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12章顾家兄弟

第12章顾家兄弟

    一直缓步走到城中,肖晨心中的不适方才渐渐淡去。www.00ks.com杀人者人恒杀之,刚才的两人都不是善类,手中必有不少人命,自己又何须纠结,既然已经做了,就无法后悔,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通了这些,肖晨加快脚步,向着福来客栈走去,既然做了,索性做的干净一些,最迟明天,没有看到卫筑才和瘦子回去,那个大河派的护法白辽定然警觉,用不了多久便会发现这里的情况。

    自己的逃跑时间明显不足,作为冲突发生时在场人之一,如果能够解决白辽,无疑将大大延长自己的逃跑时间,等到他们顺藤摸瓜怀疑到自己身上,也不知需要多久。

    从后院墙上运起狗腿功,悄无声息的翻进客栈,悄悄打开房门走进了天字一号房内。肖晨轻手轻脚的在房间内一阵翻找,却不见任何值钱的物品,看来那些财务都是由武功最高的白辽看管的,当下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紧闭着呼吸,将悲酥清风(残)打开瓶盖放在了地上,打开房间的一扇窗户,肖晨运足了内力,一拳将桌子打的粉碎,一个翻身躲进了床下。

    不足一个呼吸的时间,木床正上方的墙壁轰然炸裂,大河派的护法白辽提着剑闯就进了房中,无眉的鹰目左右查看一番,不见有人,也不见卫筑才的身影,只看到了地上完好无损,盛装悲酥清风的瓷瓶和打开的窗户。

    白辽不屑的笑了一笑,拿起地上的瓷瓶在手中把玩,眼神盯着床板,淡淡的开口道:“胆子够大啊,居然敢跑到我的面前,这种明显是迷香的东西就想放倒我,以为我是那两个蠢材吗?”略带阴冷的声音中,充满了猫抓老鼠的戏谑。

    不待继续装,白辽软绵绵的就倒在了地上。肖晨动作利索的从床下翻身而出,搜出了白辽身上的东西后,拿起他的剑,一剑结果了其性命。散播在空气中的悲酥清风就已经够要命了,这傻子居然还敢仗着内力深厚拿起来在手中把玩,当真是作死的节奏。

    肖晨真心想好好的讥讽下这个自以为是的白痴,却因为房间里充满了悲酥清风而不敢开口,更不敢呼吸。

    从白辽撞出的洞进入他的房间,一阵搜索,现银直接收进了系统,银票揣进怀中,快步走出了客栈。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出门查看,想来便知道,煞星卫筑才住在这里,身边又有白辽这等高手护佑,刚才的动静明显出自二人房间,谁也不愿为了看个热闹而找不自在。

    依着客栈掌柜和店二对他们畏之如虎的态度,等他们发现白辽的尸体,最少也要等到明天晚上。至于杨树林里的那两位,离被发现的日子想必更加的遥远,等被找到,不定早已经被豺狼虎豹分而食之,变成大地的养料了。

    肖晨翻出客栈后,一刻都不停留,快步出了城,向南奔去,商门暂时是去不了了,大河派堵在前往商门的路上,往北走,大河派的势力更是盘根错节,此时过去,简直就是自投罗网。狗腿功运转到了极致,一直从夜晚跑到清晨,内力耗尽方才停下。

    逍遥派功法在内力的积攒方面可以是整古烁今,少有人及,仅仅驭使黄级下品的轻功,居然出现内力耗尽,可见肖晨心中的急迫与担忧。

    停下来休息,恢复内力的时候,肖晨才来得及查看自己的收获。系统包裹中的银两已经到了八千多两,手中的银票更是夸张,足有六万三千两,果然应了那句: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第一次得到如此多的巨款,这一路的奔波也觉得分外值得。要知道,玄级的秘籍中,比较突出的那些也才价值一万五千两左右。

    稍微回复了一些内力后,肖晨便继续发足狂奔,身上内功不断运转,一边回气,一边卖力的向双腿灌注。

    照着地图上的标注,中午时分,肖晨就来到了一座型城池,五百两银子买了匹良驹,来不及吃饭,打包了不少干粮,便催马继续赶路。

    大河派虽然只是一个型门派,但这并非代表大河派弟子少,锦州各处,除了一些边远城市,到处都有大河派弟子,无法晋升中型门派,也只是因为没有级高手,就连中型门派的奔雷剑门论起势力范围和弟子数量,也是不如大河派。

    最迟一天,那些没等到收缴利润的掌柜就会发觉事情不对,上报门派,到时大河派就会彻查此事,掌门独子毕竟不同于他人,如果抱着侥幸心理,那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马不停蹄的狂奔,换来的是四天跑完了当初半个多月的路程,回到家乡泽水城后,肖晨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这里已经是大河派势力的边缘范围,再往南走百里多一些,就是魔门的势力范围了,除非大河派疯掉了,不然定不会大举派人前来,毕竟他们也没有具体查明谁是凶手。

