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387章一击不中

第387章一击不中

    当那只小动物出现在麻醉枪的夜视瞄准仪镜头之中时,谷帅心中瞬间五味杂陈。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一只小猴子。

    尽管体型和家猫差不多,而且隔得那么远,夜色那么浓,谷帅还是凭直觉就能做出判断,确实是猴子,不是家猫。

    这东西真的来了!

    王为又对了!虽

    然他一直都很谨慎,没有公然反驳王为的推理,因为逻辑上,王为的推理没有问题,可以组成一个闭环,但在谷帅的内心深处,当然还是希望王为错了。

    韩小山中毒,张树春中毒,肖老板中毒,只是一种惊人的巧合,而不是有人作案。只

    有那样,他才能重新找回信心。

    像他这样追求完美的人,很难容忍有人比自己更强。

    他能接受卫博教授理论比他更精通,能接受李作勇副总队长在刑侦界名气比他更大,那是因为,无论卫博还是李作勇,年纪都比他大许多,阅历也足得多,他们更强,理所当然。将来等他有了岁月的沉淀,他的成就肯定会比他们更高。

    这是必定无疑的,谷帅对自己充满信心。

    但他很难接受,王为比他更强。无

    论年龄,学历还是阅历,无论哪个方面,王为都远不如他。他比王为强,也是理所当然的。曾经,谷帅从来都不曾把王为这种小年轻当成同等的对手。他

    们压根就没这个资格。

    忽然之间,谷帅发现,王为不但身手比他更强,在破案方面,甚至都比他更有天赋,那种失落感,简直无以名状。

    不过,五味杂陈也只是一闪即逝,谷帅到底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真正精英刑警,马上就将种种私心杂念抛开,全神贯注地盯住了瞄准仪中那只浑身漆黑如墨的小动物。

    这家伙居然是从屋顶现身的。

    想想也不奇怪,猴子最擅长的不就是攀援吗?

    从屋顶走,更能掩人耳目。

    况且这个地方它已经来过一次,轻车熟路,几乎都不用走一步弯路,直奔韩家而来。

    小猴子在屋顶现身之后,并没有基于往下,而是在屋檐上人立而起,四下张望,仿佛在观察周边环境,防备被人跟踪一般。两

    只眼睛绿莹莹的,在昏暗的夜色下闪耀着妖异的光芒。这

    一刻,不管是谷帅,卫博还是李作勇,甚至王为,内心都泛起一股阴森森的寒意。

    这东西,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又

    或者,这根本就不是真的猴子,只是外形类似猴子,实际却超出大家认知之外的一种生物。

    小鬼!

    几乎是瞬间,这种古怪的念头涌上众人心头。

    足足在屋顶逡巡了几秒钟,猴子才终于下定决心,纵身一跃,就抓住了那条PVC下水管,慢慢向下滑去。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只家猫抱在下水管上,抱得紧紧的。

    如果不是事先有心理准备,任谁在半夜见到这一幕,都不会有什么怀疑的。

    一只猫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谷

    帅死死将这东西套在自己的瞄准镜中,手指牢牢压在麻醉枪扳机上,却迟迟没有扣下去。这

    种距离,几乎已经到了最佳射程的上限,又是这样的能见度,谷帅枪里只有一枚麻醉镖,一击不中,估计那东西不会给他第二次开枪的机会,立马就会逃之夭夭。当

    然他从动物园那里搞到的不止一枚麻醉镖,关键他没时间换装第二支麻醉镖。那

    东西是如此的机警。必

    须确保一击命中。不

    然,这么多天的调查和精心准备,就全都浪费了。抓

    不到这东西,理论上也就抓不到躲在背后的法师,法师一旦走脱,没有任何证据,压根就没办法对朱海潮采取措施。

    这种案子,原本就是一环扣一环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疏漏,都会导致案件变成悬案。等

    它再下来一点。希

    望这东西不要察觉窗台上,阳台上涂抹的那些胶水和荧光粉。

    只要它的爪子或者身体沾染到这些胶水或者荧光粉,就算麻醉枪没有击中,也还有补救的机会。在夜视瞄准仪的镜头下,身上沾染了荧光粉的任何物品,都很难逃脱追踪。

    小猴子一点点下来了,还是很警惕,下一段距离就停下来东张西望一番,仿佛真是智慧生物一般。

    不过事实证明,这东西只是看上去像智慧生物,本质上,还是普通的灵长类动物。在

    没有察觉到异常之后,从PVC下水管上纵身一跃,就跳上了窗台。

    那是韩英卧室的窗户。它

    似乎很清楚,这一次行动的目标是韩英,不是韩小山。韩

    小山还在医院,屋子里他的气息不是那么浓郁。

    “好!”站

    在谷帅身边的李作勇副总队长禁不住低呼了一声。

    整个窗台上,窗棂上都涂抹了胶水和荧光粉,那东西不跳上去就算了,一跳上去,肯定中招。朝

    向七号楼的这边,总共是两间卧室,四个人全都挤在一个窗前,无论怎么布置,都很难遮掩得住,毕竟有八只眼睛要同时朝外看。

    所以这间卧室里,是李作勇和谷帅在一起,隔壁卧室中,则是卫博教授和王为。这

    么安排也是有道理的。谷

    帅这一组是主攻手,所以安排李作勇和他在一起。李作勇也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升上来的,真正的身经百战,经验极其丰富。

