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六章 家乡的小吃

第十六章 家乡的小吃

    对于劳平的疑问,克洛普却只是微微笑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队伍里有一股子浮躁的气息?”

    “是有点,好像是因为连续两届联赛冠军,让这些年轻人都开始得意起来了。wWw.00ks.cOm ”劳平点了点头道。

    “这就对了,年轻人本来就很傲气,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关键看怎么去处理!现在我们的队伍太过浮躁,搞不好就要出事,正好借着与巴黎圣rì耳曼的比赛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也知道不能太傲了。”

    “可万一赢了呢,那岂不是适得其反了?”劳平担忧道。

    “赢了也好,赢了说明他们的心态没有问题!只是表面浮躁而已,那就没事了!”克洛普笑道。

    “嗯,不错不错,这个主意真得不错。”劳平终于点了点头道。

    “还有……那个林羽明天就要归队了,先让他跟着球队训练吧,和巴黎圣rì耳曼的比赛也带上他。”克洛普补充道。

    “他刚刚加盟,这样不太好吧,各方面还都不熟悉,语言也不通,配合也不够!”劳平皱了皱眉道。

    “哈哈,你真该去好好和那小子接触一下了。你说他语言不通?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的德语说的比你还好!还有配合,你也是看过那天的训练赛的,他和队友之间的配合根本不像新加入的那么生疏,反倒是好像一直在一起踢球似的。”

    “哎呀,这些天都忙糊涂了,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可你打算让他踢什么位置呢?”劳平问道。

    “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带上他就是了,我要让他见识见识大场面!在训练赛中踢得好不算什么,要真能在和巴黎圣rì耳曼的比赛之中还表现出那样的状态,我真得就要大力培养他了。”克洛普看着远处,训练场边上的一株小草正在拼命地往上长,尽管被人踩过许多次,可它都重新长了起来。

    ……

    球王养成器里面,小水滴已经将林羽需要的球员模拟出来了,这是一名前锋,名字叫马尔文-杜克施(marvinducksch),是一名九零后小将,参加青年队比赛的同时,也担当主力队的替补。

    杜克施的综合评分只有60,而各方面的属xìng比起现在的林羽就差了很多,只有三项属xìng比林羽好。

    分别是——shè门jīng度:71极限速度:78,还有一个进攻倾向为3

    前面两个属xìng都容易理解,而所谓的进攻倾向,指的就是一个球员对进攻的渴望度,3是最高的。

    也就是说,杜克施这名球员只要一有进攻机会,就会去抓住它。

    如果林羽继承了这个属xìng,那么他在比赛中很可能会下意识地选择进攻,这个属xìng是能够影响到一个人的踢球风格的。

    对于林羽来说,进攻本来就是他所渴望的,所以这个继承了正好,更加有利于他的定型。

    很多球员往往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徘徊,到最后进攻不行,防守也不行,一点特点都没有,很快就被淘汰掉了。

    当然,林羽之所以要模拟杜克施,为的并不是这三样属xìng,他要的是杜克施的位置属xìng。

    杜克施擅长的位置有:中锋67影锋60左边锋60

    林羽的左边锋属xìng比杜克施更好,所以不用继承,他需要继承的是杜克施的中锋属xìng和影锋属xìng,这样一来,他能踢的位置就有增加了两个,一旦到了比赛的时候,就可以拥有更多的表现机会了。

    毕竟像他这样的年轻球员,只要有机会就应该抓住的,而不是执拗地只知道踢其中一个位置,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球星一开始踢的位置也不是他最擅长的,比如拜仁慕尼黑的后腰球员施魏因斯泰格,最早的时候踢得就是边前卫。

    学习了杜克施的属xìng能力之后,林羽就离开了球王养成器,而那模拟出来的杜克施则和巴卡洛茨一起去搭建自己的屋子去了,对他们来说,球王养成器里面的世界就是他们唯一的世界,毕竟他们是不能到现实中来的。

    离开球王养成器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林羽急忙就熄了灯睡觉了,毕竟明天可就是他正式加盟多特蒙德之后的第一次训练,可不能因为睡得太晚而迟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羽起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可他已经激动得不行了,穿好了衣服,独自出门往训练场跑去,奥尔本的家距离训练场并不远,所以没过多长时间便已经到了。

    只可惜他来的实在有点太早,训练场的铁门还关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便到附近溜达了一下,想吃些早点什么的。

    走着走着,竟让他发现了一个标有汉字注释的小饭馆,饭馆面积不大,不过装修得很有特点,一看就是华人开的,别国的人可不懂那些中国的装饰。

    饭馆的门半开着,里面传出了包子的香气,这让林羽不由得jīng神一振,他在德国这三年间,吃的都是西方的快餐早点,早就吃得想吐了,一直都想找那种可以吃到正宗中国风味早点的店子,只可惜一直也没找到,没想到来到多特蒙德之后就转运了,这第一天的正式训练就让他给碰到了。

    他走了进去,先用德语喊了一声,问有没有人。

    很快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珠子,一看就是东亚人,但究竟是不是中国人,林羽还不敢肯定。

    他试着用中文问了一句:“你是中国人?”

    那中年人笑道:“没错,我是陕西那边来的,在这里开了家小吃店,生意还算不错,你呢?你也是中国人?”

    或许真得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林羽突然间感觉自己眼睛就有些湿润了,他急忙回答道:“我西安的!”

    “哎呀,老乡啊,这可真是的,赶紧先坐下,吃点什么?包子还是油条?”中年人殷勤地说道。

    林羽坐在一张桌子前说道:“给我来两屉包子,再给我拌点蒜水(捣碎的蒜泥、辣椒面、醋、酱油和食用油),还有豆浆也来一碗,应该都有吧?”

    “有!当然有了,你稍等,马上就来!”中年人急忙进到里面去,出来的时候已经带上了林羽要的包子。

    随后又拿来的豆浆和蒜水,那绝对是照顾家人的兴奋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