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18章散瘟粉

第18章散瘟粉

    三人上到山后,看着山谷内的情形确是分外的惊讶,这些土匪个个精悍,少有老弱妇孺,密密麻麻的房屋充斥了整个山谷,靠近谷口有一处大的训练场,一千多山贼在场中演练阵势,练习武艺,不时传来呼和之声,气势颇为惊人。wWw.00ks.com

    “大哥,二哥,咱们,咱们要干掉这么多人?”顾若海言语都有些结巴,看着那人头涌动的训练场,直感头皮发麻。

    “没事儿,软骨散一下去,你就带切菜,吧啦吧啦的多也就是一千来下就能完工。”肖晨虽然也是有些胆颤,可还是在一旁着风凉话。

    顾若海在一旁没有话,显然也是觉得颇为棘手,这一千多号人,就算是练气成罡的先天高手也耗不过,自己这三个虾米还真是胆大妄为,有些瞧了这江湖了。

    “看你们两个愁眉苦脸的样子,至于么,多大事儿啊,交给我吧。”肖晨大包大揽的着,拍着胸脯保证。

    顾若海皱了皱眉头道:“如此之多的人,我们怕是杀了领头之人,他们也会重新聚集啊。”

    肖晨闻言自信一笑,走到包裹前,拿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绿色包,向二人扬了一扬,“你们忘了前段时间我配置的这个**了?”

    “你配置的**都快将自己屋子摆满了,谁知道你的是哪个啊。”顾若海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这包**叫“散瘟粉”,是肖晨研究《星宿毒经》时自己调制出来的,毒性虽然不烈,但却别有用途,中毒的人就像感染瘟疫一样,会瘫软乏力,身体起疮,而且还会传染。

    这种情况其实一副治疗风寒和痤疮的药下去就没事了,筋骨强健者甚至自己就能不药而愈,是一种颇为鸡肋的**,估计除了吓吓人,没什么大用。

    将这包**的药性一解释,顾若海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而顾若彪依旧满头雾水。

    三人将这包**顺着风向散进谷中,便在山头上吃着干粮,开始静静等待山寨大乱。

    来的时候因为怕在山没有风或风向不对,三人带足了干粮和水,应付三五天的日子不在话下,只是不知道这**能否达到预想中的效果,如果不行,也只有用软骨粉强行拿下了。

    第二天一早山谷中就炸开了锅,隔着老远肖晨都能看到不少人慌张的跑向山寨的大厅,还有几座看起来十分尊贵的居所,不到晌午,就有一群全身无力的病号被抬到了训练场的中央位置。

    训练场上方有九把座椅,依次坐着山寨的九位当家人,三人视线不敢乱瞄,只是撇了一眼就盯着训练场中的人,听不清训练场上了什么,只是不大一会儿就看到人群中走出不少携带斩首刀之人,训练场中传来一片哭嚎之声。

    这群携带大刀之人将训练场中五十余人全部斩首,就地火化,九位当家方才起身回了大厅。

    三人对视一眼,只觉得毛骨悚然,这群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人也狠,端的事十分棘手。

    过了一会儿之后,肖晨将剩下的半包再次取出一半,撒向了山寨方向。

    又过一天后,广场上又被拖出了七八十人,这部分人一大半都是昨天的人传染的,部分归功于肖晨后来撒下的**,山寨大乱,人心惶惶,硕大的训练场上已经无人训练,不少人已经开始偷偷联系关系要好的朋友,准备逃离山寨,这瘟疫没有控制住,反而越发严重了。

    当天夜晚,就有不少的山贼或是爬山,或是通过关系从正门悄悄溜走,跑了二百多人,清晨集合时,几个当家的雷霆大发,不少昨晚守门之人也被斩了。

    可是今天感染瘟疫的人越发的多了起来,训练场上乱作一团,不大一会儿就看到人群分成了两派,甚至连几个当家头领也分开了,一方足有五百人,另一方却只有不到三百,本来希望看到一场近千人火拼的顾若彪没有得愿,两方人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其中的几个当家头领领着那五百人径直从大门出去了。

    大门外的明哨暗哨其实也心思不大坚定了,瞬间也跟着走了一大半,只留下寥寥十几人。

    这些人顾不得站岗,也都进了山寨中,三百多人立于寨中,悄无声息,场景十分严肃,肖晨和顾若海,顾若彪赶忙将软骨粉撒向空中,这次害怕准备不足可是准备了两千人的量,对付这三百来人,可谓是手到擒来,随着初春的冷风,无色无味的软骨散悄无声息的降临在了山谷中。

    从第一个人倒下开始,训练场上所有人都慌了手脚,惊呼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高台上仅剩的五人可能也意识到是有人在专门设计对付他们,一起向山谷大门冲去,看其速度,绝对是高级轻功。

    肖晨三人怎能让他们如愿,早早就开始向大门处飞奔,最先达到大门处的顾若海长袍一抖,撒出一把墨绿色肉眼可见的**,瞬间覆盖了整个大门,阻挡了五人步伐,然后静静立于大门端,顾若彪也紧随其后。

    肖晨动作稍慢,来到五人身后,也撒出一把墨绿色的**。

    毒雾逐渐向五人蔓延,已经身中软骨散的五人吞下解毒避毒的丹药,对视一眼后,一起向着顾家两兄弟冲去,各展绝学,威势惊人。

    虽然身后只有一个人,但是只有逃出山寨才能有一线生机,在山谷中怕是困兽犹斗,有死无生。

    顾若海虽是只有练气成液中期的实力,但是剑法凌厉,一人就对上了身中软骨粉的五人,《星火剑法》在其手中展现了应有的威力,化成一张剑网,直接将五人笼罩在内,五人三人拿刀,一人拿剑,一人拿奇门兵器峨嵋刺。

    偶有挣脱剑网,企图逃跑的,也被身后的顾若彪给一掌又逼了回去,肖晨站在几人背后,不时的撒出一把**,有的无色无味,有的腥辣刺鼻,泛起一阵花花绿绿的烟雾,显然有将五人拿来试药的打算。

    不到盏茶时间,拿峨嵋刺之人功力稍弱,趴在地上口吐黑血,显然剧毒进入心脉,已经魂归地府。

    顾若海连忙叫肖晨停手,他还想借此机会好好磨练下剑法技艺,怎能容肖晨浪费这大好机会。

    自知逃跑无望的四人奋起一搏,只希望死前能够拉个垫背的,戾气薄发,招招拼命,就是以命换伤都可以。

    顾若海顿时有些疲于招架,顾若彪在其后随时准备出手。

    剑光一变,顾若海的剑法变得诡异莫测,时而是星火剑法,时而是换命剑法,时而又不知是何种招式,渐渐和四人有攻有守。

    一会儿之后,顾若海的剑招,肖晨已经看不大懂,只知道前半招是换命剑法,后半招犹如羚羊挂角,分明不是一套剑法,却无塞无碍,十分流畅,攻敌之必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