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宝鉴 > 第十四章 囚笼(上)

第十四章 囚笼(上)

    “还有个女孩被扔在了火车上?”

    听到秦风的话后,宋局长马上叫过一个民警,说道:“去查一下那列火车的起始地点,马上派人过去,把那个孩子找回来。www.00ks.com”

    做了几十年的老刑侦,宋局长自然知道,这审讯犯人也是要将策略的,有时候满足犯人的一些条件,反而会使审讯工作进展的更加顺利。

    果然,在他下达了寻找小女孩的命令后,秦风焦急的脸色变得缓和了下来,也没有一进门时的那种敌意了。

    “谢谢,谢谢爷爷!”秦风看了看被铐住的双手,冲着面前的老人表达了谢意,那质朴的样子,甚至让宋局长对自己的推测都发生了怀疑。

    宋局长也没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小伙子,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吧?”

    听到老人的话后,秦风心中一紧,不过还是脸色未变,坦然的说道:“没错,是我杀的,他们闯到我家里来,要打我和带走我的妹妹,我这是自卫!”

    秦风虽然是个流浪儿,但并非是个法盲,平时除了习武和拾破烂之外,他最喜欢的就是看书,而秦风的那间破屋子里,最不缺的也是书。

    从连环画小说到文学典籍以及法律知识,秦风都曾经看过,他依稀记得,未满十四岁的少年犯罪,是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而秦风只不过刚刚过完十三岁生日,就算他把天给捅破了,警察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之前秦风才会毫无顾忌的下了杀手。

    “自卫?你知不知道还有个自卫过当的罪名?”

    看着面前镇定自若的少年,宋局长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他曾经见过无数罪恶满盈的犯人,但从来没见过像秦风这般,在手刃了五个人之后,竟然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和妹妹是流浪到这里的,而且我才13岁,也没上过学,不懂你说的什么叫自卫过当……”

    秦风摇了摇头,从数年前家中遭遇变故之后,他对警察一直都没什么好感,要不然那日父母失踪以后,为何还会有人守在自家门前,为何警察没有去抓那些坏人?

    这也是秦风带着妹妹远走他乡的主要原因,他那会在心中就下意识的对警察产生了不信任,眼下面对一病房的警察,也是不愿意多说什么。

    “你才13岁?这……这怎么可能?”宋局长倒是没在乎秦风的态度,不过却是被他的话给震惊了。

    秦风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稚气,但个子很高,加上有着少年人很少见的成熟,看上去足有十五六岁的样子。

    而且以秦风杀人的狠辣手法,就是一些江湖老手都办不到,宋局长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秦风所说的年龄。

    “我五年前带着妹妹来到这里的,镇子上的人都知道。”秦风也没争辩,这半年多在刘家吃喝,他的身体足足窜高了七八公分,看上去已经像个小大人了。

    宋局长闻言皱起了眉头,转脸对着身后一个干警说道:“小吴,马上去镇子上调查。”

    虽然这件事起因不在秦风身上,但是他那一怒杀人的心性,却是让宋局长有些不寒而栗,如果有可能的话,宋局长是想把秦风送到少年管教所去劳动改造几年。

    要知道,像秦风这类无父无母又做出了惊天血案的流浪儿,如果不经过正确的引导,任其流落在社会上,恐怕以后还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只是按照国家刑法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不需要负刑事责任,但是还有一条,那就是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如果犯有特别严重的罪行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秦风连杀五人的行为,已经算是极为严重的罪行了,不过他要真的是13岁的话,宋局长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的。

    “你讲的情况我们会查明的,你先好好养伤吧。”

    有些挠头的宋局长结束了和秦风的对话,他还要急着回去向领导报告呢,毕竟在民风相对淳朴的九十年代初期,这种案子还是十分骇人听闻的。

    “你们要把我怎么样都行,但是要找到我妹妹!”

