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13章逃亡

第13章逃亡

    “掌柜的,我要赎回典当之物。www.00Ks.com”将当票交予掌柜之后,肖晨与顾家兄弟坐在当铺桌椅之上焦急等待。

    “公子,实在抱歉,你这件当品已过期三日,已摆在了货架上准备售卖,本来店做生意讲究个和气生财,即便公子此时赎回也无甚事,可刚刚城主的二夫人看上了这只玉镯,非要买去,店吃罪不起,不如公子亲自与二夫人交涉一番如何?”掌柜放低了姿态,又是句句在理,肖晨只得无奈跟随掌柜前往。

    城主二夫人这名头听着尊贵,其实也只是城主妾罢了,掌柜的是生意人,两头都不想得罪,方才与肖晨明。

    售卖处的前堂,一位身穿百花绣袍,头戴凤钗,面容秀丽的女人随意的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把玩着肖晨的玉镯,姿态妖娆妩媚。

    肖晨走上前去,抱拳行了一礼,便直入主题:“城主夫人,这只玉镯对在下来有着特殊的含义,还望夫人割爱,肖晨定当铭感五内。”

    “哦?你它有特殊含义?嘻嘻,出来听听,如果满意的话,奴家就是让与你也是无妨。”城主夫人不疾不徐的对着肖晨询问,声音听起来软绵细腻,却有种勾人心神的**。

    “此镯乃故人赠与,当日典当实属无奈,如今有了银两,自当赎回。”肖晨心里暗自着急,如今大河派就在城中,再迟些,想要脱身就千难万难了,哪有心思听这妇人在此啰嗦。

    城主夫人伸手指了指身旁的太师椅,示意肖晨落座,轻启朱唇,缓缓道:“既是故人相赠,为何又……”

    不待这位城主二夫人完,顾若海和顾若彪两兄弟快步进得门来,向二人脚下扔过一个不断哀嚎的灰衣仆从。

    顾若彪一把抢过城主夫人手中玉镯,一巴掌打在其脸上,直打的那妇人侧身倒地,头上珠钗首饰散落了一地,让肖晨暗自咂舌,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的莽汉。

    “这贱人暗中派人通风报信,自己留下拖延时间,肖兄弟咱们快走。”顾若彪对地上的妇人看也不看一眼,拉上肖晨就要往外走。

    肖晨当即起身,不敢耽搁,和顾家兄弟一起骑上马匹直奔南门而去。前堂大厅只留下嘴角溢血的城主二夫人兀自坐在地上,满脸阴毒的盯着三人离去的方向。

    一路急打马鞭,一直跑到天色昏暗,三人马匹均是不堪重负,趴在地上口吐白沫,再也起不来。

    三人不敢停留,舍了马匹,运起轻功向南逃去,要论三人功力,顾若海最高,练气成液中期,专练剑法,而顾若彪则为练气成液初期,只练拳法掌法,一但被包围以他二人的轻功怕是再也走不得,必要饮恨当场,他二人的轻功均是最基础的提纵术,只是江湖上几乎人人都会的凡级秘籍,虽然肖晨功力落后二人一大截,速度上却还稍稍比二人快了一些。

    眼看已经月上中天,三人都有些支撑不住,才一起离开官道,窜入山林,掏出怀中干粮,吃将起来,夜色漆黑,生火无疑是在暴露自己的方位,只得啃着冷硬的干粮,低声交谈。

    “若海,若彪两位兄弟,这次是我连累你们了。”

    “肖兄弟哪里话,一起逃命,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顾若彪的性子完全没有听懂肖晨话中的意思,肖晨又扭头看向了一旁的顾若海。

    顾若海脸上不见丝毫惊异之色,只是淡淡的道:“早就猜测是肖兄所为,如今得到肖兄亲口承认,依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冒昧想问一句,不知肖兄是如何杀死三人的,要知道那护法白辽已经是只差一步就能练气成罡的人物。”

    “哦?肖某自认做事周密,不知若海兄是如何猜到的?”肖晨满脸的茫然,却不知何时露了破绽。

    “初见肖兄时,肖兄脸上并无疲惫风霜之色,想来是比我兄弟二人早到最少一天,四合城与泽水城相距不短的路程,如无特殊原因,怎会在短短时间就能跑到这里,而看肖兄对大河派掌门骤然举全派之力追查并不知情,却跑到其门派势力边缘之地……”

    顾若海没有再继续下去,因为其猜测确实有理有据,让人无从反驳,这些都是无法解释的关节。

    “若海兄弟果然智计过人,仅凭今日的匆匆一面就得出如此结论,确实让人叹服。”肖晨轻声一叹,想不到自己无意中,漏出如此之多的疑。

    当下便将那几日所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悲酥清风也只是祖上传下的东西,药材难得,不知日后可还能配置的出来。

