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正文卷 第九五三章98

正文卷 第九五三章98

    白衣郎君说到:“军师之意甚是不妥。”

    “奥。”

    “俗话说,逝者为大,入土为安,出殡延误,对逝者不敬亦。因此,今日出殡,最为适宜。”

    一枝花冷哼一声,他意图便是即刻出宫,如此,应了自己的分析。如此,绝不能随他们意了。说到:“要按习俗,理应七日,你这样草率,才是对逝者的不敬。”

    白衣郎君微微一笑说到:“军师所言有理。不过,军师有所不知,那种情况是对正常逝者所行之礼,而对意外逝者则不易,久了,尸身急速溃烂,如此,不能有一个完整的尸体入殓,这是对逝者大大的不敬。”

    再是理由充足,一枝花就是狡辩,目的,一定拖延时间,如此,才可揭开他们的阴谋,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若是放弃此等机会,就会留下后患,甚至放虎归山。

    “不急,此时已冬月,尸身足可三日留,待查清事实后再行入土,那时,万事大吉呀。”

    是呀,对她而言,自然是万事大吉,对自己而言,则是全军覆没。看来,她是铁了心要拖延时间,如此,岂能让她得逞,要是不把安禄山请出,是没办法让她改变主意了。

    “军师执意如此,我不得不,请皇上给我做主了。”

    一枝花明白,安禄山对这小子甚是认同,要是让他把自己参一本,定会让他得到满意的答案让他起棺入殓。不行,得把他们的情况说与安禄山,以免造成放虎归山的事实。较劲说到:“好啊,不如咱们一起走,去见皇上。”

    白衣郎君毫不客气的说,好。

    安禄山正为郭子仪的死因苦思冥想,但是没有一丝头绪。见军师白衣郎君匆匆赶来,一定是有了眉目。

    “你们这般,看来事态紧急,说说,什么事儿。”

    白衣郎君怎么的也把充足的理由说个底朝天,刚一开口,一枝花岂能让他得了先机也开了口。

    安禄山对郭子仪中毒之事甚为关心,听到御医的说词,让自己匪夷所思。无法可解之毒,是从何方而来?这些人都是武林好手,一点点毒,对他们而言,根本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他们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中毒了。

    看他们样子,各有说词,而且意见不同,不知道,谁会说出自己所要的答案。要军师说,得到的答案应该不理想,要白衣郎君说,此人归顺自己甚短,不可能说出事实的。犹豫一时说到:“白公子,你说何事?”

    白衣郎君万分高兴,没想到,他会先问自己。回答说到:“请我皇给我做主。”

    安禄山惊讶,莫不是查出真凶了?“快说。”

    白衣郎君直言不讳:“军师欺负人。”

    安禄山奥一声失望的说,有意思。说来听听。

    说了理由,安禄山觉得有理说到:“军师,这是何故呀!”

    “我觉得此事蹊跷,另有隐情。”

    “奥,说详细点。”

    “其一,这伙人武艺精湛,区区毒液,怎能奈何他们?”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