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8章第一个新年

第8章第一个新年

    随着饮食的改善,身体产生精气的速度大幅增加,肖晨练功的速度又再度提升了起来。www.00Ks.com最近肖晨一直在练习如何一心二用,行走坐卧都保持内功的运行状态,让内功能随时随地都保持运行,等到夜晚即使是睡着也能自动的修炼。也亏得他精神力远比常人强大,修习的又是中正平和的道家内力,不然不是走火入魔,经脉错乱,就是直接精神分裂,变成个疯子。要知道即便是射雕中身具左右互搏之术,能够一心二用的郭靖郭大侠,也只能通过固定睡姿在睡着后缓缓引导内功运行。

    这段时间,肖晨的院显得格外的安静,也就二柱的母亲王大娘来过一趟,恰好肖晨和范玥怡正在屋里打闹,又被一脚踹到了腰上,这傻妞,完全不知道腰对男人的重要性,俗话的好男人腰不行,一切等于零。

    揉着酸痛的腰给王大娘开了门,王大娘看着肖晨明显消瘦了不少的身材和揉着腰的手,站在门口笑个不停。反复叮嘱肖晨虽然新婚燕尔可以理解,但一定要注意身体,年轻人不敢操劳过度,以后日子还长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隐晦的提醒肖晨,纵欲过度是很严重的不良行为。

    直接就给肖晨这段时间不出门下了定义。肖晨哭笑不得,只能一个劲儿的应承着,以期王大娘能够早些撇过这个话题,没见范玥怡那个暴力妞已经羞得将头埋在了双峰之中,一声不吭了么?要是再下去,万一将这妞给刺激到了咋办,王大娘在还没事儿,一旦走了,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这种事情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总不能告诉王大娘最近他在练功吧,误解了也好,省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段时间没有出门的事。

    送走了热心的王大娘,肖晨显然没了继续练功的心思。本来没事儿做的时候逗逗范玥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刚刚暴力妞在王大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狠狠地被**了一番,自己再凑上去,明显是自讨苦吃,最重要的是,渐渐的恢复了一功力的范玥怡,下手越发的重了,虽然肖晨也已经开始习武,但也实在是经不住人家一记飞花弄影腿的巨力。

    无所事事的肖晨只得出了门,慢步向着城里走去,前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走在路上,脚底咯吱咯吱的响着,数九的天气,杨柳河里也早结了冰,一路上,不时还能看到一些沿河赏景赋诗的才子佳人,暗叹一声,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都有一群不怕冷的文艺青年,便自顾自的走了。

    来到城门口,看着进进出出,手机拎着大包包的人群,肖晨才恍然想起年关将近了。

    既然来了,那就采办一些东西吧,短时间里,肖晨也不准备再出门了。

    异世的第一个春节,什么也要纪念一下。本来一脸兴奋的肖晨看着来来往往面带笑容的人群,却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自己不在了,他们会很难过吧,真想再回家看看爸妈和姐姐,听听姐姐的唠叨,陪老爸喝上一盅,吃两口老妈做的菜,可惜回不去了啊。

    想着想着,肖晨眼角就有些湿润,自己还没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晨哥,晨哥,你也来城里买东西?哎?晨哥,你怎么哭了。”肖晨闻言回过神来,就看到了二柱的那张大脸。

    “没事儿,就是想起了亲人,心里难过。”肖晨擦了擦脸,语气有些没落的道。

    “晨哥,不用难过,我娘了,老人们去世的时候,其实最希望的就是子孙过的好,你现在媳妇儿都有了,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很高兴的。”二柱完,傻乎乎的挠了挠头。

    是啊,如果父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也会盼望自己过得好的。肖晨拍了拍脸振作精神,没想到自己英明一世,今天居然需要二柱这个憨货来安慰开导自己,而且很明显还开导成功了,心里不由有些不爽,完全是男人的自尊心受挫了的表情

    “二柱,话的时候别老挠头,心把自己挠成秃子,杏儿不要你了。”的在言语上打击报复了下二柱,发泄了心里的不爽,肖晨不待二柱回话,就拉着他一起进了城。

    鸡鸭鱼肉蛋,各种调料干果和零嘴,大包包的买了一堆,要不是有二柱这么个免费劳力在,这么多东西还真不太好拿。的感叹了下自己的英明,肖晨便拎起东西和二柱一起回了家。

    一路快步疾走,到家的时候,饶是肖晨已经开始练武的体格,也是累的够呛,坐在家里的凳子上,直喘粗气,半天不愿起身。

    稍微休息了下,就开始收拾整理买回来的大包包,分门别类的放在家中。

    “贞贞,你敢不敢下来伸手帮帮忙,丫的,坐久了心变成残废。”肖晨语带抱怨的发泄对范玥怡坐在床上看热闹的不满。

    坐在床上正看肖晨忙碌看的津津有味的范玥怡闻言,根本没有起身的打算,只是淡淡的来了一句:“我会不会坐成残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有天绝对会被我打成残废。”完还挑衅的挑了挑眉毛。