    而卫博教授和王为那一组,则是候补,相对来说,实战经验稍差一些也不要紧。在

    小猴子跳上窗台的瞬间,可以明显感觉到,它有刹那间的愣怔,胶水和荧光粉虽然无色无味,黑夜中看不出端倪,一旦沾染上了,自然能感觉得到。如

    果它当真拥有人类智慧的话,这一刻,肯定会在心中大呼一声“上当”了。就

    在此时,谷帅果断扣下了扳机。目

    标固定不动,当然是最佳时机了。

    “噗——”一

    声轻响,麻醉镖从枪膛里疾飞而出,直奔十几米外窗台上的小猴子而去。但

    不管事先准备得多么充分,布置得多么精心,也还是没办法确保百分之百的效果,事到临头,总是会有意外发生。

    在麻醉镖出膛的瞬间,小猴子动了。

    这东西像是察觉到了某种危险,从窗台上一跃而起,扑向三十厘米外的下水管道。或

    许,这只是出于它的本能,一旦发现情况有异,立即逃走。只

    不过时间上实在太巧合了,就在它跃起过后,飞射而来的麻醉镖同它的身子擦肩而过,“啪”地一声,射在了窗户上。

    竟然失手了!麻

    醉镖撞击窗户的声音其实并不如何响亮,静夜之中,却听得每一个人都惊心动魄。

    可能因为爪子上沾了胶水的缘故,小猴子并没有准确地抓到下水管道,离下水管道还有几公分的时候,跳跃的力气就已经用尽了。一

    阵惊慌的“吱吱”叫声中,小猴子的身躯从十几米高处直掉下去。

    与此同时,隔壁卧室房门被打开,一条人影旋风般冲了出去,单手一撑,就从一米多高的阳台上一跃而出,动作一气呵成,再没有半点迟滞。

    正是王为。

    这一刻,站在他身后的卫博教授是真的看得有点目瞪口呆。

    身手敏捷,战斗力强悍的刑警,他不是没见过,但反应敏捷到王为这种程度的,还真的非常罕见。几乎是枪声一响,卫博教授还在紧张地等待着射击结果的时候,王为就已经拉开门冲出去了。这

    倒也是卫博教授高估了王为。

    王为其实一直都在等待隔壁枪响。

    枪声就是命令。谷

    帅一枪射出,不管中不中,王为都会第一时间往外冲。

    中了,麻醉剂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起作用,王为得冲出去追踪那东西。没中,那东西受惊逃走,更是要第一时间追出去,免得它逃之夭夭。

    射击的结果,还真有点出乎王为的意料。没

    中是没中,那东西却也已经从四楼摔了下来,摔进了楼下的花坛之中。花

    坛内种植着一些绿化灌木。

    王为很清楚,要是一个人从四楼摔下来,那不死也要重伤,但对于体型很小的野生猴子类动物来说,从十几米高处摔下来,而且是摔在灌木丛中,可就不一定会摔死了。所

    以他的右手握着那支麻醉镖,左手上则早已结结实实的缠了好几层布条,将整个手掌乃至手腕部位,都包裹得严严实实。那

    东西虽然不是小鬼,爪子上却淬着剧毒,就这么冲上去抓它,王为必须得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哪怕王所武功再高,身手再好,也不敢以身试毒。一

    般有野外徒步经验的人都知道,裤腿必须扎结实,还要扎厚一点,为的是防毒蛇咬伤。用

    布条将自己的手掌裹起来,也是这个意思。在

    王为冲出卧室之时,谷帅也铁青着脸,用最快的速度给麻醉枪枪膛里装填第二发麻醉镖。说

    时迟那时快,谷帅的第二发麻醉镖还没有装好,王为已经三步并两步冲到了花坛之前。

    只听得“吱”地一声尖叫,低矮的灌木丛中,一道小小的黑影激射而出,闪电般向王为一把抓过去。正

    是那小鬼!“

    小心……”紧

    随其后出门,还没越过阳台的卫博教授急急叫道,脸色倏忽间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