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10章被打脸

第10章被打脸

    进阶到导气通脉阶段后,肖晨已经按耐不住心里的冲动,急切的想要踏上江湖路。Www.00kS.cOm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且,兑换更多对修炼有益的东西,也需要大量的银两,这些都需要走出门去才行。

    想到就做,肖晨简单收拾了下家里的东西,将过年采购的物品全都一股脑送给了二柱一家子。

    声称自己和贞贞回娘家去探亲,在王大娘的万般叮嘱之下,辞别了二柱一家,踏上了往北方去的路。

    姜国形式混乱,锦州地处整个大陆的东面,北方多为正道门派,而南方林州却属于魔门地盘,之所以选择北方其实不是因为魔门,而是因为北方的齐国,有一个传奇性的门派,十分中立,不入正道九大门派,也不算魔门三派六道,但其势力却高于不少其中的门派,这个门派还是范玥怡告诉肖晨的,门派的名字叫商门,以经商为生,选拔弟子首看经商的天赋。

    这样性质的门派,简直就是肖晨梦寐以求的地方。足以发挥自己的才能,还能让自己的系统拥有无限资源。

    才刚刚出门三天,肖晨就已经是后悔不迭,天气寒冷,野外连个野果都见不到,动物大都销声匿迹,在没有工具捕猎的情况下,整整啃了一路的干粮。上午时分,路过一个村庄后,才问明路径,进了盐城,吃上了出门以来的第一顿热乎饭。

    肖晨之所以没有骑马,第一是因为实在太贵,一匹骨瘦如柴的劣马居然要一百两银子,买完就倾家荡产了,第二,自己修炼轻功时间已经不短,但还没有好好试过用轻功赶路的滋味。

    吃完饭后肖晨买了一份地图,补足了干粮,方才继续上路。不是肖晨没有想过劫富济贫,而是只要是有钱人家里,多少都会聘请看家护院的武林人士,虽不是什么高手,但对于肖晨来,上去完全就是在送菜。

    仅仅这三天里,肖晨就见到了两次武林人士火拼,对比了下身手后,果断的叹了口气,悄悄转身离开,自家的身板儿,还不够人一刀砍的,毕竟自己不会任何的攻击性武学。

    出了城,肖晨又继续过起了野人的生活。

    经过十几天的赶路,肤色明显又黑了许多,但皮肤却更加细腻,就在前几天,在五宝花蜜酒的帮助下,顺利的打通了体内阳跷脉,只要再打通一条,就能够进阶导气冲脉中期。

    一路运转着狗腿功赶路,肖晨已经将这门凡级上品轻功修炼的炉火纯青,随心所欲,但是比之骏马奔驰的速度依然差的远,毕竟这只是最基础的轻功,而肖晨也只是冲脉境界的菜鸟。

    视线里远远的看到了一座城池,肖晨赶忙加快了脚步,想到城中的可口饭食,立时口舌生津,狗腿功也超水平发挥,在身后卷起一溜烟尘。

    看着城门上大大的“四合城”三个字,肖晨不禁想起了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还想着如何赚钱,如何拜入四合城边的大河派,如今想来,却是感叹这世界变化无常,如今的自己拥有武侠商店系统,知道了商门的存在,早已看不上大河派这样的门户。

    大河派坐落在四合城的北面,据占据了北面的整整一座山,如果有机会,肖晨定会去大河派看看,看看这个世界的门派是什么样子,毕竟就是前身也没有见识过门派的样子。

    进了城,问明了路径,肖晨径直来到了城中的福来客栈。

    “二,开间上房,再来一素两荤拿手菜。”肖晨张口吩咐了店二一声。

    店二回头吆喝了一声后厨,转身又问肖晨:“这位爷是在大厅就餐还是的给您送到房间?”

    肖晨进城已经看到了许多的武林人士来来往往,此时更是来到了走江湖的武林人士最为聚集的地方,实在是舍不得回房就餐,如今自己也算一个武林人士了,不妨在大厅里多听一些江湖上的消息。

    “大厅,就那里吧。”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空桌子,随手向二丢出两块儿碎银,肖晨抬腿就走了过去。

    “好嘞,大爷您稍等,菜马上就来。”二应了一声,转头忙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虽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但在大厅就餐的江湖人士还是不少。听着他们的高声谈笑,肖晨也了解到了不少最新的消息,对着桌上的饭食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吃了个干净,看着天色已暗,就准备叫二送自己回房间休息。

    这时前厅传开了一阵吵闹声,三个身穿统一门派服饰的男子正喝骂着店二,三人中,为首的是一个满脸傲气的青年,身后两人,一人身材瘦弱,年龄与傲气青年相差无几,一人面白无眉,则是已经中年,面相看起来颇为不善。

    “贱民!你没有房间就行了吗?没有就叫他们给我们腾出来!我们师兄是什么身份,能来你这里是你天大的福气!”三人当中,瘦弱男子一边骂着店二,一边用手指比划着,指着客栈中的客人,而傲气青年负手而立,似是不屑与二交谈。

