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24章七星命名

第24章七星命名

    “我靠!”

    刚进了家门,肖晨就狠狠的一拍脑门儿,让顾若海这么一打岔,肖晨却是忘了一件正事。wWw.00ks.com

    这《基础药典》已经写好,培养这群女人的事儿也要提上日程,况且做大锅饭才需要几个人,那三十多号漂亮女人站到工地上,一群匠人能能安心干活才怪。

    刚进了门的肖晨只得暂时的回家修炼,顾若海整晚都没有回来,看样子是嫌跑来跑去的麻烦,直接就在城外露宿了。

    第二天清晨,肖晨不得已又跑了一趟,让顾若海在这些女人中挑出那些个当初想要自杀的女人。

    当初想要自杀的女人并不多,只有七个,她们的忠心是绝对有保障的,这并不是剩下的人就不可靠,而是相处的时间太短,实在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肖晨的第一步不得不迈的谨慎一些。

    拉了辆马车,载着七个女人风风火火的回了家。

    进城的时候,这七个女人着实是太过惹眼,肖晨作为唯一一个男人,和她们一起走了一次大街,就差被那群**的老少爷们儿用眼神千刀万剐。

    只得先将她们带回了买下的院子里,让其将后院东厢的房间收拾干净,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部搬出来。

    这七个女人这段时间恢复的不错,虽然精神上还是有受到创伤后留下的阴影,可是赶路的十几天里,也将自己的心态基本调整了过来,总算是不那么让人担心了。

    独自一人赶着辆马车出了门,向城里的百姓问明路径后,肖晨直奔城里的布店而去,成衣店也坐落布店旁边,倒是省的多跑一趟。

    买了许多被褥和换洗衣物后,肖晨又马不停蹄的去了木工店,店里只有老板和一个伙计,匠人则是一个都没有。

    问明情况才知道,顾若海高价将那些个匠人全部请去给自己修庄子去了,本来还准备仿制前世上下铺的肖晨只得息了这个想法,老老实实的买了七张普通百姓的木板床,七张普通私塾课堂的桌椅,让老板负责送到家中。

    在大街上买了一堆零碎东西后,肖晨牵着马车慢悠悠的回了家。

    没办法不慢,这一车的东西,实在有太重,看着前面那匹老实巴交埋头拉车,却被拖得走路都打颤的骏马,肖晨实在是不忍心再坐到马车上。

    都老马识途,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刚解下马车的套绳,这家伙就溜了号,直接窜到前院临时搭的马厩里,趴在地上再不愿动弹一下。

    肖晨看它累的够呛,只得在大门口扯开嗓子就嚎了声“二柱!和姑娘们一起出来搬东西。”

    刚嚎完肖晨就后悔了,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像****经常嚎的那句:,叫姑娘们出来接客了~

    街上一溜的大门十个开了九个,门缝里探出好几个脑袋,好奇的望着肖晨。

    消失了好几天的顾若彪也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蹦哒了出来,抱着双臂悠哉的看着窘迫的肖晨。

    被顾若彪看的恼羞成怒的肖晨直接对着他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帮忙,信不信我晚上给你下药!”

    被吓了一跳的顾若彪只得讪讪的跑过来搬东西,二柱和七个姑娘也一起出来帮忙。

    折腾了半天才将一马车东西搬完,木工店的伙计也将床送了过来。

    等安顿整齐后,肖晨给每个姑娘都拿了一套衣服,交给她们换洗,并吩咐她们晚上吃完饭后早些歇息,明天开始就要给她们上课了。

    来也颇有意思,这七个姑娘都不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却都读过书,识得字,七人琴棋书画各有所长。

    想来也是正常,没有读过书的女人,如何能有自杀以保气节的想法。

    肖晨却在思考如何上好明天的第一堂课,如果不能将她们从阴影中解放出来,那么可是无法胜任以后的工作。

    在纸上写写画画,肖晨为明天首先要讲的东西不知道抓掉了多少根头发。

    第二天清晨,肖晨天不亮就早早起床,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七个姑娘却比他还要早,已经将早饭做好,静等他先用餐。

    习惯了人人平等的肖晨如何能够受得了七个姑娘看自己一个大男人吃饭的阵仗,连忙叫她们一起坐下用餐。

    一向对这个救命恩人言听计从的七个人却是不敢坐下,只尊卑有别,推脱不已,最后还是肖晨假装生气,用命令的口气才让她们坐下一起吃饭。

    吃过饭,七个女人被安排的坐在了新买的课桌前。

    被七人看的有一紧张的肖晨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道:“今天是我第一次给大家讲课,就先从名字开始吧,我叫肖晨,那么你呢?”

