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二章 他在笑?

第六十二章 他在笑?

    当多特蒙德的名单被公布出来的时候,各个媒体和球迷的反应都有所不同,有的惊讶不解,有的则暗自庆幸,还有的幸灾乐祸。www.00ks.com

    “疯了,真得是疯了,那个林羽居然直接就顶替布拉什奇科夫斯基进入了名单,这个克洛普真得是个疯子,他难道不明白一个球员的心思不在足球上的时候,是根本踢不好的吗?”这位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无所不能的主了,他以为自己是谁?他不过是一个只会在报纸上造谣的小人而已。

    “克洛普用人可真够胆大的,都说狂人穆里尼奥用人让你猜不透,这个克洛普也有的一拼了,哈哈,说不定会有惊喜呢。”

    “太棒了,林羽了,这下子就有机会让那些媒体闭嘴了。”这些自然是支持林羽的人,他们最害怕的不是林羽没能力,而是怕没机会。

    “有意思,真得很有意思,那个林羽不是说要让我们媒体都等着看他的表演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克洛普这么做,根本就是把多特蒙德往火坑里推,他让一个这样的球员,难道就不怕球员寒心,这是在制造更衣室矛盾,这是在制造不团结的因素!我真得很为多特蒙德这个赛季的成绩担心。”这位典型属于吃了萝卜淡cāo心的主儿。

    比赛已经开始,林羽也已经站在了球场之上,他这一次面对的是没落豪门的后卫,这些后卫的能力并不属于多特蒙德的主力后卫,他需要用这些人来当做自己的试金石,欧冠才是真正的炼金厂,如果你是金子,就会被提炼出来,如果你是糟粕,那么对不起,你将会被残忍的抛弃。

    一开始,林羽就发现自己被针对了,阿贾克斯的主教练弗兰克-德波尔可不是个菜鸟,他是后卫出身,而且曾经还效力过豪门巴塞罗那,他最懂得如何去防守那些善于盘带和过人的球员。

    为了搞清楚多特蒙德的战术思想,弗兰克-德波尔曾不眠不休一昼夜将多特蒙德这个赛季的几场联赛录像都看了,都研究了,他不仅做出了针对罗伊斯、格策和莱万多夫斯基的防守战略,也同样做出了针对林羽的防守战略。

    那就是压缩空间,尽量不给这四个人突破的渠道,尤其是中场三人组一定要彻底切断他们和莱万多夫斯基的联系。

    他清楚地发现,不管是罗伊斯、格策还是林羽,他们喜欢的都是短传配合和强行突破。

    而整个多特蒙德也并不擅长打高空球。

    所以弗兰克德波尔干脆舍弃了两个边路,将防守击中到了中路,使得中路的空间变得非常狭窄。

    即便罗伊斯和林羽带球到了边路,再想突破到禁区里面,或者传球给莱万多夫斯基,都会变得十分困难,而如果起高球的话,莱万虽然身高不错,但因为缺少头球的演练,他在后卫的夹击之下同样很难抢到球。

    弗兰克-德波尔的想法很简单“我防不住你,那么我就堵住你!”

    林羽今天的突破很简单,因为几乎没有人去防守他,只要他不去中路,阿贾克斯的后腰和后卫根本就不理会他,他骄傲的过人技术竟然没有了用武之地,当他将球通过地面传向禁区的时候,就立即传到了阿贾克斯后卫的脚下。

    他的传球技术还是有点差的,因为莱万多夫斯基在传球方面的数据,依然比较惨淡。

    他想自己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找一个传球数据达到80以上的球员来进行模拟,不然自己始终难以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中场球员。

    不仅是他,罗伊斯和格策的传球都遇到了麻烦。

    但媒体似乎对他很感兴趣,现场的解说对他也很感兴趣,所以对他的失误就特别苛刻。

    “哎呀,难道真得是受到了那件事的影响,林羽的状态不好啊,这样子的状态,真得没问题吗?”

    这是现场的解说,林羽也听得到。

    但他没心思去理会,他现在正在想办法看看去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他现在不过只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而已,只要能够想出解决办法,那么事情自然迎刃而解。

    这个时候格策跑过了他的身边,随口说了一句“压力不要那么大,这个是大家的事情,不要把压力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那样对比赛不利。”

    这句话果然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林羽总觉得自己的脚下似乎变得沉重了起来,却没想到是因为心理压力的问题,他更没想到赛场外的压力没有影响到他,反而是他自己把压力强行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想通了这一点,他深深吸了口气,一双眼睛也变得清明了起来,步伐明显比刚开场的时候轻松了许多。

    “林羽拿球!好!过得漂亮!这个过人绝对是世界级的!”现场的解说声音高亢了起来,他似乎是想调动这死气沉沉的比赛气氛。

    林羽的过人的确漂亮,现场的球迷也跟着欢呼了起来,他们看到林羽还是往边路去了,既然阿贾克斯让出了边路,如果不利用一下,实在对不起对方这么好的礼物。

    他在带球到了45°角位置的时候,突然起脚了。

    “林羽传球,他选择了起高球,也只能这样了,地面上全部都是阿贾克斯球员的腿,就算你的传球技术再好,也很难过去,这简直就像是在球门前放了一堆八爪鱼。”

    “哎呀,真是可惜,莱万失去了平衡,他没有顶到球,皮球飞出了底线。”

    莱万多夫斯基有些愤怒,他被两个阿贾克斯的后卫一前一后夹击,刚刚跳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平衡。

    他暴怒地推搡了对方一把,主裁判过去给了他一个口头jǐng告,没有给黄牌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当然,这位裁判也jǐng告了阿贾克斯的球员,告诉他们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多特蒙德的进攻完全受到了影响,林羽的过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jīng彩又有什么用呢,我们需要的是进球!看来他不仅状态受到了影响,而且心理也受到了影响,他之前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狡猾呢?”

    “见鬼!该死的弗兰克-德波尔!”劳平恨恨地骂道。

    劳平这也是替林羽着急啊,他其实还是很希望林羽在赌局中赢了主教练克洛普的,因为这毕竟对球队没有坏处,反而还有天大的好处。

    “不要急嘛,你看看林羽,他都不着急。”克洛普指了指球场上的林羽,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林羽的表情。

    “他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