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26章摆摊治病

第26章摆摊治病

    肖晨首先排除了《阴阳宝扇打穴功》,这门功夫等级不到级,而且肖晨实在是对上次得到《莲心扇法》后的做法心有戚戚,那可是整整拿着扇子比划了一天,除了一股自然流露的猥琐范儿,屁的气度和潇洒都没有。wWw.00ks.com

    相较这个世界的武学来《石鼓打穴法》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精妙打穴穴法,不但适用于多种武器,而且变化招式多样,脱胎于《裴将军诗》,一共二十三字,每字三招至十六招不等,是一部学了之后就能倚之纵横江湖的武学。

    狠了狠心,肖晨终是决定舍弃了这门武学,只因融合了前身精神力量,系统中又有大批天材地宝,《一阳书指》的弊端对他来并不是不可弥补的缺。

    那种远超同级武学威力的**,肖晨真的难以抵挡,既能克敌制胜,又能疗伤救人。

    想了想以后只需要潇洒的一指,敌人直接就睡倒在地上,肖晨一脸阴森的笑意,打定主意学了这功夫后,第一个要倒的就是顾若彪。

    “嘿嘿嘿嘿。”

    傍晚肖晨的房间中传来一阵猥琐至极的笑声,让前来叫肖晨前去用膳的天玑、玉衡两女直挺挺的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站了许久,直到远处的天枢也过来,方才由天枢敲了敲门道:“公子,膳食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前去用膳吗?”

    “嗯,已经好了吗?”肖晨打开房门,看着门口的三人有些疑惑,怎的叫个吃饭都这么多人。

    “一起去吧。”摇了摇头肖晨也不多想,当先向着餐厅而去。

    这《一阳书指》确实是了得,玄级上品就能修炼到大概相当于一阳指五品指力的程度,刚刚按照脑海中的步骤实验了一下,刚刚入门连九品都算不上的肖晨就能射出一尺多长的指力,要知道肖晨才刚刚进阶导气通脉中期。

    指力外放,剑气外放这些能力最少也要练气成液后期才能做到,顾若海天资纵横也是在练气成液中期才能外放剑气,而且仅有不到两尺。

    遮掩不住脸上的喜气,让一起吃饭的二柱和顾若彪十分诧异,肖晨有时虽然性格不靠谱了一些,可是从未笑的像今天这么阴险。

    大多人都是一脸疑惑,只有刚才听到肖晨阴森笑声的天玑、玉衡两人头都不敢抬,只是埋头吃饭,心知自家公子绝对是又想出了什么折腾人的法子。

    快速解决完晚饭的肖晨对着顾若彪道:“若彪啊,哥哥我又学了样新本事,一会儿让你体验下如何?”

    将脸栽在碗里的顾若彪想都不想就了句“二哥你这人忒的不厚道,谁知道你又研制出了什么药,上次的东西我已经领教了,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安啦,放心放心,绝对不是什么药,是哥哥新学了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只要用食指对着你瞄准一下,甚至都不需要碰你的身子,就可以让你减少身体因练武和播种产生的血液沸腾之感,防止身体元气的快速流逝。”肖晨将脸凑到顾若彪的脸前,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

    “切,这种话,你留着逗摇光玩儿吧。”不屑的摇摇头,顾若彪放下碗筷,直接就准备起身离开。

    “嗤~”

    “样,你怎么不嘚瑟了?”

    看着保持着起身离开的姿势一动不动的顾若彪,肖晨露出了一脸人得志的表情,在他身上左拍拍,右捏捏。

    “我靠,二哥你哪里学的这一招!”顾若彪十分惊骇,原来的肖晨分明不会这一招的。

    “原来是哥哥内力不够,前几天不是突破了下么,怎么样,感觉如何?”

    笑嘻嘻的肖晨对顾若彪的表情十分的满意,这是要大仇得报的节奏啊。

    “上次你丫敢我笑穴,你这次我你什么穴好呢?麻穴?痛穴?还是……”

    “二哥,晨哥!肖大爷!我错了,不要啊!”

    肖晨拿着食指在顾若彪身上比划来比划去,直将他吓得脸色苍白,这要是一指头下去,简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摇光丫头,你哪里好呢?”肖晨对着旁边乐不可支的摇光问到。

    “嗯,公子常,人若犯我,双倍奉还,上次他了公子一个穴道,这次公子就他两个好不好?”摇光笑的单纯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但出的话让顾若彪直感毛骨悚然。

    肖晨撇了眼呆立不动却不断大呼叫的顾若彪继续对着摇光问道:“不知一个麻穴,一个笑穴可好?”

