吃的。

    “哪有什么喜事,胡大叔,您那要是有什么废品,可别卖给别人啊,回头我去收。”

    虽然刘老爷子故去了,不过秦风和妹妹的生活,似乎见到了一丝曙光,这几个月功夫他听了刘子墨的话,改拾破烂为收破烂了。

    这年头人们的生活还不怎么富裕,家里有点东西谁都不舍得丢,所以拾改为收,秦风发现,往日很难赚到的钱,似乎来得容易了许多。

    这是因为镇上的居民对秦风印象都不错,像是报纸牙膏废铜烂铁之类的东西,每天都能收到一平板车,转手卖给收购站之后,秦风发现,他每天居然能有十来块钱的收入。

    这样下来,一个月出去兄妹二人吃饭的开支,还能剩下近三百块钱,这半年多以来,秦风手上已经存了有一千多块了。

    前不久的时候,秦风看中了镇子靠近城区的一处平房,那平房面积不大,只有三十多个平方,但是平房外面,有很大一块空地。

    秦风盘算了一下,他如果买下那平房,就能免费使用那块空地,到时候可以自己开个废品收购站,直接将废品卖给城里的国营站。

    这样一来,省却了中间环节,秦风每天至少能多赚七八块钱。

    一天七八块钱,一年下来可就是好几千,对于秦风兄妹而言,这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不是尝到了甜头,秦风都不知道收破烂的利润会有那么高。

    其实在九二年前后,人们还没完全意识到,铁饭碗即将就要成为历史,他们对那些摆摊或者做小生意之类的个体户,骨子里还是看不起的。

    但就是那些不起眼的小生意,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却是造就了无数的百万富翁,**十年代开废品收购站的,十年之后最少都是百万身家。

    当然,废品收购站对秦风而言,还是显得有些遥远,因为那处平房需要四千多块钱,至少现在他是拿不出来的。

    不过秦风相信,等自己换了三轮车之后,可以去到市里收废品,最多再过一年多,他就能存下这笔“巨款”,给自己和妹妹营造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三月的北方,虽然还是有些冷冽,但是枯黄的草地和树上,已经显现出一丝春的绿意,这让秦风心中因为刘老爷子去世所带来的悲伤,也减轻了不少。

    “啾……”

    远远的看到铁路旁自己那孤零零的房子后,秦风将食指放到了嘴里,打了个响亮的唿哨,却是在召唤大黄。

    秦风不知道大黄是什么品种的狗,但是从小将它养大,早已将其视为家人了,今天买的这驴肉,当然也有大黄的一份。

    “咦,大黄呢?”

    往常打了唿哨之后,门口马上就会出现大黄和妹妹的身影,可是秦风又往前走了十多米,都没见大黄跑出来迎接自己。

    “不对,怎么有股子血腥味?”

    秦风站的是下风处,一阵微风吹过,他鼻端忽然嗅到了一股浓冽的鲜血味道,这让秦风停住了往前走的脚步,身体微微有些发抖。

    秦风永远都无法忘记,在五年前的那个夜晚,被父母藏到衣橱里的他,闻到的就是这种味道。

    虽然秦风当时没有看到什么,但他亲耳听到了父亲的惨叫声,另外还有一个逼问自己下落的男人声音,也是秦风终生都不会忘记的。

    在第二天的早上,屋子里只剩下大大的一滩鲜血,透过门缝秦风发现,有两个陌生男子还守在自己的家门口。

    年幼的秦风抱着根本就不懂任何事的妹妹,从后窗逃出去后,爬上了离家不远的一辆运煤的火车,这才来到了现在居住的地方。

    回忆犹如闸水一般涌入到了秦风的脑海中,闻着风中鲜血的味道,秦风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原本松弛的身体也变得紧绷了起来。

    这五年多来,秦风生怕那些人再找到自己和妹妹,每天入睡的时候,只要一丝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他时刻都生活在警惕之中。

    所以鲜血的味道,让秦风的大脑皮层激素的分泌加快了数倍,身体一矮,秦风的身体隐入到了右侧的一处杨树林中。

    “发生了什么事?妹妹怎么了?”

