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五章 征服威斯特法伦

第六十五章 征服威斯特法伦

    进球后的那一刻,现场所有的镜头聚焦在了林羽的身上,现场的大屏幕上,他一个人占据了所有。wWw.00ks.cOm

    他看了看那些场边的记者,高高地举起了右臂,伸出食指指向了苍天。

    谁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因为来这里看球的人,以及在电视机前看球的人都明白林羽这些天所受的煎熬,他被媒体如何污蔑和诋毁。

    “你们不是说我进不了球吗?我现在就进给你们看,你们能怎么样!”

    还知道要脸的记者们感觉一张脸火辣辣的,其实林羽已经无需再证明什么了,连续三场比赛,连续三个进球,最重要的还是这个进球是在欧冠上!

    欧冠什么规格的比赛?

    不管是不是真的,大多数球迷都承认欧冠的竞技水平已经超过了世界杯!这是俱乐部层面上最顶级的赛事!

    林羽在这样的比赛中进球,那意味着什么,相信记者们心里都很清楚。

    “难道他真得和那个波尔迪娜没有什么?难道他根本就没有玩过什么女人?”记者们在心里发问。

    罪魁祸首哈姆约翰却在家里气得摔杯子,他想看到的是林羽的熊样,可不是英雄样!

    队友们都跑了过来,围绕在林羽的身旁,兴奋地击掌相庆。

    林羽和罗伊斯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他现在最感谢的就是罗伊斯,如果没有罗伊斯那些传球,他恐怕很难调整好角度,最后将球shè进去,如果没有罗伊斯最后那一跑,彻底迷惑了对手,说不定对方的门将也会发现他的意图。

    所以他很感谢罗伊斯。

    当然,格策和其他的队友,甚至莱万多夫斯基他都要感谢,莱万虽然吼了他,但最后却替他扯开了空挡,绝对功不可没,而且吼他的时候,莱万并不知道他的意图。

    林羽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尤其是和队友之间,他不想把关系弄僵了,虽然莱万多夫斯基看起来还不好意思,但他却主动上去和莱万拥抱。

    “抱歉了,刚才的话!”莱万叹了口气道。

    “说什么呢,你又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再说你最后不是还帮了我的大忙了吗?那个进球你最起码也有三分之一的功劳,另外三分之一是罗伊斯的!剩下的我和其他队友们分了!”林羽笑了笑道。

    “你这小子还真会说话。”莱万多夫斯基在林羽的胸口上捶了一拳,哈哈笑道。

    都是年轻人,一笑泯恩仇。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赛季第三球!而且是一脚世界波,是欧冠上的世界波!这个球绝对可以被评为本轮最佳进球!他是谁?他就是我们多特蒙德的英雄,林羽!中国羽!”现场的解说恨不得将林羽夸成一朵花,但他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没有人可以反驳:“这是多么雄浑壮丽、多么可歌可泣的一段故事啊!一个孤身来到欧洲闯荡的中国小子,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用他的坚韧和毅力,征服了教练,征服了球迷,更征服了球场!今夜,他星光灿烂!今夜,他就是这威斯特法伦球场上的巨星!”

    比他更高兴的,还是中国国内的球迷和林羽的亲人,在林羽父母的带动之下,林羽的许多平rì里不看球的亲戚都学会看球了,当然原来就喜欢足球的就更关注德甲联赛了。

    当林羽进球的时候,林羽的姐姐林亚茹在自己的父母脸上各自亲了一口,她虽然看不懂足球,但是却知道进球是什么。

    明天去学校,她可以自豪地告诉她的室友说:“知道吗?在欧冠上进球的中国球员,那是我的弟弟!我的‘小情人’哦!”

    林羽的父母更是热泪盈眶,他们听到林羽被媒体抨击的时候,心里那个着急啊,甚至都恨不得去欧洲保护儿子,现在他们放心了,他们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终于可以dú lì了,而且看到儿子的队友们那么友好,他们也更加放心了。

    尽管是深夜,外面还可以听到大片“哦哦”叫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中国队杀进了世界杯似的,这个小区里的很多喜欢足球的孩子要么是和林羽一块长大的,要么就是林羽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他们对林羽的成功,那是真正打心眼里高兴,感觉就像是自己上场比赛了一般。

    至于贴吧上,那是已经刷屏刷得不成样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各个足球吧都被爆吧了呢。

    “我敢担保,这小子五年之内必成大器!”

    “还用你担保啊,就这表现,估计一些豪门已经盯上了,等这个赛季结束,如果表现一直这么好的话,估计去豪门跑不了了。”

    “就怕伤病什么的啊。”

    “我靠,楼上能不能别那么扫兴啊,大家正高兴呢。”

    ……

    不仅是这些民间的庆祝,就连各个体育电视台,网络直播频道,有些正在播放皇马和曼城的比赛,解说就突然间大喊进球了,还把人搞得一愣一愣的,后来才知道是林羽进球了。

    人逢喜事jīng神爽,这话真得一点不错,林羽现在的心情就是大好,球迷们的支持,教练的信任,队友的配合,这都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支球队呆一辈子,只要球队不强行出售他,他都愿意留下来。

    有人欢喜有人愁,弗兰克-德波尔无奈地坐在凳子上,用双手摩挲着脸,哀声叹气,他真得判断错了,也理解错了,他以为那个林羽根本不会shè门,最起码不会远shè,他曾经看过林羽的比赛,林羽的shè门基本上都在禁区范围之内,他以为他判断对了,谁知道却大错特错了。

    阿贾克斯的几个后卫也有些无奈,他们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可是面对这个诡计多端的球员,他们能有什么办法?那家伙难道从一开始就打算shè门?还故意装成传球来迷惑人?

    “影帝!真该给他一座奥斯卡奖杯!”阿贾克斯的队长德容愤愤说道。

    “球场上不就是欺骗与被骗吗?那就跟假动作一样,我们没有看穿,就是我们的事情了,不过接下来,他就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副队长托比·阿尔德韦雷尔德似乎还很淡定,他笑着说道。

    “没错,托比!只可惜我们前场抓机会的能力太差了,不然前二十分钟就领先了啊,现在倒好,被对方先进球了,接下来的比赛可不好踢了啊。”

    “一起努力吧队长,阿贾克斯可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能捏得起的!”几个进攻线和后防线上的队员都走了过来,他们现在要为了阿贾克斯的荣誉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