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帝国再起 > 第一百六十章 串联(二)

第一百六十章 串联(二)

交易,当天就结束了,饮宴过后,陈凯照例住进了驿馆,转天亦是照例在城里面闲逛了起来,顺带着收购一些本地出产的货物。

奈何,围城日久,随着三水被清军攻陷,原料输入降低,货物越来越贵了不说,当铺的生意倒是越来越好,而越来越多的百姓沦为赤贫,陈凯此行的收购任务便是折腾了一天才算是勉强完成。

到了入夜时分,陈凯七拐八拐,到五仙观左近的仙邻巷处,拐进了一处名为海雪堂的所在,敲开了大门,报上了姓名,但却被告知主人不在家。

留下了拜帖,陈凯转而回返驿馆。街巷之间,乞丐比上次来时还要多上几分,仔细想想,这应该还是杜永和把大批的乞丐抓走以供抵偿货款之后的情况,否则只怕是还要更多上几分。

广州自三月初围城开始,至今日已经七个月了。虽然交通未有全面断绝,但是城内商业萎靡,物价高涨,这都是不可避免的。这对大户人家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小家小业的,有限的存蓄也早已花光了,若是连个营生都做不下去了的话,那么也就剩下沿街乞讨的份了。

走在路上,陈凯细细的思索着,只是未走多远,却看一抱着琴的中年男人从一间当铺里走了出来。那男人看面相,当是个放荡不羁之人,身上穿得也不算穷苦,却不知为何要跑到当铺这等地方。

这人与从陈凯擦肩而过,下一秒,陈凯却突然转过身,对其问道:“可是邝舍人?”

中年男子转过头,看向陈凯时亦是满脸的疑惑。眼见于此,陈凯当即上前自我介绍,却是那中年男子还是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依稀想起了陈凯这号人来。

“下官一个从七品的中书舍人,识不起陈知府这样的封疆大吏。”

一介从四品的知府,还是个手里面就只有一个县的知府,这句“封疆大吏”,实在是把陈凯讥讽了一溜够。

说罢,中年男子转身就走,仿佛与陈凯说句话来都会脏了他的唾沫。此人如此无礼,便是陈凯的从人也无不激愤。然而陈凯却并不以为意,反倒是追了上去,直接拦住了中年男人的去路。

“久闻邝舍人有魏晋遗风,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只不过,看来邝舍人对在下是有些误会。”

“误会?”中年男人眉头一皱,指着路旁的乞丐便向陈凯喝问道:“那些被杜永和强掳入营的贫苦百姓,不是都转手卖给你了吗?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陈凯摇头苦笑,继而与中年男人解释道:“邝舍人怎知我陈凯不是在救他们,怎知那些随我离开广州的百姓如今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吃上饱饭,是不是比沿街乞讨、露宿街头的时候过得更好?”

“怎么,被你这外乡人买走了,还不是当奴隶使唤?!”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凯自知他也是没有办法给中年男人证明,但是他既然把话头引到了这里,自然是准备好了回他的话来。

“外乡人如何,你邝舍人当年流落广西,云亸姑娘待你这个外乡人如何?换言之,我陈凯一样是流落粤东、闽南的外乡人,你凭什么如此揣度我的为人?”

云亸的名字一出,中年男人登时色变。待他缓过劲儿来,那股子义愤填膺也过去了,拱手向陈凯行了一礼,为他方才的先入为主而道歉。但是对于陈凯以人来冲抵货款的行为依旧表示了严正的不满,并不愿意与陈凯再多说些什么。

“你怎知我这么做不是在救这一城百姓?”

“以人为货就是救人?”

中年男人自是不信,陈凯干脆也不解释了,直接拽着他便往海雪堂走去。而那中年男人气势已堕,见陈凯如此执着,干脆也不反抗,干脆便一前一后的回到了那处所在。

“老爷……”

守门的老仆哪里见过如此场景,奈何中年男人也没说什么,只是【零零看书00kxs】与陈凯以及陈凯的随从们进了府,二人直奔着书房,随即便挥退了下人。

中年男人叫做邝露,广州著名的大才子,性子狂放不羁,颇有魏晋嵇康风采,早年就曾因应试时以真、行、草、篆、隶五体字答卷,结果被认为“违制”而被黜,可是他若无其事,狂笑拂袖而去。后来他几次参加乡试,都“名落孙山”。“于是放诞纵酒,或散发徜徉于市中,傲然不屑,以是颇为礼法之士所仇”。

至崇祯七年上元夜,邝露与友人乘醉策马,纵游花灯夜市,刚好遇南海县令黄熙出巡仪仗,邝露酒醉不避,反而信口赋诗讥讽“骑驴误撞华阴令,失马还同塞上翁。”就此惹下大祸,被县令逼得远走他乡避难。先后流连广西、湖广、江西、浙江、南直隶,甚至还去过北京,历时五年,直到黄熙受贿获罪,才得以回返家乡。

“你,见过亸娘?”

邝露声音颤抖,已不复刚才那般不羁。牵挂二字,在一个从来不屑于掩饰的四十七岁中年男人的脸上浮现,直看得陈凯也免不了心中一颤。

“我没去过广西,也没见过那位巾帼不让须眉的云亸姑娘,只是在南下的路上听人说过一桩浪漫的爱情故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现在看来,当是千真万确。”

“你!”闻听这等解释,邝露指着陈凯,却无从发力,最后更是只落得一声叹息:“真不愧是骗取潮州的陈凯陈竟成,你这张嘴啊,车任重死得真不冤枉。”

邝露流落广西之时,曾在一瑶民女土司的幕中做掌书记,据说他还和那个叫做云亸的女子有过一段感情。

是否如此,陈凯不得而知,但是早年他曾听过一个说法,说是一个文人为女子写了多少字,可以证明其人爱那个女子有多深。邝露笔下的那部被后人称之为是明朝版《山海经》的《赤雅》一书中,关于云亸娘的记述就有三条之多。在邝露笔下,云亸是一个知兵能武、美若神女、家藏珍物的瑶族女性。虽未言爱,但用情之深,亦是可见一斑。

“我就当是邝大才子对我陈凯的褒奖了,当然,如果能把骗换成智,那就更好了。”

对上这等放荡不羁之人,陈凯也是放开了,岂料这般作态,邝露却是眼前一亮。与人交往,说见人下菜碟是难听的,但是根据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姿态应对,却是没错的。

一个是有魏晋遗风,另一个则根本就是穿过来的新青年,对于封建礼教的条条框框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尤其是陈凯,原本跟在郑成功身边时还要绷着些许,此刻到了邝露面前,也是放飞了自我,就差没把邝露给吓到了。

三言两语之间,二人已是倾盖如故,很快的,话题又重新回到了原点,关于陈凯用城中百姓抵充货款的事情上面。

“不瞒湛若兄,小弟此来,就是专程来寻求你的臂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