    在宋局长走出病房的时候,秦风喊了一声,秦葭虽然也是个鬼精灵,但今年才八岁,秦风最怕就是她流落在外面受到什么伤害。

    宋局长点了点头,脚步却是没停,这个案子让他的心情十分沉重,谁都无法想到,这么一桩血案居然是个孩子做下的。

    ---------

    虽然之前下达了封锁消息的命令,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秦风杀掉孙家兄弟的事情,没几天的功夫,就在小镇流传了出去。

    孙家也是小镇上的大户,固然这兄弟俩不争气,但他们老头子却是与人为善,在镇子上的人缘很好。

    丧子之痛,而且一死还是两个儿子,让孙老头联合了一众孙氏族人开始了上访,要求严惩凶手,小镇上出了个杀人恶魔的消息也是不翼而飞。

    这让公安局的工作变得被动起来,因为经过他们的慎密排查,原本等在火车站的齐保玉,在火车站被封锁后,由于行踪诡秘举止慌张,被当场抓获。

    由此郝老大等人的身份和作案动机也都暴露了出来,死去的几人除了孙家兄弟之外,一个个均是有血案在身。

    按照齐保玉提供的线索,两地警方合作,将那个沿海城市的乞讨集团连根拔起,算是为社会除去了一个毒瘤。

    只是在对秦风的处置上,让市局的领导们感觉很为难,关键点就在秦风的年龄上,因为秦风咬死了自己未满十四岁,按照国家刑法,是不能判刑的。

    不过孙氏族人的不断上访,也让公安局的领导们伤透了脑筋,在数次市领导小车被拦后,市里下达了从快从重处理这件案子的指示。

    两个多月后,法院对这件案子进行了宣判,在判决书中,他们将秦风的年龄定位在了十四岁。

    由于秦风已满十四岁未满十六岁,因为案情严重,但念起年幼而且有情而原,给予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考虑到把未成年犯和成年犯一起关押改造,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在判决书下达之后,秦风将被送往省城唯一的少年管教所。

    而在整个沧州地区,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整顿武校的活动,对武校学生的武风武德教育,提出了严格的要求。

    -----------

    在被送往管教所的前一天,刘子墨在父亲的带领下,再次来到了看守所,看着被剃了个秃头的好友,他有些无言以对。

    “阿风,是我害了你,我不该把枪头交给你的。”刘子墨比秦风还要小一岁,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

    刘子墨得到秦风杀人的消息,还是在半个月之前,当时他马上缠着父亲回到了仓州,想为秦风开脱。

    只是他们回来的晚了,秦风的案子已经是尘埃落定,而且由于枪头的事,还差点将刘家牵扯进来,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将此事摆平。

    “子墨,找到我妹妹没有?”

    秦风看着刘子墨,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反倒是在看守所呆着有吃有喝的,他的身体变得强壮了不少。

    但是秦风眼中的阴霾,却是让人有些望而生畏,他并不在乎自己被判处了什么样的惩罚,而是一直在牵挂着那唯一的妹妹。

    刘子墨不敢去看秦风的眼睛,低下了头说道:“对不起,阿风,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找小葭,可……可就是找不到她,大黄也没能找到小葭!”

    “小葭,你究竟在哪里?”秦风眼中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右手紧紧的攥了起来,连指甲掐进肉里都没感觉到疼痛。

    对于这个消息,秦风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了,因为就在昨天,那个宋局长来见过他,告知曾经发动了两个城市的干警,但就是没有找到秦葭。

    按照宋局长的话说,秦葭或许在那列火车中途下了车,很有可能被什么人家给领养了也说不准,这也是秦风一直用来安慰自己的话。

    童年的艰辛,让秦风和妹妹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成熟,秦风相信,妹妹一定会没事的,而他们两兄妹,也一定有相见的时候。

    看到儿子伤心的样子,跟着一起前来的刘子墨的父亲开口说道:“秦风,你放心,我会一直让人去寻找小秦葭的,你安心服刑,有什么事就给刘叔叔说。”

    刘子墨的父亲和大哥一同掌管家族生意,钱是不缺的,仅是这段时间,他就在那列火车的沿途城市打满了寻人广告。

    “谢谢刘叔叔,我一定早日出来。”

    听到刘父的话后,秦风恢复了平静,只是这种平静,却是让刘子墨的父亲感觉有些心悸,谁也不知道平静背后是否有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从小就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变故,秦风要远比一般的孩子来得成熟,他早就学会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从判决书下达的那一天,秦风就已经打好了主意。

    PS:求点击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