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17章第二个目标

第17章第二个目标

    为了不引起他人怀疑,三人只得花了一万两在城中购买了一处两进的院子,陆陆续续将财物运送进城,处理这些财物由顾若海负责,肖晨和顾若彪只是每日里喝酒练武,纯熟武艺,那本《莲心扇法》三人看过后都无心练习,搁在房中没有理会。wWw.00ks.com

    顾若海爱剑,偶尔也练些掌上功夫,顾若彪对拳掌情有独钟,更是对扇法不感冒,而肖晨虽然觉得用起扇子来潇洒帅气,可是瞅了瞅自己的脸,怎么也装不出那种手拿折扇,翩翩而立的潇洒气度,只得悻悻作罢。

    这一段时间,肖晨借着五宝花蜜酒之力,已经俨然就快要再打通一条经脉,奇经八脉中除去任督二脉,其实不难打通,难的是那不断积累内力强健经脉的过程,肖晨没有好的办法,只能不断的消耗内力,又不停的打坐恢复,一边练习这些刚刚学会的武功。

    抽髓掌和星火剑法是现阶段最为耗费内力功夫,不断的练习和熟悉,让身体记住运气的角度和路线,加大武功招式的威力,脑海中也一直模拟敌人攻来的角度与手法,将这两种武功反复拆解使用。这才过去没多久,顾若海和肖晨动起手来使用相同的功力,都感到十分不好对付,不由感叹原来招式武功拆开来运用还有这等功效,对招式领悟进一步加深。

    每日的苦练让日子过得甚是充裕,仅仅七天,顾若海就将这批东西处理完毕,虽是低价售出,可也得了十多万两白银,这些白银三人都没有动,肖晨也不好收入系统,只是埋在后院的竹林下,等到用时再拿出来,虽然十多万两听起来不少,可是对比几人要做的事情却还差的远。

    顾若海休息一日养精蓄锐后,三人再度出门,买了六匹骏马,一人双马,背着好几个大包裹,一路风驰电掣,直奔下一处动手之地。

    “大哥,这锦林贼真有你的那么厉害?”肖晨路上听得顾若海所述十分惊讶。

    这处山贼位于林州和锦州交界之地,何罗城以北的一座山谷,每个月只出动一次,每次所劫掠的财物都带回山寨,人口要么成了奴隶,要么就成了刀下亡魂,少有逃脱之人。

    因为山寨立于山谷之中,易守难攻,一边算是正道地盘,一边算是魔门势力,虽然同属姜国,但姜国由佛门背后支持,佛门这些年养精蓄锐,已是很多年没有在外除魔的弟子,魔门就更不用了,谁爱死谁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伙山贼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几个武功不错的武林人士组成,短短几年就已经发展成上千人的悍匪,可以是嚣张无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招子却颇亮,招惹的从来都是那些没能力报复他们的人,有能力收拾他们的,他们从不沾染,甚至还为其扫清障碍。

    一路来到山贼的老窝附近,将马匹拴在一处山坳中备足了草料,三人隐蔽身形缓缓接近山谷,离着一里多远就看到了不少明处的哨塔,三人悄悄躲在树丛之中,这伙山贼防守严密,光是看到的明哨就有不下十个,躲在暗处观察的还不知有多少人。

    等到天色快到夜晚,山贼才从山谷的大门处出来一群换班的人,替下了明哨,暗哨处却不见丝毫动静,三人对比情况早有预料,也没有太过着急,只是静静在树丛中等待。

    晚上十左右的时候,才又从山谷走出一群身穿墨绿色衣衫的汉子,替下了暗处的暗哨,树林中一阵晃动,再看不见暗哨的身影。

    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一个的出口,这群山贼却还十分心,将山谷四周的明哨暗哨不知布置了多少,三人只得耐心打探,在地图上将地一一标注出来。

    整整花了三天,肖晨三人方才将硕大的山谷周围明哨暗哨记载清楚,这还是后来三人分开行动,才有如此效果。

    看着地图上汇总的明哨暗哨,肖晨不禁有些眼晕,林林总总有上百个,密密麻麻的覆盖了整个山谷的周围,这些暗哨纪律严明,和普通的山贼截然不同,要不是痞性难改,肖晨都以为看到了姜国的军队。

    顾若海盯着地图研究了许久之后,方才定下了如何爬到山谷上峰的路线,又反复查探了一天,确定路线确实可行后,三人方才背起了必须用到的家伙,悄然前往。

    夜幕降临,静静的等待凌晨五左右,这段时间是人的精神最为松懈的时间,悄悄绕开了岗哨,三人一身黑衣,没人背上都有一个大大的包裹,谁都不敢开口话,每走一步都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声音,深怕打草惊蛇。

    整整走了一个多时,在天色将亮之时,方才绕过了这群站岗之人,三人满头大汗的蹲在地上,那种长时间的精神紧绷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疲劳在所难免。

    不敢耽搁,三人悄然向山潜了过去,因为害怕山下岗哨抬头看,依旧行得缓慢,直走到半山腰处的密林里,三人方才轻呼一口气,疲惫的坐在阴影里休息。

    “这群王八蛋,防御还真是严密,要不是有那个的空隙,这次咱们就能直接打道回府了,真是够贼的。”顾若彪见安全后,骂骂咧咧的嘀咕个不停,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就在衣服上擦了一把。

    肖晨和顾若海也是无奈,这座山寨已经是有数的大山寨了,共有九位当家头颈,只因没有练液成罡的先天高手,软骨散功效又十分强悍,三人才敢来试上一试。

    这软骨散不同于普通**,普通的解毒丹对它无效,毒素直接作用于人的神经之上,是**,不如是一种麻药,让人提不起劲儿来。

    练液成罡的先天高手已是周身无漏、罡气护体,像软骨散这种**已经是近不得身,就算吃下去,也可在瞬间排出体外。

    肖晨递给两兄弟一些烧饼和水,稍稍解决了下肚子的抗议后,便看到山下的岗哨已经换了一波,不敢在此停留的三人,又开始继续向上攀爬。

    树林茂密,三人又一直走在密林阴影处,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一般的练气成液后期也是看不清楚,更何况,你见谁家用舍得练气成液的高手来当哨兵。

    一路走了半晌,直到日近中天,三人方才上得山,结下背上的包裹扔到了地上,接下来的日子只需慢慢等待这伙人行动,待全部到齐后,一起动手才行。

    山谷中的山贼人数众多,而且时时都有一百多人在谷外站岗,如果不一起解决,那山谷外的强盗肯定会一拥而上。

    就是一百头猪让三人杀都要杀许久,更何况是一百多个悍匪,不周全一,怕是要将三人给直接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