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11章杀人

第11章杀人

    另寻了一处客栈住下后,肖晨叫店二拿来纸笔,写下了几行字,吹干字迹,心翼翼的放入了怀中。www.00ks.com

    洗了个澡,肖晨睡在床上再不愿起身,这半个多月,风餐露宿,寒风凛冽,着实是将肖晨折腾了个够呛,也幸亏不是夏天,不然第一次走江湖,光是蛇虫鼠蚁就能让肖晨疯掉。

    打开武侠商店系统,肖晨不断翻看查找着,这报复的事,多半还要依赖系统中的神奇物品,突破到通脉境界后,系统又开放了很多物品的购买权,翻看了很久,肖晨找到几样令自己满意的物品后,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肖晨一直睡到天色大亮,店二敲门询问是否送餐时,才慢悠悠的起了床。

    随意吃了一东西,肖晨便满大街的闲逛,好好见识了一下四合城的风貌,买了一些东西,顺便通过询问,还确定了大河派都有哪些产业和这些产业的掌柜的大致情况。

    溜达了整整一个上午,其间还见到了大河派的三人,瘦子手中拿着许多个包裹,脚趾头想都知道那是收上来的银子。

    看那几个包裹的大和瘦子吃力的样子,足见大河派每个月收成不凡,不定其中还不止现银,或许还有银票,而且这仅仅只是一上午的几家店,如果等到他们收完,还不知道得聚拢多少财富。

    肖晨看了卫筑才几眼后,贪婪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他们手中的包裹,那位大河派的护法白辽似有所觉,回过头来像肖晨所在的方向望去,却只有来来往往的路人,摇了摇头还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便转过头继续与两人一道走了。

    躲在胡同里的肖晨轻轻舒了口气,完全想不到,仅仅只是练气成液圆满,感觉就如此的灵敏,仅仅只是多看了几眼,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而且这几眼完全没有注视对方。

    肖晨快步离开了胡同,回到客栈后,稍微吃了些东西,便又回到房中,静静地打坐,计划就放在今晚吧,不然随着银两的堆积,这些人一定会更加的谨慎。过了今天,计划所面临的风险就会更大。

    月黑风高杀人夜,夜半无人放火时。转眼已经到了晚上八左右,肖晨穿着一身向楼下店二买来的仆衣,坐在铜镜前,在脸上一阵涂涂抹抹。

    肖晨将自己的黑脸抹白了许多,梳在脑后的头发也全部盘起,左右脸颊各含了一片桃木片,做了简单的伪装,一个翻身从后院溜了出去,来到福来客栈,径直走到了天字一号房的门口,将一张纸条从门缝塞入房中后,毫不停留,快步离开了福来客栈。

    四合城是没有护城河的,城门常年打开,只有战时才会暂时的关闭,因为大河派的存在,官府的势力明显被严重压制,守门的官兵也只有白天每个城门口有两个,其余时间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不像泽水城,即使夜间也会紧闭城门,安排兵丁站岗巡逻。

    肖晨运起狗腿功,一路跑到了城西三里外的杨树林边,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这次的计划,有一的冒险,甚至想来有一些无脑和冲动,一方面纵然是自己被打了脸,气愤难平,另一方面也是见到了大河派疯狂的敛财能力。肖晨不由感慨,果然是财帛动人心,利令智昏,即使是自己也不能免俗。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到了晚上十。今夜的天空中没有月亮,只有零星的几星光,树林中漆黑一片,伴随着的还有冷的令人发指的寒风。

    就在肖晨暗自焦急,以为对方没有上当时,树林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肖晨闻声从树林中探出了头,黑漆漆的树林外,两个人影正在缓缓走来。果然还是出现了一些变化,本来纸条上写的很清楚,只想请卫筑才单独前来的,可惜这家伙多带了一个人,看来这个卫筑才还是有所防范,没有蠢到家。

    “林外可是卫公子当面?”虽然肖晨已经有了判断,但还是出声询问,一来是为了确定身份,二来是做戏做全套,心一些,不要引起两人怀疑。

    “你家主子呢?为何不亲自出来迎接。”肖晨听到来人那股职业狗腿的语气,立刻确定了两人的身份,起身走出了树林,还未到两人身旁,就先弯腰行了一礼,让两人看不清肖晨的容貌。

    “两位爷息怒,门规甚严,白护法又在城中,我家主人不得不心行事,还望两位爷恕罪。”肖晨一副谦卑语气,始终低着头,显得有些唯唯诺诺,还未完话,就又躬身行了一礼,做足了下人的样子。略一停顿,继续到:“两位爷还请随的来,我家主人早已备好薄酒,恭候两位爷的到来。”

