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六章 球队的利益大于一切

第六十六章 球队的利益大于一切

    进了一个球,按理说在这场比赛中,林羽已经完成了任务,完成了和克洛普的约定,他只需要在接下来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的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就能彻底赢了这场赌局。wWw.00ks.cOm

    但是林羽现在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他的进球yù望就好像火山喷发一样喷涌出来,刺激的他全身颤抖。

    “克洛,要不要等下半场就把林羽换下来啊,他还要参加下场联赛的对决,让他休息一下也好。”劳平也知道林羽和克洛普的赌局,虽然克洛普是他的老朋友了,不过他还是希望林羽能赢。

    毕竟林羽赢了的话,克洛普也是没有任何损失的,反而球队将会多出一颗耀眼的新星,这对他,对克洛普来说都是好事。

    “你看看他那表情,觉得他会乖乖下场吗?”克洛普指了指林羽问道。

    劳平朝着林羽看去,他发现林羽正在朝着这边捏紧了拳头,竖起了一根手指,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想要在这一场比赛中就上演帽子戏法呢。这是在向我示威么?有意思。”克洛普笑了笑道:“我很喜欢球员用进球来向我示威。”

    “这可能吗?”劳平惊问道。

    克洛普耸了耸肩道:“这个我哪里知道,比赛瞬息万变,谁也无法肯定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在他和劳平讨论的时候,比赛已经再度恢复。

    阿贾克斯并没有因为丢了一个球而慌乱,他们的防守和进攻依然有力,尽管进攻方式很简单,也是防守反击,但威力却不弱。

    而且这一次,他们不再给林羽从容起脚的机会了,纵然林羽可以过掉他们,但他们也要影响到林羽起脚,哪怕只是稍微碰一下林羽的身体,蹭一下林羽的脚都行。

    包括前场的几个球员都回来协防了,因为阿贾克斯很清楚,一个球落后,还有扳平,甚至反超的机会,如果两个球落后,那这机会就很渺茫了,等待三个球落后的话,那基本就是彻底没戏了。

    双方在上半场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互相都有攻防,但谁也没有奈何得了谁,上半时结束的时候,比分最终还是锁定在了1:0。

    多特蒙德暂时领先。

    中场休息的时候,球迷们出去买饮料、上厕所,还顺便谈论着那个jīng彩的进球,而那些之前鄙视过林羽、讽刺过林羽的记者,却聚在了一起,他们在讨论这场比赛之后的新闻要怎么写。

    要让他们这么快认输,这么快承认林羽的状态好,他们根本不愿意。

    但是林羽那一脚进球实在太漂亮了,而且一名球员连续三场进球,而且还有两个助攻,这即便是在五大联赛的任何一个联赛中,都是极好的数据,他们真不好意思这么说。

    那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林羽这个功绩给抹杀掉,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呢?

    有的记者就想到了。

    他们说林羽不过是因为胡乱传球,结果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球意外落入球门了而已。

    一个意外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能代表林羽的状态就有多好,更不能代表那个球林羽有多么英雄,顶多只是狗屎运而已。

    记者们越想越觉得就应该是如此,不然的话林羽为什么之前的传球那么烂呢?

    当然,也有记者不太喜欢这种论调,一个刚刚从新闻学院出来不久的愣头青就质疑道:“他那个球进的那么漂亮,你们这么抹杀掉似乎不太妥吧?而且他要是再进一个你们该怎么说?”

    “哼,那他也得有那个本事,一个进球已经是高看他了,还想再进第二个?他真以为欧冠赛场是他家后院啊?”一个老记者正在抽烟,忽然猛地将烟往地上一扔,一脚踩上去冷哼道。

    多特蒙德的更衣室里也在进行着一项讨论,克洛普和劳平并没有参与进来,他们似乎已经安排完了下半场比赛的战术,接下来的时间都交给球员自己解决了。

    他们两个人不在更衣室,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林羽,你真得想上演帽子戏法吗?刚刚教练好像暗示了这一点。”皮什切克问道。

    “没错,我是想上演帽子戏法,不过大家不用太在意,这只是我个人意愿而已,我们还是以球队取胜为前提吧,谁的机会好就交给谁进球,不用太在意我了,不然对球队不利的话,我会成为罪人的。”林羽说道。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尤其在对待进球这个问题上,他大多数时候会选择将球传给位置更好的队友,除非自己的shè门机会太好了,或者直觉上能够进球,才会shè门的。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还是按照平时的战术思想,大家全力配合,争取拿下这场比赛就行了!”身为队长的魏登费勒做了最后的总结。

    更衣室外的墙角,克洛普看着劳平笑了笑道:“我没说错吧,那小子虽然有时候很执拗,很倔强,但他是个责任心和团队jīng神都很强的人,他不会为了自己而毁了球队的胜利的。如果他是那样的人,就算他真得上演了帽子戏法,我宁愿背弃诺言,也要将他驱逐出队,因为那样的人对球队没有任何好处。”

    “那如果因为这样他没有赢了你和他的赌局呢?”劳平问道。

    “放心吧劳平,那样我会同样喜欢他的!所以说这场赌局其实只是我对他的一个考验而已,我希望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越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人们就越容易暴露自己的本洛普笑道。

    “你还懂心理学?”

    “略懂皮毛,像我这样的人,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活了四十多年了,阅历比他多得多,我只想教会他要学会踢球,先学会做人,只是没想到他比我想象的更好,更优秀。”克洛普笑得更开心了。

    “看把你乐得。那下半场不换他了?”

    “坚决不换,这样的人我换下他连上dì dū会动怒的,就让他继续在场上努力吧。而且他体力那么充足,简直就是个跑不死!“

    下半场开始了,林羽重新回到了球场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实际上他的jīng气神都比之前更充足了,简直就好像是刚刚冲过电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