    肖晨邻桌一个刚刚被指到的青衫汉子怒而起身,正准备上前理论,却被同桌的一位白衣男子拉住,声道:“别冲动,是大河派的。”

    汉子闻言愤愤的跺了下脚,又坐在了桌上,零散的江湖人士,除非武艺高强到一定程度,不然轻易是不会招惹这些门派中的人物的,特别是在别人的地头上。

    汉子起身的动作无疑已经暴露了他的不满,大河派的三人中,其中一个瘦弱男子望见了青衫汉子的动作,在其余两位同门耳边一阵耳语,三人一起向着大汉这桌走来。

    “兀那汉子,看样子你好像对我们大河派很有意见啊。”瘦弱男子一张口,就将门派挂在了嘴边,显然是准备以势压人,一副狗腿子的专业表情和语气。

    青衫汉子尚未答话,同桌的白衣男子就起身抱拳行了一礼,道:“各位大河派的高足,人这兄弟不知各位身份,冲撞了各位,人在这里先陪个不是,听到各位大侠刚才与二的对话,似是客栈房间不足,人愿将我们兄弟二人的房间让出,聊表歉意,还望各位大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这兄弟计较。”

    那领头的高傲青年撇了白衣青年一眼,冷笑一声,了句:“算你们识相,滚吧。”

    那青衫汉子霍然起身,额头上青筋暴起,显然已是怒极,却被白衣青年死死拉住,快步走出了客栈。

    “那个黑子,热闹看够了么?看够了就滚过来。”高傲青年看着肖晨,语气冷淡,显然对看热闹的肖晨没有任何好感。

    肖晨闻言不由一愣,左右看了看,后猛然发现不知何时大厅四周已经只剩自己一人。

    还未走上前去,那高傲青年就两步走到肖晨身边,一巴掌打在了肖晨的脸上:“聋子吗?没听见我在和你话吗?”

    肖晨被打的一个踉跄,满腹怒火,他妈的,两辈子加起来都没人敢打自己的耳光,今天居然让这个王八蛋打了。

    肖晨恨不得一刀把眼前这人劈成两半儿,无奈看那人出手就知道其武力非凡,更何况其身后两人也不是善茬,只得在袖中捏紧了拳头,又颓然松开,行了一礼道:“各位大侠,人先前看见各位仪表非凡,方才又不战而屈人之兵,心中感到万分敬佩,不由得看的发了呆,冒犯之处,还请各位大侠见谅,人看三位大侠尚缺一间房,人也愿将房间让予三位大侠,只求三位大侠不要与我这卑微民计较。”心中对这几个没事儿找事儿嚣张跋扈的王八蛋由衷的厌恶,可是形式比人强,只能着自己都想吐的马屁,一边在心里恶毒的诅咒着高傲青年克爹克妈,克死全家,五肢终身不起。

    高傲青年听着肖晨的马屁,显然很是受用,对着肖晨挥了挥手,肖晨才狼狈的走出了客栈。

    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肖晨心中怒气难平。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待店二将三人送进房间后,又转身走进了客栈。来到柜台前,向着掌柜询问三人的来历,如果仅仅只是大河派的弟子,不可能如此嚣张跋扈,无所顾忌。

    掌柜一解释,才知道原来领头的那一人,是大河派的掌门公子卫筑才,刚才面白无眉的中年则是掌门心腹白辽,练气成液圆满后天峰的高手,是大河派的七大护法之一,那瘦子只是一名会拍马屁的普通弟子,而此次三人下山是为了每月一次的查账和收缴店铺收成。

    四合城中,有大量大河派的产业,从**到赌坊,只要是暴利行业,几乎都为大河派所把持。

    自从前几年出了一桩收缴之人和商铺掌柜联手贪墨的事件后,为了不影响自家生意,大河派掌门下令,每月收缴利润之人,不允许在自家产业留宿,更不允许商铺之人前来探望,即便是掌门之子也不行。

    白辽的存在,一是为了保护掌门公子安全,二就是为了押送财务,三是使这条命令彻底实施。

    每次例行收账大抵都需要两天多的时间,客栈老板还不断向肖晨抱怨,每个月的这几天,客栈就像遭了瘟,生意一落千丈,毕竟卫筑才在四合城已经是煞星级别的人物,每次来必住天字一号房,而剩下两人则分别是天字二号和三号房,其他客人多是避之如虎。掌柜还不断奉劝肖晨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是一巴掌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对方武艺高强,背后又有宗门撑腰,再有得罪的地方怕是命不保。

    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肖晨谢过掌柜,脸色阴沉的走出了客栈,有道是有仇不报非君子,被人当众打了脸,怎么可能不报复,要知道即使是前世父母都舍不得在肖晨脸上来一下,那白辽和瘦子也就算了,那个卫筑才,不给他一教训,自己怕会吃不香睡不着,连练武的心思都不会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