    我勒个去,这姑娘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威胁,嘴里嘟囔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好男不和女斗等等自我安慰的话,肖晨默默的转过了身,该干嘛干嘛去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除夕,肖晨带着范玥怡在门口放了炮竹,贴了对子,和左领右舍拜了个年,两人方才满脸喜气的回了家,看着一脸兴奋的范玥怡,肖晨就能够想象,在白云山那样的大门派里,范玥怡怕是从来没有这样过过年,那样的门派繁文缛节太多,过年不像过年,光是乱七八糟的仪式怕就将这傻姑娘愁了个够呛。

    肖晨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范玥怡多次尝试着想要帮忙,结果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姐却越帮越忙,差将厨房变成了火灾现场,搞得肖晨一直到天色漆黑才忙活完。

    两人在桌前相对而坐,满脸笑意的吃着年夜饭。

    从把范玥怡背回家中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两个月,就在前两天范玥怡的内伤也已经痊愈了,内功更是因祸得福前进了一大步,距离百脉俱通,练气成液后期也是相距不远。内伤好了以后,范玥怡已经将井里的东西捞了出来,每次看到肖晨,都是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分别的时候就快到了,肖晨心里想着,可能等下次见到她,她就已经贯通天地之桥,是练液成罡的先天境界大高手了吧。

    不断的给范玥怡夹着菜,回想着两个月时间里的滴滴,肖晨不由得有些感慨,这是来到异世的第一个春节,也是唯一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儿。要没有感情,那是假话,可惜她已经有了门派,而自己还年轻,也有必须完成的目标,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如果不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留下些浓墨重彩的痕迹,又怎么对得起自己。

    两个人终究是要分别的,不过,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未来的日子还长,总有相遇的时候,就算遇不到,肖晨也会去找她的。

    “贞贞,你准备回去了吗?”

    “嗯,伤已经好了,而且离开门派太久,必须回去了。”提到这个话题,范玥怡明显兴致不高,眼神中中有失落,有不舍,还有些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夹杂其中。

    起身装作去了趟厨房,拎了个篮子进来,肖晨对着默不作声埋头吃饭的范玥怡神神秘秘的道:“贞贞,今天有儿好东西,既然要分开了,就拿出来和你分享一下,回去记得要感激我。”

    “嗯?”范玥怡闻言颇为诧异,两个人睡觉都在一个床上,就这堪称家徒四壁的院儿,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

    肖晨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酒瓶,拿了只碗,给范玥怡倒了半瓶,清亮的酒水,散发着浓浓的花香,还有一丝淡淡的甜腥气息。

    “这就是你的好东西?香倒是挺香的,但怎么有一股子腥气?”

    肖晨闻言得意的道:“贞贞呐,这你就不懂了,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怕是在这世界上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你喝下去就能感觉到了。”

    范玥怡不疑有它,端起碗就喝了下去,一瞬间眼睛瞪得溜圆,不待分便闭目运转内力,半晌方才睁开眼睛,好奇的问道:“好神奇的功效,仅仅只是一碗,我的内力就有所增长,这是什么酒?”

    肖晨听了这话更是得意:“这酒叫五宝花蜜酒,是用五宝和各种花粉露水酿制而成,具有清心明目,提高内力的功效,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确实是好东西呢,不过,你的五宝是什么?”范悦怡很是好奇,五宝之称她可从未听过,也不知是哪五种宝物。

    “这种东西稍后再了,先过来咱俩再喝一些。”肖晨着仰头就干了手里的半瓶,连着瓶中的东西一起吞进了腹中,也不炼化酒里的药力,又从桌底掏出了一瓶,给范玥怡倒了一半。

    本来范玥怡见肖晨不提五宝的来历,心中还尤有狐疑,但看到肖晨如此暴殄天物,心中颇为心疼,赶紧端起酒碗喝了碗中的酒,省的给这败家孩子白白浪费了。

    酒到杯干,两人整整喝了十瓶,直到月上中天方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