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4章成婚

第4章成婚

    回到家中,肖晨看着盘腿坐在床上,身材妖娆婀娜,脸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暗叹了一声:“要是长得稍微好看那么一些,自己也不至于如此纠结了。wWw.00ks.com”

    良久之后,范玥怡似是运功疗伤完毕,睁开了眼眸。

    坐在桌旁,肖晨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良久方才轻咳一声,见引起了范玥怡的注意,便道:“范姑娘,依眼下的情况来看,那些搜寻你的江湖人士,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离开,而且,你在泽水城消失,他们必会轮番查探,现在就逃离的话,肯定是自投罗网,在下有一个不算主意的主意,可保全咱们两人的性命,也可给姑娘疗伤,留下充足的时间,但是需要姑娘的配合一下。”

    肖晨望着身边一身大红的范玥怡和隔壁酒桌上同样一身大红的二柱两口,肖晨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没想到两世第一次成婚,是在这种情况下。

    前天将主意出来后,这个傻妞什么也不同意,好歹,又是陈述厉害关系,又是声泪俱下的装可怜,只假成亲,过段时间风头过了,她养好伤,爱去哪去哪,嘴皮都快磨成蒜皮了,这妞方才了下头,也亏得她涉世未深,没什么心机,不然以肖晨那自己都觉得十分拙劣的演技,还真就搞不定。

    现在局势如此混乱,这种情况下,肖晨想要给她安排一个合理的身份,只有剑走偏锋才行。

    前天下午,趁着天没黑,肖晨跑到城里买了条鱼,给村里管着户籍的肖大爷送去,唠了通家长里短,祖上不知多远的亲戚关系,才在村里自家户籍上添上了她的名字,当然只是个化名,叫卫贞贞。

    肖晨承认他盗用了扬州包子姐姐的名字,谁叫他实在没有起名字的天赋,不过一个农家女子,用那些高大上的名字反而有些不合适。

    第二天,肖晨就找到二柱家,给了二柱娘王氏二十两银子,让其帮着多担待一,把二柱的婚礼和自己的放一起办了。至于王二柱和他爹王大叔,两个老实的憨直汉子,总共也没了几句话,完全是王大娘了算。

    贫苦人家成婚,没那么多的讲究,送了彩礼,定了日子,穿上身大红的新衣,胸前别朵红花,拜个高堂,在村里摆上几桌,请村里人吃块儿肉,喝酒,这婚事也就算成了。肖晨这个更省事,王大娘给找了个媒婆子,吆喝了两声,拜了天地,也就入了席。

    “晨,晨哥,咱兄弟俩一起,成婚,这是缘分啊,来,咱,咱,咱俩喝上一碗。”天都没黑呢,二柱就已经喝的舌头都大了,这憨货,新婚之夜是准备喝的不省人事吗?望着旁边手足无措的二柱媳妇儿,和她笑着了头,这丫头叫杏儿,是北面柳河村的,今年才十五岁。

    见实在躲不过,肖晨就和二柱碰了一碗,忙叫满面红光乐得找不着北的王大叔和杏儿一起将二柱扶回了家,让这傻子这么喝下去可不行,容易喝坏了身子。

    村子里什么事儿都传的快,谁都知道村口的晨儿娶了媳妇儿,叫贞贞。一群热情的七大姑八大姨围在范玥怡身边,搞得范玥怡手忙脚乱,明显应付不来,只得低头当起了鸵鸟。

    这两天,范玥怡恢复的不错,虽然内伤依旧严重,但外伤在金疮药的帮助下伤口已经结了痂,腿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已经能够下床慢慢行走,虽颇有不便,不能出力就是了。

    其间换了两次药,过程有多曲折就不提了,关键是肖晨又挨了一巴掌,练武之人手劲儿大,这两天肖晨老觉得右边脸比左边脸大了一圈儿,想起来都是一肚子火。不过谁让肖晨手欠呢,上药时摸了人姑娘大腿一把。要不是手边没有剑,指不定直接就又架肖晨脖子上了。

    相处了两天,肖晨发现这姑娘其实性子活泼,还是挺可爱的,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憨劲儿,远没有刚开始的冷漠,想想也可以理解,任谁刚刚遭遇了那种事,无依无靠,对谁都得防着,怎么能不冷漠。

    眼见着几个大叔又端着酒碗朝着这边走来,肖晨就眼角直抽抽,虽这酒也就比啤酒度数稍微高那么一,但猛虎盖不住狼群,好汉架不住人多啊,刚过晌午就已经开席了,少肚子里也已经灌下去两坛子酒,照这么搞下去,一会儿喝多了指不定还不如二柱呢。

    抬头看看天色渐暗,当即站起身来,举起酒碗高声道:“乡亲们,今天子有幸娶了卫贞贞,心里很是高兴,漂亮话我不会,但今天,大家吃好!喝好!子和贞贞就先进洞房了,大家干了!”

