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章风雨欲来

第3章风雨欲来

    肖晨来到城里,二两银子买了件女式青衫,用布包包好,迈步走出了店门。wWw.00ks.com

    刚才进城时,陈就一直感觉今天的锦州城不太对劲儿,街上巡逻的官差似乎比平时多了一倍,一个个表情严肃,默不作声,而城中更是看到了许多成群结队携带刀剑的江湖人士。要知道平常这泽水城可是一天都不见得有几个武林人士来的。

    昨天刚救了一个姑娘,今天就这样的异常,这些人都是来找家里那个姑娘的吗?这种事情没办法不让肖晨怀疑,如果真是找她,那事情就有麻烦了。

    肖晨来到前身平常摆摊的街口,和附近相熟的贩随意的打着招呼,装作不经意的闲聊,向他们打听着今天的异常,终在高升酒楼门口卖松子糕的贩那里得到消息。

    据北面金州的一个纯女子组成的大型门派白云山的弟子外出历练,在一处武林前辈隐居坐化之地寻得前辈传承获得天级中品武学秘籍,准备返程上交师门,却被同门出卖,遭魔门暗算,负伤逃遁,而逃跑方向必经泽水城。而这些武林人士都是抱着相同目的而来。神功秘籍,人人动心,已经引得不少江湖上不少门派和散修趋之若鹜,向着泽水城奔来。

    肖晨听的心惊肉跳的,这算是捡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比江湖仇杀更可怕,要知道,秘籍等级分为神,圣,天,地,玄,黄,凡七个等级,分别对应着武者修炼的七个阶段,引气锻体,导气冲脉,练气成液(后天),练液成罡(先天),不朽金丹,天人合一,破碎虚空。秘籍的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秘籍的品级是修炼速度和威力的最直观表现。

    神级的秘籍已经千年不曾现世,传中是直达破碎虚空的绝秘技。而闻名于世的秘籍中,圣级秘籍一直被级门派把持着,据姜国中州的级门派弘化禅院就有一本圣级下品的《摩诃萨护法真经》,修佛门大智慧,可修成佛门舍利,能达天人合一之境,乃普贤禅院传承至宝,只有每代禅主才可以参悟修习,之所以位列下品,不是因为威力不够大,而是此功修习进度缓慢,极难大成。天级中品的秘籍已是难能可贵,已经能够作为一个大型门派的立派之基,修炼到不朽金丹境界,成为一方豪强。

    事情有出乎意料的严重了,出了城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家,一边查看着那天救人路上是否有留下什么痕迹,一路向家里走去,确定了路上没有血迹,也没有遗留下的任何线索后,方才走进了院门。

    敲敲房门进入房间后,肖晨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女人,无法抑制心中的担忧与慌乱。

    “姑娘,衣服给你买回来了,只是肖某有一个疑问,事关咱们两人的身家性命,还望姑娘如实相告。”

    肖晨见这姑娘不言不语,依然面无表情,顿了顿,方才继续道:“刚才我进城时看到街上突然多了不少武林人士,相熟之人告诉我,白云山弟子发现武林前辈传承,受魔门暗算,携带天级秘籍,负伤逃遁,不知……”

    女子闻言,颤抖了下身子,扭头看了肖晨一眼,便不再有任何动静,愣愣的望着房。

    一阵漫长沉默之后,即使女子没有开口,肖晨也已经猜到了结果,叹息一声,事情终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姑娘还请将经过如实相告,我好想办法,看如何才能躲过此劫。”肖晨心里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好人当不得啊,千算万算,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

    那姑娘闻言,再次看了肖晨一眼,却始终不言不语,那冷漠的态度,让肖晨一阵心头火起,“这位姑娘,我知道你被同门出卖后,谁都不敢相信,但咱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现在这种情况,迟早有人找上门来,麻烦你想清楚一!要么你现在就把情况如实相告,大家一起想办法!要么你立刻从我家滚出去,你自己死就死了别连累了旁人!”