    肖晨将手中的戒尺指向了左手最前端的一位姑娘,这个姑娘在这七人中是比较有威信的一个,其余六人,皆听她的话。

    这姑娘起身后却低着头半天没有话,肖晨只得耐心等待着。

    偷偷抬头看了肖晨一眼后,这姑娘方才道:“公子,奴婢已不想再记起过去的事情,也不想提起过去的名字,今后只希望跟随在恩人身边,为恩人略尽绵力,还望恩人赐名。”罢便蹲身福了一福。

    “还望恩人赐名。”

    剩下的六个姑娘也一起站起身,对着肖晨行了一礼,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肖晨。

    以掌扶额,肖晨感到十分头疼,天呐,又是起名字,一个还不够,一次来七个,简直是要人老命。

    肖晨只得抓耳挠腮的兀自站在七人桌前。

    “你们恰好七人,不若就跟着我姓肖,以七星命名吧,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不多不少刚刚好。”肖晨依着顺序一一了过去。

    “奴婢谢恩人赐名。”完后七人福了一福,直接应下了各自的名字,满脸的喜气。

    “以后不要称呼自己奴婢,我救你们也不是为了让你们为奴为婢,也不要再叫我恩人了,直接叫公子吧,恩人恩人的,听着别扭。”肖晨对“公子”这个称呼显然是情有独钟,觉得十分入耳。

    看肖晨的认真,为首的天枢才应道:“天枢谢公子恩典。”

    身后几人稀稀拉拉的应了下来后,肖晨让几人坐下,重新开始今天的讲课。

    “今天首先要教你们的,是内功,江湖这条路不是每个人都想走的,但是既然身在江湖,就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你们既然跟了我,我便传授你们《逍遥心经》,这篇功法是最尖的筑基法门,只要修炼有成,再学习一轻功,将来遇到危险,也不至于跑都跑不了。”

    肖晨絮絮叨叨的讲解着《逍遥心经》的内容,指她们如何打坐,如何引气,甚至不惜拿出两瓶五宝花蜜酒助她们凝练第一丝真气。

    一整天都在忙碌此事,直到日落西山才让所有人都凝练出了第一丝真气,其中除了天枢、天璇、天玑三人因为年龄较大废了这事以外,其他几人都十分顺利。

    这三人也知道自己年龄偏大,但对肖晨第一次吩咐下来的事情颇为上心,吃罢早饭后又继续盘膝开始修炼。

    只要今天将她们都教会了,明天就可以开始教受《基础药典》的内容了。

    肖晨回房后也开始了修炼,不断拓宽自己的经脉。

    次日清晨,肖晨收功起身,因为精神的强大,不觉疲惫,反而感觉浑身舒适,迈步出来继续给这群姑娘上课。

    这七人听的认真,肖晨也讲得有趣,不断在纸上记录药典内容,如此过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讲了大半本,比之前世学校的学习效率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这天肖晨却是感觉自己已经到了通脉前期的极限,阴跷脉和阳跷脉都有些不堪重负的胀痛感,肖晨大喜之下盘膝坐在床上,准备冲击通脉中期。

    刚开始搬运内力,体内的内力似乎感觉到了这个重要的时刻,沸腾不已,只是不到一个周天便达到了极速,直接冲向了阴维脉,势如破竹的打开了全部的穴道。

    本打算偃息旗鼓的肖晨却感到体内内力的躁动,便直接推动着真气继续向着阳维脉冲去,脑海中轰轰的响声振聋发聩,直让人感觉精神恍惚,内力却兀自沿着阳维脉冲击不止。

    等到肖晨回过神来,阳维脉已经彻底被打通,内力也自发的循环了起来。

    志得意满的从床上下来,肖晨伸了个懒腰,浑身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看着窗外天色已经大亮,才恍然意识到过去了许久,急匆匆的打开门,却见到天枢满脸踌躇的站在门口。

    肖晨轻轻一笑,这姑娘定是看已经这个时间了他还没有到想过来叫他,却害怕打扰到他。

    “昨晚练功有突破刚才方才醒来,天枢等了很久了吧。”

    “没有没有,天枢不敢。”

    虽然明知这个江湖上被传的很是恐怖的年轻人其实十分和气,甚至让人觉得是个邻家的大男孩,可是天枢依旧对肖晨保持着一种敬畏,让人觉得很是可爱。

    简单吃了些东西后,肖晨才到了后院,这些让人疼惜的可怜姑娘,此时已经在翻阅早就记好的笔记,反复温习学过的内容。

    看到这种情况,肖晨十分的满意,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别人所尊重。

    再过半个月就能讲完书上的内容,希望她们会喜欢自己以后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