    想了想家里的东西都已经送人,肖晨也没再回去叨扰二柱一家,直接住进了城中的客栈。

    一觉睡醒,下楼用餐时,却见到了两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

    “两位兄台,我们又见面。”肖晨看到两人风尘仆仆的样子,颇感诧异,早知道,半个月前,这两人给人的映像可是非常深刻。

    “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阁下,不介意的话,一起坐下聊聊吧。”白衣青年举杯相邀,肖晨也就顺势走了过去。

    这两人正是半月前,在四合城福来客栈与卫筑才三人差产生冲突的青衣汉子和白衣青年。

    “鄙人肖晨,还未请教两位兄台高姓大名。”肖晨后略一拱手就坐在了桌前。

    “大名不敢当,在下顾若海,这是在下的本家兄弟,顾若彪。”白衣青年顾若海回了一礼,便互通了姓名。

    “兄弟也是被追杀逃难至此的吗?”旁边的顾若彪压低了声音,对着肖晨询问到。

    “舍弟冒昧了,还望兄台见谅。”顾若海连忙拱手代顾若彪告罪。

    肖晨一听这话,脑袋中就转了许多个弯弯道道,当即道:“莫非此事还牵连到了两位?当日你们并没有冲突吧。”

    顾若海闻言苦笑了一声,“这可纯粹是无妄之灾了,那大河派掌门独子惨死杨树林,大河派掌门老来得子,就这么个独苗,直接就发了疯,所有与卫筑才有过接触的人全都倒了霉,在下与舍弟也是仗着有几分武功,加之没碰到什么高手,这才逃过一劫。”

    肖晨还未话,就听顾若彪道:“要我,杀得好,像那种欺男霸女的混账东西,死一个少一个,可恨我功力不高,不然定要和那位英雄一起前往。”

    “若彪,禁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顾若海拉了顾若彪一把,显然对这兄弟不分场合有些恼怒。

    “若海兄弟不要着恼,若彪兄弟也是性情中人,颇为叫人佩服,最少我自认不敢出这样的话”肖晨着,还端起杯遥敬了顾若彪一下。

    顾若彪闻言笑的开怀,觉得肖晨这人也很是有意思,江湖人士最重面子,即便心里不敢,口头上也不会输了一筹,而肖晨这样的坦诚出来,也让他又高看一眼。

    “肖兄弟这话的坦诚,我顾若彪认你这个朋友,以后有事,只管招呼一声。”顾若彪拿起酒杯,直接灌入喉中。

    这耿直汉子做事只凭善恶喜恶,怒骂由心,几句话的功夫,就认了肖晨这个朋友,和这样的人相交肖晨也是由衷的高兴,端起酒杯不甘示弱的喝了下去。

    顾若海在一旁只得扶额叹息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肖晨看到后,只以为顾若海不喜这兄弟胡乱结交朋友,也不甚在意,端起酒杯又邀顾若海共饮。

    顾若海伸手轻轻按下了肖晨端着酒杯的手,道:“肖兄弟,若彪既然认了你这个朋友,我也不妨直了,现在的情形,着实不适合饮酒,大河派已经向整个锦州发出了通缉令,抓住通缉令上的人,一人就是十万两白银,凡是与卫筑才接触过的,都不放过,肖兄弟必然也在通缉之列,锦州已经不安全,还需早些上路前往林州才是。”

    “哦?大河派难道还能来这泽水城抓人不成?这可是已经出了其势力范围了。”肖晨十分不解。

    顾若海摇了摇头,露出了几分苦涩的笑容:“这大河派的掌门卫南历在门派中向来是一言独断,这次痛失独子,必会倾全派之力报复,泽水城虽已在其势力的边缘,但并不安全。”

    就在肖晨与顾家两兄弟交谈之时,客栈门口跑进一个行色匆匆的中年富商,径直来到了三人旁,对着顾家二兄弟道:“两位贤侄还请速速离去,刚才二十余大河派弟子已然进城,直奔城主府而去。”

    三人豁然变色,果真是曹操曹操就到,这大河派的速度也着实够快。

    顾家兄弟当下不再耽搁,扔下几两银子就拉着肖晨走出了客栈,“肖兄弟,咱们一起逃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顾若彪为人甚是仗义,即便如此时刻,也还惦念着肖晨。

    “两位兄弟且先离开吧,我在当铺还有一件很重要东西需要赎回。”肖晨想起了当日范玥怡的玉镯,这一逃不知需要多久,只怕以后再也找不回这玉镯。

    “同去便是。”即便这种危急时刻,顾若彪依然执拗,要与肖晨一道前往,顾若海虽然没有话,但看其表情也同意顾若海的做法。

    肖晨当下不再犹豫,三人快步向着当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