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一章 戏耍后防线

第二十一章 戏耍后防线

    魔鬼主场的威势!

    球员士气的提升!

    比分突然的扩大!

    这一切都成为了比赛突然间风向改变的原因。www.00Ks.com

    多特蒙德球员的名气或许不如巴黎圣rì耳曼那么大,但大巴黎毕竟刚刚重组不久,各方面还都不是那么默契,可多特蒙德不同,多特蒙德一直以来靠的就是默契的配合与jīng妙的传接球。

    当他们士气低落的时候,很可能会大比分落败,可当他们士气旺盛的时候,却往往能够踢出高水平的比赛。

    从林羽意外进球开始,多特蒙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cháo水一般涌向了巴黎圣rì耳曼的球门,这使得大巴黎的后防线疲于应付,他们迅速忘记了那个挑衅他们的前锋,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

    林羽其实一直都在帮队友做球,他从来不粘球,也不带球,他知道自己脚下技术是个缺陷,所以他宁愿成为队友的跳板。

    “他似乎又消失了。”劳平一直在寻找球场上的林羽,因为他觉得这一场比赛林羽应该会很卖力地去表现自己,可是他却惊奇的发现,林羽已经消失在了球场之上,如果不仔细去寻找的话,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即便是睁大了眼睛去找,当你的目光锁定他的时候,他却又突然间从你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像个幽灵!”

    “不,与其说是幽灵,我倒是觉得他更像一个杀手,一个随时准备将锋利的匕首刺进敌人心脏的杀手!”克洛普和劳平的观点不同,他也在盯着林羽,因为别的球员他都很熟悉,他不用去cāo心,他们就会有很好的表现,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林羽能不能融入这支球队之中。

    “杀手?”

    “不错!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他一直在刻意低调,每一次队友传过来的球,他都会巧妙地又一次做给队友,不仅帮助了队友,而且还没有让自己过分的张扬。”克洛普笑着说道:“相信我吧劳平,该出手的时候,他一定会出手的!”

    劳平显然还是有些困惑,他没见过林羽这样的球员,以前即使是遇到场上肯动脑子的球员,也不会像林羽这样,完全将足球当成了一场智力游戏。

    很多时候,他都不能理解林羽的举动,但他相信克洛普的话,最起码在他的记忆里,克洛普还没有看错过。

    多特蒙德久攻不下,球员也渐渐浮躁了起来,这是年轻球员的通病,也是克洛普选择和巴黎圣rì耳曼踢这一场热身赛的理由,他就是想让自己的年轻球员们始终保持一种冷静的心态去踢球,而不是动不动就浮躁不安。

    看到传球失误渐渐增加,克洛普的眉头皱了起来。

    很不幸的是,多特蒙德的后防中坚胡梅尔斯,一直以来最稳定的球员,竟然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低级错误,他居然停球停偏了。

    球滚到了距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眼尖脚快的帕斯托雷如何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猛地加速将球抢走,然后就直接面对门将了,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去shè门,反而将球横传给了完全没有人阻挡的伊布拉希莫维奇。

    伊布接球之后推shè入网,完全是shè进了空门。

    这个时候,在别的许多球场,球迷可能会发出巨大的嘘声,来控诉胡梅尔斯的错误。不过多特蒙德的球迷没有,他们用加油声让胡梅尔斯振作起来,只要不到最后,他们就不会去嘘任何一名球员,除非这个球员背叛了球队,背叛了他们。

    比分变成了2:2,两队再次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这也使得双方的斗志都燃烧了起来,一场热身赛踢到这个时候,双方竟然比平时的正式比赛都要认真了。

    巨大的喜悦感让巴黎圣rì耳曼彻底忘记了林羽的存在,忘记了林羽对他们的挑衅,他们现在只想着如何从这里取得一场胜利,好好回击看台上多特蒙德的球迷。

    俗话说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巴黎圣rì耳曼自然也不例外。

    多特蒙德开球,皮球到了京多安的脚下,京多安直接带球突破,然后和左路的罗伊斯来了一个撞墙式的二过一配合,成功将球带到了巴黎圣rì耳曼的半场。

    他吸引了两名巴黎圣rì耳曼球员的防守,却将球轻轻一拨,拨给了中路的格策。

    格策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想要寻找可以传球的队友,他忽然看到一只手在那里朝他挥舞,他脸上露出了笑意,想起了训练赛时候的场景,他知道那里站着的是谁。

    他将球挑起,来了一个过顶的短传,皮球飞过了蒂亚戈-席尔瓦,飞过了阿莱士,最后落到了巴黎圣rì耳曼的禁区之中。

    但巴黎圣rì耳曼的后卫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动弹,他们没有看到任何威胁。

    门将西古里看到了危险,看到了多特蒙德那柄森寒的尖刀,他拼命地跑了出去,想要将球揽入怀中。

    场边的安切洛蒂也看到了危险,他焦急地站起来大喊大叫,并且指着一个位置。

    那是阿莱士的背后,一个好像影子一样的球员。

    他巧妙地利用视觉死角骗过了后卫的盯防。

    他是林羽,他此时已经冲了出去。

    皮球就在眼前,只要他能够碰到,就可以直接面对门将!

    西古里发现自己已经不可能赶在林羽之前接触到皮球了,所以他将身体舒展开来,牢牢封死了林羽所有shè门的角度,他自信可以挡住林羽的shè门,就像他以前做得那样,他是个优秀的门将,一个令前锋胆寒的门将。

    林羽看着西古里,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猛地抡起一脚,好像要朝着西古里的脸上踢去。

    不管西古里是不是个胆大的人,这个时候他都会条件反shè地做出用手去挡的动作,这由不得他,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林羽却没有用力,那居然是个假shè,他只是利用了西古里的恐惧心理,然后将球带着绕过了西古里,然后还故意在球门线上停了一下,转过身子面对巴黎圣rì耳曼的球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这才用脚后跟将球磕了进去。

    又是挑衅,不过这一次裁判没有管,因为林羽并没有侮辱谁,他只是用自己的狡猾戏耍了巴黎圣rì耳曼的整条后防线而已。

    这个时候,他还不过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