    邻里邻居传来一阵叫好声和善意的笑声,眼见着刚才几个大叔已经喝完了碗里的酒,没再往前走,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带着范玥怡向家里走去。

    刚转进自家院墙,范玥怡就是一阵呲牙咧嘴,站都站不稳,肖晨见状,连忙搀着她进了屋。

    这姑娘还真够能忍的,一般人带伤上阵早忍不住了,典型的外柔内刚。

    “肩上的伤口裂开了,帮我再包一下。”哭丧着脸,范玥怡背过了身子,解开了衣领上的扣子。

    肖晨帮忙脱掉了喜服,看着伤口渗出的血迹,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被那群七大姑八大姨拉拉扯扯的伤到了。

    只剩一件肚兜时,尽管已经换了两次药,范玥怡还是娇羞不已,又把脸扭到了别处。

    肖晨解开缠着绷带的伤口,重新撒了些金疮药,又给缠上了。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卫生,伤口容易发炎,但又不能一直换绷带,今天,村里已经来过两波武林人士了,村长也让叫去问了好几次话,幸亏当时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痕迹,而范玥怡的身份也只是爷爷在世时给定下的娃娃亲,现在还是心一的好。

    “这个伤口会留疤吧。”范玥怡眼泪汪汪的看着狰狞的伤口,自怜自哀,像只可怜的狗。

    哪个女人能不爱美,就算长得再丑的女人,也不希望自己满身的伤疤。“放心吧,就算有疤,我也会给你治好的。”想起系统药品里的各种神奇药物,肖晨语气非常肯定。

    看着这武力值破百的妞,还需要自己这个战五渣安慰,肖晨瞬间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刨去武功不,你丫年纪也比我大很多好不好。

    “以后我就叫你贞贞吧,毕竟人多眼杂,以前的名字就暂时不要用了,别一不心露馅儿了,你对我也得换个称呼了。”

    “那我叫你什么呢?”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声相公,反正……哎哟……”肖晨痛嚎一声,这掐软肉的功夫,看来不管哪个世界的女人都可以无师自通,用到出神入化。这手劲儿,不用看都知道绝对青了,真是要人老命。

    洗了下手,换好了火炭。肖晨脱了外衣就往床上钻,瞬间惊到了床上的范玥怡。“你干什么!别过来,不然我可动手了!”本来还坐在床正中,现在一下就窜到了床后沿,背靠着墙上的布衬,左手紧紧抓着被子的一角。

    “拜托,上床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你难道还期望我和你真做什么啊~”肖晨摊开手,无辜的看着对方。

    “前两天你不是在凳子上睡的好好的么,干嘛要睡床上,不许上来,你睡床,我睡哪!”

    “要演就要演的像那么回事,前两天那是没成亲呢,现在都已经拜了堂了,我再睡凳子,你觉得让人撞见了的过去么?”肖晨用理所当然的语气着胡编乱造的理由。

    范玥怡满脸的犹豫,黑宝石般的眼睛躲躲闪闪,不知如何回答,肖晨趁机钻上了床,溜进了被子里,心里各种得意。

    这傻妞,黑灯瞎火的,除非有人大晚上闯进来,不然谁能撞见他俩是不是睡一张床。睡那凳子每天醒来腰板儿都快折了,大半天动弹不得,谁爱睡谁睡去。

    “你,那你不准乱动,不准过了这条线!”着,范玥怡就在床上划了一条线,满脸的防备。

    看着这幼稚可爱的动作,肖晨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在你各种防备的时候,请先摸摸自己的脸,虽然糟糠可以垫饥,但我还远远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范玥怡闻言还真就摸了摸自己的脸。

    肖晨见状不由得捧腹大笑,这妞虽然不漂亮,可是傻乎乎还真够可爱的,这反应,明显是慢了半拍啊。

    “咚~”

    “哎哟,我的腰啊~”

    “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以貌取人的混蛋。”范玥怡愤愤的收回了左腿。

    肖晨一边揉着腰,一边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可爱是够可爱了,但武力值也太高了,要是没有受伤的时候,估摸着光这一脚自己就得去了半条老命。

    看着气鼓鼓的范玥怡,肖晨没来由的笑了,有这么个活宝在,以后的生活不会无聊了。

    哄了范玥怡半天,尽了好话,肖晨才再度爬上了床,不用去睡那冷硬的板凳。

    “贞贞?”

    “干嘛,我要睡觉。”

    听见范玥怡尤带不满的声音,肖晨心里乐不可支。

    “教我武功吧,不需要多么高深,只要告诉我穴位经脉和一些基础的东西就好。”

    “不要!”

    “为什么?”肖晨不解,只是一些经脉穴窍和基础知识,并不犯门派的忌讳吧。

    “本来就不过你,如果再打不过你,那我该怎么办。”

    听到范玥怡那认真的语气,肖晨顿时感觉满头的黑线,这傻妞是被自己刺激到了么?分明每次受伤的都是我好不好~

    算了算了,这种事情,慢慢来,反正经过今天这么一件事儿,也算是给这妞找了个合适的身份,只要计划不出什么纰漏,最迟明天就再也不会有人关注到这里,自己也就安全了,总有机会让这傻妞教自己。

    几百人的村随着夜色的降临渐渐寂静无声,白天的热闹不复存在,欢庆了一天的村民都进入了梦乡,只能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和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