    此时的秦风虽然无比担心妹妹秦葭的安全,眼睛已经被仇恨烧的通红一片,但他的行为却是十分的冷静。

    从小将大黄养大,秦风深知大黄的秉性和战斗力,大黄和自己一样,平时蔫儿吧唧的,但一旦有别的生物触犯到它,它总是往死里咬的。

    两年前镇子上有户人家养了条正宗的德国黑背,有一次被那家小孩牵了出来,在一群孩子的挑唆下,放狗去咬大黄。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看上去瘦不拉几的大黄,却是凶悍之极,根本就不顾那狼狗咬住了自己的尾巴,一口就死死咬住对方脖子,生生的将其喉咙给咬断掉。

    这一幕把当时在场的孩子和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大人都吓住了,从那天起,大黄的凶名也不翼而飞,那些孩子虽然厌恶秦风兄妹,却是再也不敢明着欺负他们了。

    所以此刻大黄没了声息,秦风相信,在自己那小屋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没有三四个成年人,根本就别想制服大黄。

    “啊……”突然,一声男人的惨嚎声从那屋子里传出,声音凄惨无比,中间还掺杂着怒骂的声音。

    “肯定是大黄干的,大黄,妹妹,别急,我来救你们了!”

    将一直揣在怀里保温的烧饼驴肉扔到了地上,秦风脱去了破旧的军大衣,把装着枪头的木头盒子打开,将那闪烁着寒光的枪头取了出来。

    撕下一块破布缠在了枪头根部,秦风将其紧紧握在了手中,那冰凉寒冽的感觉透过破布传入到手心后,秦风的眼中闪过一道疯狂的神色。

    来到现在住的这个地方,除了一些孩子,秦风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所以他下意识里就认为,是当年残害父母的仇人追来了。

    这让秦风恐惧之余,心中也翻起了滔天巨浪。

    由于妹妹太小,秦风一直都没敢回到以前生活的那个城市,对于父母是否死亡,也仅是他自己的推断,现在仇人找上门来,让秦风压抑了五年多的怒火,终于完全爆发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趴到在了冰冷的地面上,从背着屋子大门的方向,缓缓的爬了过去,地上那些枯黄中带绿的草丛,将其身形完全遮挡了起来。

    --------

    “妈的,我说孙老大,你可没说这臭丫头还养了条狗啊?”

    在秦风那破屋子里,此时挤满了人,除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秦葭之外,还有郝老大、六子、张军龙和孙家两兄弟。

    不过此时六子的模样却是有些凄惨,他的右臂上血肉模糊,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染红了,张军龙正拿着一条撕破的床单给他包扎着。

    “六子,我大哥也没讨了好,不也是被咬了一口吗?”

    孙老大的情况也不比六子好多少,右边大腿处的裤子已经被完全撕破了,却是被大黄生生了撕下好大一块皮肉。

    孙老二拿着一瓶二锅头往伤口处倒了上去,疼的孙老大忍不住惨嚎了起来,这也正是秦风在外面听到的惨叫声。

    “小声点,别把镇子上的人给招来了。”郝老大那平日里笑容满面的一张脸,此时也满是阴霾。

    他怎么都没想到,仅仅对付一个小女孩,就让六子身负重伤,要不是张军龙眼疾手快推了六子一把,怕是那一口能将六子的喉咙给咬穿掉。

    那大黄狗动作之快,咬人时那种不死不休的凶悍劲,就是心狠手辣的郝老大回想起来,也忍不住是心有余悸。

    --

    PS:第二更,感谢天雅妹子和朋友们的打赏,周推榜岌岌可危啊,兄弟们的推荐票还请支持宝鉴,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