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球王养成器 > 第七十五章 聚餐

第七十五章 聚餐

    将林羽介绍给媒体,提升其名气的最有效直接的办法自然就是召开新闻发布会了。Www.00kS.com

    在这个新闻发布会上,克洛普只是作陪,林羽成为了真正的主角。

    记者们想要问的问题很多,但最想问的,还是林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青训球员如何成为现在多特蒙德的主力的。

    “听说你以前是勒沃库森青训营的青训学员,你为什么没有待在勒沃库森?你又是怎么来到多特蒙德的?”

    “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这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我之所以没有留在勒沃库森,或许只是因为我和那支俱乐部无缘吧。我能来到多特蒙德,则说明我与这支充满了朝气的球队缘分很重。我来到这里,当然还是托了多特蒙德球探奥尔本的福,他现在是我的经纪人。”林羽可不管这些记者听不听得懂什么有缘无缘的话,本来这种问题就不好回答,还是说得模棱两可一些比较好,他现在已经不恨勒沃库森了,所以也没必要对勒沃库森冷嘲热讽,说无缘,是最好的托词。

    “前些rì子的绯闻究竟是不是真的?”

    “你们是记者,你们自己有脑子,难道不会自己去判断吗?这个问题我不想再听到有人提起了,否则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就到此为止吧。”林羽可不管什么狗屁无冕之王,如果把他惹毛了,他真得会当即撂挑子走人的。

    问问题的记者脸上有些发烫,周遭的一些同事都有些埋怨地看着他,本来嘛,这个绯闻事件早就应该已经烟消云散了,居然还有这么不长眼的人把这话题挑出来,搞得大家都这么尴尬。

    有记者为了化解这尴尬的气氛,急忙转移了话题问道:“在与阿贾克斯的比赛中,您上演了帽子戏法,这是您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帽子戏法,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感觉很棒,就像是一下子站到了世界之巅!”林羽笑着答道。

    “世界之巅……不就是一个帽子戏法嘛,有那么夸张吗?”有记者嘀咕道。

    本来这个记者并不想让林羽听到他的话,他也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可偏偏林羽那耳朵就像是安装了雷达,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个记者的话,他笑道:“生涯的第一个帽子戏法,比什么都重要,这代表了我辉煌足球生涯的开始,以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帽子戏法!我要让整个世界足坛都因为我而颤抖!”

    林羽一点都不谦虚,他表现得很自信,甚至有些狂妄。

    记者们暗暗在心里头说道:“你谦虚一下会死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要是以后表现不好怎么办,就不怕有人揪着你的小辫子不放?”

    但林羽不在乎这些,他真得不在乎,他认为谦虚本身就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正因为不自信,怕被人笑话,所以才会表现得谦虚。

    他觉得自己在足球方面根本没必要谦虚,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球员里的狂人!是足球界的狂徒!

    你们感觉不舒服?对不起,我可不会顾及你们记者的感受!如果你们还想和我好好相处的话,那么就顺着我的xìng子来吧。

    当然了,林羽的狂妄只是体现在足球这一方面,在平rì的生活里,他却表现得非常容易相处,就好像卸了甲胄的将军,表现得平易近人,也正因为这样,他很容易就和多特蒙德的球员们打成了一片。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林羽一改会上的狂妄,找到队友们,说是要请客吃饭。

    他在对阵阿贾克斯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得到了不少的进球奖金,请一顿饭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他很清楚,没有队友的支持,他的帽子戏法就不可能完成,他必须得感谢这些写可爱的家伙们。

    因为很多球员有事情,不能参加这个聚会,最后去的,有皮什切克、苏博蒂奇、格策、罗伊斯、莱万多夫斯基,以及席贝尔。

    林羽请客的地方不是什么豪华的大酒店,也不是什么夜生活丰富的赌城,而是杜立本的长安饭馆。

    为了欢迎林羽等人,杜立本特地将饭馆后面一间大房子腾了出来,亲自下厨,准备了非常丰盛的陕西大餐。

    虽然在国内,陕西的菜入不了中国的大菜系,而是以小吃著名,但实际上陕西菜sè同样丰富多彩,配合上jīng致的小吃,那就是一顿丰盛而且十分上档次的盛宴了。

    杜立本喜欢足球,来到德国之后扎根于多特蒙德,于是就成了多特蒙德的球迷,今天店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多特蒙德的球员,他兴奋得嘴巴就没有合拢过,跟这个要签名,跟那个要合影,当真忙得是不亦乐乎。

    因为大家都是熟客,也都不陌生,只是格策、罗伊斯他们来这儿的时候,要的都是一些打包的外卖,实际上并没有领略到杜立本真正的手艺,今天往这餐桌上一座,才真正感受到了地地道道的中国菜的美味。

    不过虽然坐在同一桌上,众人采取的却是分餐制,这跟西方人的习惯有关,杜立本倒是入乡随俗了。

    分餐制的好处就是可以按照个人的口味进行不同的调配,其余几个人的口味都差不多,毕竟都是西方人,而林羽就有些不同了,尤其不同的是,别人喝得都是啤酒,他喝得却是正宗的五粮液,这酒在德国其实并不算贵,以林羽的薪水来说,偶尔喝一喝也没问题。

    而且他的面前还放了一盘油红油红的油泼辣子,别人的面前就没有,这是陕西八大怪里的一怪“油泼辣子一盘菜”。

    西方人不这么吃,但杜立本知道林羽喜欢。

    席贝尔看到林羽有滋有味地喝着白酒,用馒头蘸着油泼辣子,不由得有点眼馋,于是就偷偷摸摸地过去用勺子弄了半勺油泼辣子吃了下去,然后还将那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直接像喝啤酒一样一饮而尽。

    林羽发现的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席贝尔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嘴里面简直就像是喷出了火,他不住地用手在嘴前面扇着,口齿都不清了。

    “妈呀妈呀,这什么玩意儿,你怎么吃得下啊。”席贝尔辣的眼泪都流下来了,而且还流个不停。

    这一幕看得众人不由哈哈大笑,一顿饭也在愉快轻松的氛围之中度过,林羽和几个队友的友谊,也更进了一步,对他来说,这种友谊最直接的体现当然是足球场上互相之间的配合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