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九章 终于上场了

第十九章 终于上场了

    莱万多夫斯基是多特蒙德铁打的主力前锋,所以他不想在一场热身赛中伤了自己,因为对方的多次犯规,导致他的心态产生了变化,他开始尽量避免一些纠缠,甚至连球都不敢主动去要了。Www.00kS.com

    只要是有对方的球员逼近,他就会立即放弃球权,以保护自己为首要目标。

    他这样做,其实无可厚非,如果为了一场热身赛而弄伤了自己,那才真的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了。

    多特蒙德的机会很多,莱万多夫斯基又一次接到了罗伊斯的传球,他原本可以来一次像之前那样的shè门,可是当他发现对方后卫的腿伸向他的时候,他就立即跳了开去,而皮球则被对方拿去了。

    巴黎圣rì耳曼发动快速反击,帕斯托雷接球之后长驱直入,然后一个直塞交到了伊布拉希莫维奇的脚下。

    伊布虽然身高一米九五以上,可是他脚下的技术却十分jīng湛,他轻巧地晃过了逼上来的苏博蒂奇,一个小角度的抽shè,将球送进了多特蒙德的球门之中。

    随着这个进球完成,上半场火药味很浓的比赛也算是结束了,多特蒙德的球迷们都在骂巴黎圣rì耳曼的后卫脚太黑,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并不是裁判,也不是场上的球员,不可能去报复。

    “克洛,你不打算换人吗?对方明显针对莱万,如果让他继续留在场上,受了伤可就不好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劳平对克洛普说道。

    “现在还不到时候,如果我现在就换下莱万,等于告诉球员们放弃这场比赛了,他们踢起来便不会再那么用心了,我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更何况我就是要让主力球员在这样的比赛之中历练,莱万必须得过这个坎儿,不然他以后遇到犯规都会有yīn影的。”克洛普摇了摇头,他没有换人的打算,而且他的理由,似乎也非常在理。

    下半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情况几乎与上半时一模一样,巴黎圣rì耳曼的球员仿佛发现了莱万的心态,于是便抓住了这一点,频频做出犯规的动作,但最后却又突然收住,令莱万恼火不已。

    比赛陷入了胶着,双方似乎觉得1:1的平局都可以接受,这样一场平局无论对谁来说都不算失败。

    看台上的球迷有些昏昏yù睡,也有人不耐烦地站起来嘀嘀咕咕,甚至有时候当球员拿球的时候,巨大的嘘声就会传遍整个球场。

    球迷们有理由不高兴,他们是来看球的,不是来看一场拙劣的友谊对对碰。

    克洛普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他不喜欢这样消极应对比赛的态度,他的球队应该是朝气蓬勃,应该是一往无前的才对。

    需要改变!立即改变!

    他突然转头看向了林羽说道:“中国羽,去热身,随时准备上场!”

    林羽愣了一下,半天没有动静,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让你去热身,难道不想上场吗?”克洛普重复道。

    这一次林羽听清楚了,克洛普的确是让他去热身,这是他一直等待的机会,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现在舞台有了,等待的就是他的表演。

    当林羽从替补席上站起来的时候,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包括那些体育记者,他们惊奇地看着那个身体强壮,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的亚洲人,他们甚至不知道克洛普什么时候签了这个人。

    林羽的签约说起来有点儿戏,是克洛普拍板的,后来才和俱乐部进行了磋商,严格来说其实就是先斩后奏了,幸亏克洛普有过培养年轻球星的先例,所以俱乐部也就没有反对,答应了这个合同。

    没有新闻发布会,甚至没有记者知道,林羽的到来完全就是在不声不响之中进行的。

    刚刚他坐在替补席上的时候,人们还都没怎么注意他,甚至认为他可能是克洛普新聘用的助手。

    但现在他脱掉了外套,露出了多特蒙德俱乐部的球衣。

    17号!

    这是林羽球衣的号码。

    “那个17号是怎么回事?是继香川真司之后来多特蒙德的另外一个rì本人吗?”

    “也可能是韩国人,听说在亚洲,rì本和韩国的足球水平都很高!”

    “中国呢?”

    “中国人?不要说笑了,还记得那个巴里奥斯吗?他刚刚去了中国踢球,那样状态不稳定的球员,居然被当成了宝贝,你觉得我们的主教练先生会引进一个中国人?”

    这是球迷们的议论,而记者们更是激动,他们在猜测者林羽的来历,林羽的身份,如果林羽真是中国人的话,那他们可就有新闻可写了。

    坐在后排看台上的,是几个华人,其中一个就是那小吃店的老板,他虽然挣钱不多,可是却很喜欢足球赛,基本上多特蒙德的比赛,他都会来看的,尤其这一次他还带着更大的希望,可以看到中国人站在多特蒙德的球场上踢球。

    小吃店的老板看到了林羽从替补席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睛居然湿润了,他兴奋地站起来喊了起来,他对身旁的朋友们自豪地宣告“那个是我陕西老乡,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小伙子!”

    林羽听着身后的喧闹声,感觉自己就像是聚光灯下的明星,他以为自己会紧张,但他却发现自己非常的冷静,非常的镇静,就好像这一切根本与他无关似的,虽然他兴奋不已,可这些兴奋劲却不会影响到他的动作,不会影响到他的思维。

    他在场边做着热身,压腿、慢跑,让自己逐渐适应比赛的节奏。

    他看了看那球场上的巨型液晶屏,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半场20分钟,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下二十多分钟而已。

    克洛普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并没有让林羽上场。

    突然,球场上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哨音,林羽就看到莱万多夫斯基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莱万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他终于敢于和对手的后卫拼抢了,但却因此被铲翻在地,看样子好像是受了伤。

    “中国羽!过来!”

    克洛普终于肯换人了,他有些焦虑地看着场上的莱万多夫斯基,只希望莱万不要伤得太重了就好。

    值得庆幸的是,莱万一瘸一拐地走下场的时候,队医的诊断是“只是皮外伤”。

    克洛普终于松了口气,他告诉莱万好好休息,然后换上了林羽,他甚至没有问林羽会不会踢中锋,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临机应变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