    “快到前面带路,废什么话。”瘦子语气颇为急切,显然想到了什么好事。

    “是是是,请随人来。”应了声,肖晨便转身在前面带路。右手却悄然打开了一个瓶的盖口。

    三人行了不足十米,只听背后扑通扑通传来两人倒地的声音,肖晨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瓷瓶,方才盖起了瓶口,又向前走出了十余米,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刚才从拔出瓶口开始,肖晨就不敢呼吸,使劲儿的憋着气。刚才行走的方向,是肖晨选择的正好逆风的方向,虽然只是一寒风,但明显悲酥清风已经吹不到肖晨自己。

    望着不远处,有气无力,泪流满面却不停咒骂的两人,肖晨暗自庆幸,幸亏没有在下午就购买二十两银子一根的玉蜂针,不然这一下子来两人,自己明显不一定应付的来,自己武功明显不及两人,而且又不会任何暗器手法,就算多买了玉蜂针,也多能制住一人。

    玉蜂针是神雕侠侣中古墓派,龙女的独门暗器,中者虽不致命,但是中者又痒又痛,十成武功瞬间去了九成半,相当厉害。

    而悲酥清风就更加牛掰了,简直是一大作弊器,是天龙中西夏一品堂的制毒高手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

    这悲酥清风还是突破锻体阶段,进阶通脉时刚刚解锁的药物,虽然名称后面挂着一个的“残”字,只对先天以下的人有效,药效仅有一个时辰,但仅仅一瓶就要一百两银子,刚刚那一会儿,已经使用了差不多半瓶,也就是再用一次就要报废。不过看其效果,显然又是物超所值的东西。

    肖晨没有解药,解药和悲酥清风分成了两样物品,无奈只能紧闭呼吸,凑着风向来防止自己中毒。

    待过差不多一刻钟之后,肖晨才走到两人身边,欣赏着浑身无力,泪流满面的两人。

    那瘦子受制于人,却还满口脏话,看其样子完全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意识,肖晨一阵拳打脚踢也不见老实,只得在地上随意抓了把泥土,掰开他的大嘴塞了进去,世界方才安静了许多。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要钱还是武功秘籍,放了我,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卫筑才抬起头盯着肖晨,即使此刻这种情况,依然满脸的高傲,带着一种施舍乞丐的语气。

    “没啥,其实也就是看你可恨,想好好教训你一顿,顺带的捞零花钱。”肖晨着就一记老拳径直对着卫筑才的眼眶而去,越打越是有劲儿,横反顺正各种角度的耳光一下接着一下,完全不理会卫筑才在什么。

    从到大,不管在哪个世界,肖晨都是第一次被人打耳光,而被打了脸,还不敢还手,为了脱身那些违心的马屁,肖晨心里的愤恨和屈辱可想而知,如今逮到机会,这拳脚是一刻不停。

    打爽了之后,肖晨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打个人都累成这样,可见肖晨下手之狠。

    地上的卫筑才此时已经是面目全非,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刚才肖晨更一脚踩到卫筑才打自己脸的右手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明显已经骨折,分明痛的撕心裂肺,却连大声叫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发出不大不的哀嚎声,在地上无力的**。

    肖晨在两人身上一阵摸索,搜出了两千多两银票,几十两现银,和自己写下的纸条,觉得不太满意,又卸下了卫筑才的玉佩戒指等值钱事物,才志得意满的转身准备离开。

    “子,你就是昨天客栈里被打了脸的那个人吧,嘿嘿嘿,你完了,等我禀明掌门,抓到你后,一定将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尽管逃吧,天涯海角你都再难有容身之地。”刚才嘴里被塞了一把泥土的瘦子,这时已经吐出了嘴中的东西,一脸恶毒的盯着肖晨。

    肖晨转过身,还未话,就见那卫筑才一脸惊恐的看着瘦子,扭头连忙用虚弱颤抖的声音对肖晨道:“大侠不要听他胡,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对任何人提起,我可以立下毒誓保证绝不找大侠的麻烦,大侠杀了他就好……大侠……”

    肖晨走上前,一脚踩断了瘦子的喉骨,不理会卫筑才口中不断的赌咒发誓,一脸怜悯的看着卫筑才道:“本来我是不准备杀人的,卫筑才啊卫筑才,你果然是个喂猪的人才,下辈子记住了,不要再养这种没眼力的猪了,会害死你的。”

    不待卫筑才话,便扭断了他的脖子。看了一眼二人的尸体,肖晨双手不住的颤抖着,起身一步步着向城中走去,努力平复心中的不适感。

    刚才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在了自己手中,现在想着,似乎手中还残留着两人的体温。即使早就知道入了江湖,人命就不值钱了,但亲自动手的这一刻,还是让来自现代的肖晨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