    一旁的顾若彪大呼过瘾,直呼大丈夫生当如此,快意恩仇,丝毫不曾介意受肖晨连累而千里逃遁。

    肖晨心里却颇为过意不去,看其两人的轻功甚是粗糙,就想将自己的轻功传于两人。

    江湖中人,武功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不会轻传,两人左右推脱不了,况且这种逃命时刻,轻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只得提出,以一套黄级上品的剑法来交换,轻功是仅次于内功的重要功法,一般比同等阶的武功价值高出不止一筹。

    剑法是顾家兄弟与人火拼得来,名叫《换命剑法》,之所以等级低,也是因为残缺不全,只有三剑,第一式无伤换命,第二式轻伤换命,第三式重伤换命。据全本为玄级上品,后面还有以残换命、以命换命威力最大的两式,是一种拼命的剑法,越是抱着以命博命的想法与气势,威力越是可怕。

    肖晨身上还带着从白辽那里取来的剑,演练两下也就盘膝坐在地上和顾家两兄弟一起恢复内力。

    天还不亮,恢复完毕的三人又再度启程,不走官道,直往深山密林密林中钻,官道上,人跑的再快也快不过马匹,迟早会被人追上,还不如密林中隐蔽性高,虽然慢了行程,但安全性无疑高出许多。

    晌午时分三人在一处河水边坐下,一边恢复内力,一边补充水分,这里已经偏离官道近百里远,一时半会儿,大河派的人怕是再难寻到三人,只要再行些时日,进入林州,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肖晨内力较少,逍遥心经恢复也是极强,最早站起了身来,顾家两兄弟因为狗腿功的运使不纯熟,路上损耗不。

    肖晨将狗腿功换了个名字,叫逐马功,虽不见得多么好听,但也比原来的名字容易让人接受的多。值得一提的是,仅仅一天多些的时间,肖晨与二人却只觉得颇为投缘,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恢复完毕后见左右无事,肖晨便在一旁练起了新得到的剑法,剑光闪耀,虽见不得有多精妙,却也慢慢运使纯熟,顾若海醒来后,不时出言指一二,也让肖晨受益匪浅。

    收剑而立,三人再度准备赶路时,却听得一声冷笑:“三只虫子,还指望继续逃跑吗?乖乖和我回去向掌门复命吧,不定掌门还能留下尔等一条命。”

    四周的树林窜出四个身穿大河派门派服饰的年轻人,已经隐隐形成了包围。其中一人,拿下背上长弓,不待三人反应就朝着天空射出一只响箭,空中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这些人明显在通知同门。

    刚才不见现身,多是在观察肖晨剑法和功力,待确定功力不高后,认为三人无甚威胁,方才悄然将三人包围,一起现身。

    肖晨三人对视一眼,身形一动,一起向着南面突围,顾若海和顾若彪,一人使剑,一人用掌,气势如虹,对着南面的大河派弟子攻去,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肖晨想不拼命都不行了,拔出手中长剑,紧跟在二人身后。

    那南面拦路的大河派弟子,剑身一荡,将顾若海的长剑撇过了一边,又伸出左手和顾若彪对了一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以为三人功力不过如此,这时顾若海一个蹲身猛然发力,震得对手长剑不稳,顾若彪也化掌为爪,扣住了对方的左手,肖晨的长剑直接捅进了这名弟子的咽喉。

    瞬间解决一人后,三人毫不停留,向着远处急射。刚才顾若海与顾若彪都只动用了五层功力,降低这名弟子的防备,又在一瞬间发力制住对方,方才肖晨一剑得手。这些都是大河派的低阶弟子,武功不高,自己三人虽然应付的来,可是响箭已经发出,不知还有多少人正在往这边赶来,如果不用计谋,那么这个弟子一但拖住三人,另外三人合围上来,短时间解决不了,就是**烦了。

    没工夫去理会剩下的三人,这三人功力最低都比肖晨要高,虽不及顾家兄弟,但想要杀掉也颇为费事,要是没有习得狗腿功,那这三人必须冒险杀了,既然轻功比他们高,停留在这里只会徒增危险。

    功力灌注双腿,顾家兄弟的速度明显快了肖晨不止一筹,对视一眼后,分别抓住肖晨的左右肩膀,带着肖晨往密林中钻去,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后,背后三人早已被甩开,不见了踪影,在顾若海的建议下改变方向向着东面跑去。

    一直到日落西山,三人也不曾停下,本以为晌午时分就已经安全,不想大河派弟子竟然连密林中也派人探查,还正好被其找到,这下暴露行踪,大河派一定会把重放入深山密林。

    普通弟子多少无妨,总能逃掉,就怕来了护法级别的人物,肖晨身上已经没有了保命的东西,而顾家兄弟也是手上功夫不够硬朗,怕是碰到了不需一时三刻,三人就要成为剑下亡魂。

    “这次要感谢两位兄弟了,要不是你们带着我,我怕是走脱不了。”肖晨真诚的向两人道谢。

    “肖兄弟这话见外了,我还要感谢你传我二人轻身功法,不然,我二人怕也是落得个被人包围,任人鱼肉的下场”顾若海虽然心思玲珑,却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让肖晨颇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