    都这个时候了,这姑娘还一句话都不,眼看就要大难临头,肖晨哪有功夫顾及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的感受,不心卷进了这个漩涡,处理不好必将受到牵连,如何能够不着急上火。

    又是一阵沉默,房间里只剩下肖晨沉重的呼吸声。女子那双黑玉般的眼睛始终静静的注视着房。

    就在肖晨快要忍不住爆发的时候,这位姑娘终于开口,声音软糯,远没有外表的冷漠,但此刻,肖晨却根本无心去欣赏。

    “我叫范玥怡,是金州白云山掌门二弟子,这次,我奉掌门口谕,和两个师妹一起到南方林州历练,顺便拜访林州的武林前辈,在林州历练的过程中,侥幸发现了一处前辈高人隐居之地,并找到了前辈所留下的地级上品特殊属性功法《长春功》。”

    “回程途中与魔门补天道妖人相遇,不幸和两位师妹失散,寻找许久之后,才在一处魔门据救出了上官师妹,周师妹却没等我赶到就已经香消玉殒……”

    “为了躲避魔门的追击,我和上官师妹只敢在荒山野林中赶路,魔门却一直能找到我们的位置,紧追不舍,无法甩脱,三天后被包围,无路可逃时,我才得知,被擒后上官师妹贪生怕死,早已投靠了魔门,出了《长春功》亲手杀死了周师妹换取性命,我拼死突围,才逃得一条性命……”

    范玥怡完后,似是用尽了身上的力气,将脸扭到一边,闭上了眼睛。对一个初出江湖的女孩子来,被信任的人出卖,对她的打击可谓不。

    肖晨坐在桌旁,右手食指不时敲击着桌面,后面的事情,即使女子不,肖晨也能猜到。

    “你是哪个层次的武者,现在还能发挥几成的实力?”

    “练气成液前期,内伤严重,无法动用内力,只比普通人强些。”

    好吧,这姑娘现在也就比肖晨稍微强。就那伤胳膊瘸腿的模样,强也强的有限,跑起来,还指不定谁比较快呢。

    “有几人见过你的容貌?”

    “除了围堵我的那几个魔门妖人,没有人见过。”范玥怡完,似不愿再开口,又开始愣愣的看着房。

    脑海中慢慢思考着对策,秘籍品阶倒是不用怀疑,昨晚上看时开篇就写清楚了,但地级上品被传成天级中品,也不知道是有心人散播的消息,还是以讹传讹。

    不过,不论秘籍是什么品级,这都是黄泥掉裤裆的破事儿,就算交出秘籍来,也是无用,三人成虎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至于这姑娘有没有假话,这倒是不用怀疑,肖晨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时候,形形色色什么人没见过,这姑娘明显是个初出江湖的雏。细想了下,救人前后的过程,该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只要不主动暴露,就算有人怀疑人还在泽水城,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是无事,自己从在这里长大,身份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保护。想通了这节,肖晨反而不着急了。

    捡起了地上的碎衣衫收拾好,转身关了门。现在正是晌午百姓做饭的时间,肖晨燃了厨房里的灶台,一把火把这些东西烧了个干净,顺带的做了两个菜,将早上的粥热了热,平民百姓家没什么好调料,两个菜也就是撒了青盐。

    端上饭菜返回屋中时,范玥怡已经穿戴整齐,坐在桌边,肖晨看她那身侧垂放着的右手,紧紧抿着的嘴唇和不时颤抖的左手,也知道这姑娘穿衣着实费了大力气,这伤要搁自己身上,还不得疼的死去活来。

    “你先吃饭,把剑和东西都给我,我处理一下。”

    “拿了我的剑你也打不过我。”范玥怡着,左手又摸到了剑柄上。

    肖晨顿时让气乐了,合着这傻妞心里还防备着自己呢。

    “就你这模样拿把剑,谁进来一看都知道有问题,我范大女侠,你能不能稍微动动脑子,把剑和东西给我,我给你沉井里去,等你好了,自己下去捞。”

    范玥怡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缓缓从怀中掏出了秘籍,放在剑上,一起推向了肖晨。

    肖晨接过东西,用细绳将秘籍捆在剑柄上,直接丢到了井里。锦州靠近大海,水源丰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口井,不会惹人怀疑。

    要肖晨对秘籍没有一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有了秘籍,也得能看懂才行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懂得。

    换了身破旧衣衫,出门来到村里相熟的幺妹子家,花了几十文钱,买了两身农家女子的旧衣衫,言是远亲前来探望,没了换洗衣物。村里人淳朴,幺妹子也不疑有它。

    剩下最大的麻烦,也就是范大女侠的身份不好处理了。

    肖晨还没走到家中,就在村中碰到了二柱母亲王氏,提了一篮子红鸡蛋,挨家挨户的敲门,一人送上一颗。

    “晨儿莫走,先来吃上一颗红鸡蛋沾沾喜气,刚出锅,还热乎着呢。”

    肖晨看着红鸡蛋才恍然间意识到,怕是二柱那憨子要娶妻了,都傻人有傻福,也不知娶的是哪一家的姑娘。

    “王大娘,不知二柱大婚是定在几时?”

    “就定在后天呢,先生择了八字,是大好的日子。”

    闲聊两句后,肖晨告辞离开,关于范大女侠的身份问题也有了一些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