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正文卷 第两百零一章 天津卫

正文卷 第两百零一章 天津卫

    除鼠疫工作在第二日就开始了,也就是七月十三日开始的。

    陈劲也算是除鼠疫大军的一员,这次的除鼠疫是整个京城一起行动的,由皇帝下达命令,百官复议,虽然陈劲多有听闻那些官员对于皇权多有架空,经常反对皇帝的决定,并且时不时就说要撞死在乾清门上,以死相逼,但是对于除鼠疫这事上谁敢反对那就是置百姓性命于险境,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于是这事就落到了国师青松道士的手中。

    青松道士的道法早就闻名于京城,之前还就为久旱的京城起坛作法招过风雨,最后风雨下了半城,遂也落了个雨半城的名号,当然这雨半城的名号只敢在背地里说没有人敢明面上说。

    他们敢顶撞皇帝,但是可不敢胡诌非议青松道士,自古以来神秘未知就代表着恐惧,没有人想招惹神神叨叨的东西,尤其是确有道法的道士。

    所以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城治鼠疫的大事就开始了。

    正好也借着前天晚上的风云突变,百姓对道士和尚的信任度大大增强的时机发动群众进行这一场活动。

    整个京城在这一天之后都热闹了,人气一瞬间就活跃了起来,不再像之前一般死气沉沉的,仿佛一座死城一般。

    人气这么一翻腾,天子龙气也跟着涨了一点点点点……

    不过这一点气数并不能让大明起死回生,陈劲他们这些修行者的头头都跟皇帝回过面,自然也就站在了大明这一边了,所以就有将大明的气数重新盘活的想法了。

    只是天象不可逆,那些地区的干旱洪涝之类的灾害,即使是金丹宗师也阻止不了,即使他们能够阻止一时,但是这些灾害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除非有神衹来进行调节。

    其实龙虎山也有研究,对此的研究最后也是想着重新封神,但是封神何其难,即使他们与茅山那些专门鼓捣神衹的道士一起研究,也没研究出个什么东西,反而还耗费了不少的珍惜材料,不过即使他们研究出东西来,也不可能与陈劲他们这些小喽喽细说。

    而陈劲现在的工作就是保护那些官吏与普通的道士在天津卫进行驱邪。

    由于这次的鼠疫范围极大,整个河北地区都被覆盖其中,所以这就不单京城了,还有天津卫,大同府,保定府,顺德府,河间府,大名府,另外顺德府河间府大名府是鼠疫最初爆发的地方,不过如今这三地的鼠疫已经被三位金丹宗师亲自带人平息了,现在只剩下了蔓延的地区。

    天津卫的鼠疫其实并不严重,但是有大妖出没,这些鼠疫基本都是归咎到那些妖怪身上,其实还有人的缘故,但是现在处于维稳时期,所以也就没有去怪罪人了,有一个泻火对象就使劲往对方身上泼脏水,顺便再公布那些妖怪与李闯合作的消息,再散布李闯等叛贼烹煮了人分食。

    这样进行对李闯的名声进行打击,另外还有关于李闯的部队是人妖的宣传……

    这人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在这就不一一细说了。

    总之因为京城那一场天地大变的场面,整个大明的气数一瞬间就仿佛回光返照一般有了些许生机。

    因为陈劲的行动是保密的缘故,所以没有对陈劲的身份进行公布,不过陈劲的身份依旧是在场人员中最高的,毕竟一位定神境的修行者,可不能怠慢了。

    此时的天津卫稍展繁华,但是比之京城依旧像个小县城,虽然说旁边就是大海,但是现在的海运并不盛行,甚至因为海上的倭寇海盗的原因,海运基本就绝了踪迹,另外天津卫还有与京杭大运河途经。

    但是,现在属深秋,北方雨水最少的时候,京杭运河有一些河段就直接见了底,那些船都搁浅河床,然后货物也只能有陆路行使。

    而这陆路一行进,土匪绿林又多,总之大明真的是气息奄奄。

    所以天津卫现在过得也艰难,虽晒海盐绝佳,但是盐能饭饭吃?

    现在河北地界首先供应的是京城,而后也不是天津卫。

    “日子苦啊。”陈劲途经这灰白色覆盖的县城叹息了一声。

    天津卫设有一个卫所的官兵,将近有五千人,不过这些应该就是明面上的人数,根据陈劲这些天的了解,明朝吃空饷严重,另外卫所的管理机制也让陈劲基本猜测到逃兵会有不少。

    整个大明现在真的就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奄奄一息,似乎随时就能进棺材。

    天津卫不止有官兵,还有普通老百姓,不过这鼠疫无分官职阶层,见着人就沾上去。

    既然有老百姓,自然就有县令。

    现在陪同陈劲的就是天津卫的县令,名叫何生文,比陈劲现在的身体年龄小一轮。

    “天官有所不知啊,这天津卫这些宅子多遭海风,这海风带着盐粒子就盖到了屋子上,使得屋子看上去多灰败模样。”何生文的官话口音像是南方一带的。

    “你懂的倒多。”陈劲随意接话,他说的可不是这些房子,但是这县令想要说这些房子,陈劲也不反驳,毕竟他不是本地人,也不是真正的官员,仅仅是个被封了大德真人的称号,现在京城中的许多有修为的道士基本都被封了这个称号,这个称号借用了唐时对道士僧人的封号,现在就是添了个真人。

    “下官为天官设了酒宴,还请天官移步。”何生文接着说道。

    “嗯。”陈劲没有拒绝。

    不过他接着又说道:“何县令请稍后,请何县令让几位班役带上这些符箓,贴于县城四个城门上。”

    陈劲说着让随同的道士拿出四张符箓。

    何生文看了眼符箓后点了点头:“下官自然唯命是从。”

    “赵班头,找八个捕快来。”何生文对着跟随身后的捕头说道。

    “是。”那浓眉大眼身形壮硕的蓝衣捕头抱拳回应道。

    而后他立马就从随行的十多个捕快中找出八个来,然后陈劲也让自己随行的人中的四个人协同而去。

    “不知天官要如何祛除鼠疫?”何生文在去往县衙的路上问道。

    “此法……”

    陈劲刚要说,但是话未尽,便陡然出手抓向身旁的何生文的脖颈。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