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动漫 > 作者:残砚 第三十七章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作者:残砚 第三十七章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紧张的气氛缓缓的消散开来,拉斐尔继续做着先前未完成的事情,将那些雪兽一一纳入巴尔奇克位面之中,到这时候他反倒不着急了,让这些人去探探路也不错。如果需要自己搭把手,拉斐尔也不介意出手帮她们一把。

    另一边,白星议会的众人汇聚在其中一个石柱之前,蒂凡妮等人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书信上所能够表达的东西毕竟不够完整,还是需要言语才能够更好的将事情完整的陈述出来。

    众人在先前就已经对那头被压制住的巨龙颇感兴趣,在听到是拉斐尔一个人将他给轻易制伏下来,每个人越发觉得先前对拉斐尔的评价还是有些低了,这个人总是在不停地打破她们对他的想法。

    极限这两个字似乎根本就无法用在他的身上,让先前提出不同想法的议会成员都感觉到了压力,如果这场战斗真的打响,双方必然会陷入一种敌对的状态。要是再让他龙回大海,虎归山林,那后果她们已经不愿意思考下去了。

    再者说,如果星之王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们又会落入什么样子的境地之中?这个想法刚爬上她们被宝藏冲刷过的大脑时,她们额头之上的汗水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那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要是星之王因此限制了占星女巫在占星术法之上的使用,那么就算真的得到一个半神的传承,那无疑还是非常不划算的一件事情。奥托雷帝国要是得到了一点点风声,她们的下场又会如何?

    想明白其中关键的议会成员纷纷都对安吉莉亚朱莉双月点了点头,大家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全都一笑而过。这种事情她们将会内部消化,不会在过口。

    “你是说触碰石柱之后,又立起一根石柱?”安吉莉亚朱莉双月一双漂亮的眼睛望向了蒂凡妮,这次蒂凡妮确实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做的十分漂亮。这些事情会在以后成为很重要的族长任命参考。

    虽说蒂凡妮经过星辰呼应已经让她十拿九稳了,但安吉莉亚朱莉双月还是觉得应该把那一给补全。当初的她在族长候选人的考核之中就是注重了这点,成为了最后的赢家。所以她不希望蒂凡妮如当初落败给自己的其他家族成员那般,失了良机。

    她对于自己的这个女人寄予厚望,自然希望能够将她未来的道路铺平,让她走的更安稳一些。父母的爱就是这般,默默奉献,润物细无声。

    “是的,大人。先前拉斐尔先生就是触碰了那些雪兽所守护的石柱才让那巨龙石柱升起的。”虽然她们是母女,但是在这种场合之中,没有母女,只有上下级的关系。蒂凡妮挺直了自己的身躯,衬托出自己已经有些发育起来的胸脯,语气认真严肃。

    “大家有什么想法,说吧。”安吉莉亚朱莉双月稍稍思考片刻,将目光放向身后的众人身上。

    “可以试试看,大人。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人在此,即便出现一些凶兽我们也能够进行应对。”一个年纪见长的占星女巫出声说着,其他人闻言纷纷都表示了认同。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行。那我们就来试试看。”说着,作为众人之中最强者的安吉莉亚朱莉双月缓步走到石柱之前,将一只柔荑放在了石柱之上。随着她的动作,在场的白星议会成员纷纷将星牌拿在了手中,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

    第二根石柱之中都已经出现了一条巨龙,第三根石柱会出现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弱手,这是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安吉莉亚朱莉双月也显得十分警惕,一张张星牌悬浮在她的身后准备随时发起反击。

    即便是拉斐尔在这个时刻都悄然将目光放在了她们的身上,这种事情总是非常牵动人心的。即便是拉斐尔都无法豁免,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寻常宝藏而是一个半神的传承啊。

    用一种比较言简意赅的说法,这是一条通神的道路。即便在最后无法成为真神,那半神是跑不了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将自己的名字留在那座高不可及的万神殿之中的。半神虽然被真神所不耻,但那也是一种选择不是吗?

    良久,还是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产生。所有人纷纷都眉头紧皱,显然并不清楚其中的关键。一个个白星议会的成员开始交替将手掌放在了石柱之上,还是一丢丢的反应都没有产生。这让众人纷纷都兴起了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如此开启的想法。

    “哈哈……”那头巨龙见到这些家伙一个个试过去的模样,不禁被逗乐了,为此都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或者说,痛着痛着就没感觉了……

    巨龙可不懂的什么叫做偷着乐,他们特有的大嗓门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够清楚的听个明白。

    所有占星女巫纷纷都将目光放到了巨龙的身上,怒目而视起来。这头巨龙已经被擒获了下来,居然还敢这么的不老实。

    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可不会因为这些占星女巫的视线而感到不安,相反,他还将自己的龙眼瞪得老大,似乎想要来显示自己的威严,只是他身上的这些缚龙索极大的削弱了他的气势,相反还显得有些滑稽起来。

    虽然这批家伙之中其中也有一些比较厉害的家伙,但那还不至于让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大人感到害怕。而随着这些越发不善的视线,埃利奥特黑兹利特显得更加放肆起来,嘲笑声不断。面对这种挑衅,即便是一个好脾气都要忍不住动手了。

    “巨龙,闭上你的嘴巴!”虽然安吉莉亚朱莉双月她们并不懂得龙语,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方法是共同的。例如通过揍人,让这些家伙的嘴巴闭上!这些占星女巫本来就因为解开石柱之秘不顺而感到不快了,这头蠢龙居然还敢在这种时候跳,完全就是自己往人家的枪口上撞。