    “肖大爷,肖大爷,一都不好,你这不是已经了一个穴道了吗?再一个就是两个了。”自知难以幸免的顾若彪低声下气的求着肖晨,只求少受一罪。

    “哟,若彪,没看出来你数术学的挺不错的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肖晨直接出一指,到了顾若海的麻穴。

    “麻,麻,麻……”

    顾若彪发颤的声音直将在座的几女逗得咯咯直笑,就连改行当了面瘫男的二柱也是嘴角直抽。

    “别叫唤了,又死不了,放心吧,哥哥没怎么用力,半个时辰后穴道就自己解开了。”拍了拍顾若彪的肩膀,肖晨昂首挺胸的出了餐厅。

    “天是那么豁亮,地是那么广,情是那么荡漾,心是那么浪,歌是那么悠扬,曲儿是那么狂,看什么都痛快,今儿我就是爽~”

    跑调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肖晨神清气爽,全身舒泰,郁结之气一扫而空,直感觉这内力运行速度都提升了三分。

    至于餐厅中的顾若彪最后穴道解开,全身发麻动弹不得,还是摇光丫头见他甚是可怜,被自己和肖公子连番折磨,忽的善心大发,和两位姐姐一起将他抬回了房中,直将这个七尺汉子感动的双目含泪。

    应该是感动吧,如果不看丫头那悄悄放在顾若彪腰间的手的话。

    自尊心遭到无情践踏的顾若彪第二天一早就没了踪影,让肖晨大呼可惜,难得的试验品怎么就敢跑了。

    “美女们早上好啊。”

    “公子金安。”

    七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儿一齐向肖晨福了一福,那乖巧模样让肖晨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直呼承受不住。

    “今天应摇光丫头的要求对你们进行结业考核,如果通过考核就可以出门为人看病了,通不过的嘛,就留在家给本公子洗衣做饭如何?”心情愉悦的肖晨的开了个玩笑。

    “愿随公子左右,为公子洗衣做饭。”

    短短时间,这些姑娘就十分默契,七个人七张嘴着一句话,软绵绵的声音各有特色。

    看着七张俏脸,肖晨的鼻血都快流出来了看来要早给她们找个家了,每天这么搞,这绝对是要减寿的。

    “切莫在开我的玩笑了,我可经不起你们这么逗。”无奈苦笑一声,肖晨只好告饶。

    “言归正传,这次考核还要将你们的水平如实的发挥出来才行,下面就开始吧。”肖晨将一张大大的白纸贴在了案几前,让在座的几个姑娘都能看清楚。

    这张白纸上由浅到深写了许多的问题,要这些姑娘一一解答,内容比较多一些,一直到了临近晌午,天枢才第一个将之答完,反复核对之后交到了肖晨手上。

    这些试题从最基础的风寒、外伤,到高深一些的内脏、骨骼,都有涉及,问题五花八门,有的甚至有刻意刁难的嫌疑。

    一直到了午时一刻,摇光丫头才最后将试卷交给了肖晨,这姑娘生性贪玩,比之几个姐姐在学习上用的功要少的多,虽然也都答了上来,可是一些的细节却还差的远。

    肖晨趁着她们一起去做饭的时间细细阅卷,虽然语句多少有些不同,但其治疗手法步骤却一字不差,综合下来虽各有所长,总得成绩却是相差不大,都在九十五分以上。

    感叹了下七人的天赋和努力,肖晨决定了下午就让她们一起出去行医,自己和二柱也去给她们保驾护航。

    中午刚吃完饭,肖晨宣布七人全部合格后,摇光就兴奋晃着肖晨的胳膊,让他快带自己去给人看病,看了眼余下六人也是一脸的期待,肖晨也不耽搁,让二柱搬了张大长桌,拿上东西就一起出了门。

    来到东城人流最多的地方,摆下档口,肖晨拿出两卷幡布,上面分别写着:

    医正,医邪,医天下可医之人

    治毒,治伤,治四海可治之伤

    横批却是完全不搭边的“免费看病”四个大字。

    摊子一支起来,围观的人就不少,可是大部分却是被七个美女的容貌吸引来的。

    半天没有一人上来看病,倒是一群整天无事可做的花花公子越聚越多。

    一个脸色淫邪的华服公子走上前来,语气轻佻的对着坐在桌前的天枢道:“娘子莫不是缺钱花了?和本少回去,本少让你好好尝尝**滋味,吃香喝辣何必在此受风吹日晒。”

    刚完话,其后一群狐朋狗友就大笑不止。

    天枢看了肖晨一眼,见肖晨含笑了头,便张嘴道:“这位公子脚步虚浮,精神倦怠,萎靡不振,面色苍白,两眼无神,神态憔悴,形体消瘦,气短心跳,是不是时常感觉全身无力,腰酸腿软,头重脚轻,头昏目眩,眼冒金星,食欲减退、不思饮食,胃纳欠佳,并有轻度恶心感。”

    无视了这华服公子脸上的震惊之色,天枢继续到“公子家中怕是妻妾不少,不若天枢给公子开一张补精养气,安神禁欲之药如何?”

    天枢脸色颇为认真,正待提笔,这年轻公子却拉着其狐朋狗友快速离去。

    被天枢一下直戳要害,大街上的人发出哄然大笑,直将逃跑的年轻公子臊的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