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15章星宿毒经

第15章星宿毒经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肖晨才懒洋洋的起了床,这一个多月的奔波,无疑让肖晨深深地体会到了,江湖并不是那么好闯的,一些天真的想法也逐渐产生了转变。Www.00kS.cOm

    就内心而言,肖晨其实相当一个快意恩仇的剑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是自己或许是快意了,可也因为自己的快意不知道连累了多少人,那发了疯的大河派掌门卫南历,不知道要用多少的人命才能填补失去爱子的痛。

    肖晨觉得那些无辜人的血,都是为自己而流,如果当时武功绝,就是站在那里等待大河派报复又能拿自己怎样,关键还是实力不够。

    咬咬牙,肖晨在客栈的房间中缓缓打起了抽髓掌和三阴蜈蚣爪,这些新得到的东西,必须要经过一番苦练才能有所成就,肖晨知道最标准的练法,可是实战中却不一定用的出来,只有将招式练成身体的本能反应,才能在实战中随机应变,克敌制胜。

    打过三遍后,一阵敲门声打消了肖晨继续练习的想法。

    “肖兄弟快快起床,咱俩好好痛饮一番。”门外传来了顾若彪那粗狂豪迈的声音。

    肖晨打开房门,只看到顾若彪一人,却不见顾若海的身影:“你这蛮牛,这才几时就要饮酒,若海兄哪里去了,不怕他回来又训斥与你吗?”

    “嘿嘿,大哥今早就出去了,有他在,怎能喝的爽利,肖兄弟快来,等他回来咱俩不喝就是了。”着顾若彪就拉着肖晨往大厅而去。

    了两个下酒的菜,肖晨一碗米粥刚喝完,就被顾若海拉着陪他先饮了三碗,桌上一坛十斤的高粱酒转眼下去二斤多,顾若海直呼痛快。

    “你们两个叫我如何好,这刚放松一下就开始饮酒。”顾若海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客栈,看着饮酒的二人苦笑不已。

    “若海大哥勿怪,人生得意须尽欢,该放松时就要放松下,不然这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会吃不消的。”肖晨站起身来,拉着顾若海入了座,让二又添了副碗筷。

    端起酒碗,肖晨对着顾家兄弟二人真诚的道:“感谢二位兄弟救命之恩,肖晨无以为报,以后二位兄弟但有吩咐,肖晨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皱一下眉头。”着仰头直接将碗中的酒喝的滴不剩。

    “肖兄严重了,我兄弟二人也是多亏了你才能脱得大难,授艺之恩,不敢相忘。”顾若海也端起酒碗一口喝下,这个时常睿智如狐,心细如发的人,也有江湖草莽的肝胆义气。

    “我你俩文绉绉的不嫌烦么?若海哥,既然咱们和肖兄意气相投,不如结拜为兄弟好了。”大大咧咧的顾若彪听得两人对话却是提出了一个让两人颇为心动的建议。

    肖晨和顾若海对视一眼后,同时道:“不知若海兄(肖兄)意下如何?”

    两人相视大笑,肖晨当先站起了身,一个抱拳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三人当即让客栈掌柜准备黄纸香案,江湖中人没那多讲究,兴之所至,即便是撮土为香都可,但三人志趣相投,对彼此结拜却是格外重视,足足准备了一天。

    次日下午,三人于客栈后院摆下三牲和香案,祭拜苍天厚土,互述了生辰八字,高声同念金兰谱。

    斩鸡头,烧黄纸之后,三人各取左手中指一滴心头血滴入香案上的血酒中,喝了血酒,高声同念: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豪言。

    顾若海今年已经二十一岁,成为了两人当仁不让的大哥,而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体型壮硕如牛的顾若彪却比肖晨还要了两个月,今年方才十九,在肖晨哭笑不得中当了老三,肖晨只得一脸别扭的当了这老二。

    索性顾若海这位大哥叫肖晨二弟,顾若彪又叫肖晨二哥,心中方才没有那么别扭。

    随着三人义结金兰,情谊更是进一步加深,连续几天一直在饮酒谈天,时而又互通武学,共同进步,三人都大有长进。

    顾若海和顾若彪是顾家的旁支子弟,早年的时候,修炼的筑基内功品质太差,虽然后来修炼的进阶功法不俗,但根基却是不足,导致两人的境界不低,内力质量却不高,其实两人根骨远非常人所能比拟,是家族中一等一的天才人物,肖晨将《逍遥心经》传于两人后,两人夯实根基,拓宽经脉,短短时间就有了长足的进步。

    三阴蜈蚣爪和抽髓掌就算不用毒也是玄级的武功招式,顾若海和顾若彪也学了去,手上功夫都大有长进。

    手中已有掌法爪法的肖晨并没有再学习顾若彪的掌法和拳法,接触武学的时间还短,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只是找顾若海学了一套剑法,名叫《星火剑法》玄级上品,是顾若海压箱底的本事。

    这《星火剑法》之名取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施展开来后,星火璀璨,不论是单打独斗还是以一敌多,均是威力不俗。

    这期间,顾若海还陪肖晨去了一趟药店和一家毒店,购买了许多药材和毒虫毒草。

    这毒店是林州特有的商铺,各大用毒世家和用毒门派均有开设,虽没有很高级的**,可是那五花八门的奇门**也让肖晨大开眼界,直呼此行不虚。

    回到客栈,肖晨配置了几种**,分予二人,言是祖上传下的手艺,还配置了星宿派的解毒丹,一般的**,这解毒丹都是丹到毒清,毫无难度,即便是高级**,也是可以压制毒性,让人有时间寻找解毒的方法。

    两人将**和解毒丹收入怀中,在林州闯荡,这些东西必不可少,顾若海言有了这些东西,林州之行只要不碰到先天高手,三人基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顾若海越是和肖晨接触,越觉得这二弟深不可测。

    在这里停留了几天后,顾若彪便有些静极思动,坐不住了,将肖晨拉到顾若海房中,直接张口问道:“两位大哥,咱们出来闯荡,总不能一直窝在这客栈里吧,下一步咱们去哪儿?”

    顾若海看了顾若彪一眼,转头就问肖晨:“二弟,我们两人去哪都无所谓,不知你可有想法?”

    肖晨沉吟了一下,对着两个结拜兄弟道:“是有一些想法,可是却还需要大哥你指一下,看看是否可行。”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顾若海不时发表一些意见和建议,顾若彪在旁边却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即刻就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