    一个个的占星术法打在埃利奥特黑兹利特的身上,让他本来忘却的痛感再次连接上自己的神经。

    “哦,哦,你们这些该死的女人。不要让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大人脱困,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尝试惹怒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大人会有什么后果!”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被打得怒吼连连起来,甚至将缚龙索的束缚空间都给撑大了。

    “请诸位息怒,这头巨龙嘴巴是欠了一点。”拉斐尔将缚龙索一紧,然后出来打了个圆场。这头巨龙他还有用,要是被这些占星女巫就这么给打死了,那就真的是太吃亏了。

    拉斐尔言语一出,这些占星女巫纷纷都有些不够解气的停了手。拉斐尔的人情还是要卖的,毕竟在场的众人都希望先前的剑拔弩张能够随着时间而被遗忘。

    “哼哼~”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虽然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但是却显得很是不服。如果不是身上这些该死的锁链,他早就一口龙息让这些女人归西了。

    不过在见到拉斐尔缓步走来,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又换上了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拉斐尔现在掌握着他的小命,他可不敢开罪拉斐尔。那些占星女巫虽然往他身上丢了一些占星术法,但功效也就那样。远远比不上那头趴在缚龙索之上的巨龙给他的威胁来得大。

    拉斐尔将束缚住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嘴巴的缚龙索给松了开来,“为什么那些占星女巫无法推进这个布局?难道是因为你从中作梗?”拉斐尔略显疑惑的看向了他,先前他触碰柱子的时候可是即时触发的。

    “当然不是了,我要是有这样子的能力那也不会给幻影伯爵卡尔莫斯困在这个地方那么长的时间了。”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赶忙跟这些事情撇开关系,虽然他并不清楚拉斐尔跟这些占星女巫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拉斐尔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准没错!

    “那是因为什么,难道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还设下了什么条件不成?”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这么一回答,反而让拉斐尔疑惑顿生。

    “大人您忘记这些设置都是以什么为目的了吗?”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虽然很想大声的嘲笑拉斐尔的愚蠢,不过口头上却显得毕恭毕敬起来。

    “寻找传承者,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石柱必须由我亲自触碰才能够发挥作用?”拉斐尔听到这话,顿时想透了其中的关键。

    “我个人是这么猜测的,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这老头鬼精得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重大的纰漏?所以我刚刚才在嘲笑那些女人的不自量力,如果是个生物都能够打开这些布置,那还算是什么考验?我看也只有大人才能够解开这老头所设下的这些考验了。”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这副嘴脸的转换速度简直快的惊人,跟先前的表现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拉斐尔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表态了,真的当这块馅饼砸到自己脑袋上的时候,拉斐尔的心情也微微有些多元化起来。说句实在的,他并不想要因为一个半神传承跟冰雪国度闹得不愉快,以长远的收益来说,这个东西割舍给冰雪国度自己才能够有更大的收益。

    但事情总是不按照心中的剧本来发展,拉斐尔也微微有些无奈起来。拉斐尔跟埃利奥特黑兹利特的谈话自然避不开这些占星女巫,只可惜她们之中没有人懂得龙语,整的是一个鸭子听雷。

    “大人,我觉得你应该解开我身上的束缚。跟这些女人相比,我肯定能够为您提供更多的帮助。再怎么说我都是曾经见过那个老头子的龙,说不定能够在关键的时候给您一些提点让您脱离困境也说不定呢。就算大人您想要把这些女人送上您的床上,我可以为您代劳,保证您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说完,丝毫不忘说服一下拉斐尔。

    “巨龙,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你不是我第一个接触过的巨龙,老实一点,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考虑一下我先前跟你说的事情,这会是你的出路。”拉斐尔瞄了他一眼,然后缚龙索重新将他的嘴巴再次捆了起来。

    埃利奥特黑兹利特显得很是无奈,遇到了这么一个油米不进的家伙,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恼的趴在了地上,闷闷的不在说话。

    一人一龙在结束对话之后,拉斐尔就向着占星女巫走了过去。

    “安吉莉亚女士,能否让我来试试看呢?”拉斐尔将目光迎上了安吉莉亚朱莉双月。

    “当然,我们先前说过了。只要拉斐尔先生想要尝试,我们就不会拒绝的。即便这个传承最后的拥有属于你。”安吉莉亚朱莉双月没有迟疑,态度诚恳。这位双月家族的族长胸襟和远见比起许多帝国的掌权人都来得更加出众。

    拉斐尔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掌印在了石柱之上。

    “轰隆隆~”

    先前没有任何反应的石柱在拉斐尔手掌触碰上去的瞬间,立马发出了一阵阵动静不小的响动。整个石柱在微微的颤动着,接着就见在远处,又是一根石柱升腾而起。

    然后三根石柱纷纷光芒大作起来,光芒直冲云天,将整个山谷都给照亮了起来。索性这儿是人迹罕至的北地,否则单单是这道光柱就足以吸引很多人的注意了。一缕缕的暗灰色雾气自石柱之上喷吐而出,山谷之中的云雾开始向内收缩,似乎正在进行某种不知名的循环。

    在场的众人都被这突然而然的变化弄得紧张了起来,这般诡异的变化将所有人的神经都挑动了起来。

    然后就听见迷雾之中传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叫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中挣脱出来了!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