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27章重伤老道

第27章重伤老道

    围观的人群见这姑娘看的分毫不差,诊治也不收钱,便有一对老夫妻当先走上前来。Www.00kS.cOm

    这二人一个膝盖年轻时受过伤,老来时常疼痛难忍,一个长期劳作,伤了腰背。

    天枢诊治后开下药方,这两老人千恩万谢方才离去。

    围观众人左看看右看看,陆续有人走上前来,七姐妹轮流试手,都是看的极准,偶尔见到有些棘手的病症也会七嘴八舌的讨论半天,之后开出一张药方让肖晨过目。

    对这些病症,七个姑娘的处理手法老道娴熟,十分正确,让肖晨感叹确实是非常的有天赋。

    左右无事了的肖晨也就不再关注几个姑娘,让二柱看护着,自己晃晃悠悠的逛起了市场。

    在成衣店定制了三百来套衣衫后,肖晨被成衣店掌柜头哈腰的送出来后却被二柱给碰了个正着。

    二柱拉着肖晨急匆匆的回到了摆摊的地方,七个姑娘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摊位前立了一位身穿皂角道袍的白发道士,面容矍铄,却不时咳嗽两声,手中拿着深青色手帕,上面还有几暗红色血迹。

    肖晨走上前去行了一礼,言道:“道长还请回吧,人实在是招惹不起麻烦。”

    “哦?是治不了还是不想招惹麻烦?”老道闻言却并未离开,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肖晨。

    肖晨左右看了看,道:“还请道长不要为难于我,道长的伤,我还不敢治。”

    “不敢治,那就是能治喽,友不知可有僻静一些的地方?”

    知道这老道上门求人,看其鹤发童颜一脸正气,纵是身受重伤,站在那里也如一柄出鞘宝剑,身上剑意凌然,最少是练气成罡的先天人物,肖晨心中狂呼,不敲竹杠更待何时!

    面上不显异色,甚至还稍稍露出些为难,肖晨顿了两下,才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吩咐七人好好为他人看病,兀自领着老道回了家门。

    肖晨之所以如此的相信这老道,却是因为其衣角上的不显眼之地有一块的门派标记,那是夏国尖门派,正道九大门派之一玉清观的标志。

    随着顾若海和顾若彪对肖晨武林常识的恶补,肖晨已经不是半年前初出江湖的白,什么也不懂。

    这玉清观位列正道九大门派末尾,却是实打实的庞然大物,比之诸如白云山之类的大型门派,完全是碾压级别的存在,而且风评极好,收徒严格,门人个个正气凌然。

    主次落座后,肖晨当先开口道:“敢问道长高姓大名?”

    “方外之人,有什么高姓大名,贫道玉清观丹青子。”

    肖晨悚然一惊,看走眼了,这老道居然和玉清观掌门卜青子一个辈分,明晃晃的金大腿。

    沉吟了半晌,肖晨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道:“丹青子道长万福,可名叫肖晨,非是可不肯给道长治伤,只是以道长所代表的门派和道长的武艺,打伤道长之人可实在是招惹不起。”

    “哈哈,你这滑头子,将我带来这里又推推拖拖,分明是在告诉老道,白白救人的事不做,想要什么何不直?”到底是人老成精,姜还是老的辣,肖晨的话刚出口,这老道却是将肖晨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嘿嘿,道长直言快语,那可也不兜圈子了,请恕我直言,给你这种高手治伤好处不少,麻烦也不,我一出手,您拍拍屁股倒是走了,我可是不安全了,不若您看着丢东西,将给您治伤看成一种交易,招牌上可是都写清楚了,不管正道魔道都医,我想事后那人也不会太过迁怒于我。”

    肖晨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非得从这老道身上抠下儿好东西才成。

    “也没准备叫你白白出手,我这里有一颗百年悟道果,虽不能助你悟道通神,却也可给你增加近十年的功力,让你突破下你那低的可怜的境界。”老道撇了肖晨一眼,对他趁机敲诈的行为有些不满,的嘲笑了下肖晨的武功境界继续道:“我那对头虽是魔门中人,可是为人也是颇为道义,不定你子过几天还能治下他,再得些好处。”

    “哦?嗯,那个前辈啊,悟道果只有一颗?”肖晨腆着脸还想再让这老道加些好处,却看到这老道的胡子忽的翘了起来,脸直接就黑了,忙改口道“可还有一个疑问,不知前辈如何看出晚辈有能力给您治伤的?”

    “刚开始确有不信,但那几个姑娘医术已是不错,你既然当得她们的师傅,张口又是怕惹麻烦,明显已经看出了我的伤势,想必应当有一两分医治的把握,后来随你前来时,见你屋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又加了几分可信,直到你听得贫道姓名后依然敢要好处便知道,你治得了这伤。”丹青子话不拐弯儿,直接告诉了肖晨前后原因。

    肖晨也不耽搁,抓过这老道的手开始诊脉。

    “喂,子,你到底行不行啊,把个脉要这么久吗?”

    足足把了两刻多钟后,肖晨睁开闭着的眼眸,没好气的看着这个没耐心的老道。

    “前辈的伤势远比看上去严重,要不是所修习的道家内力中正平和兼有一些疗伤恢复之效,不肾脏、肝脏和开裂的肺脉,就是光心脉上那一下就足够前辈横尸荒野了,看起来这伤最少已经有七天,虽然前辈用内力封堵了心脉伤口,可是也已经有不少积血。”

    肖晨拿过纸笔,开始在纸上唰唰唰的写了起来,光是用材用药就写了五张,第六张却是药的制法用法。

    丹青子看了半天才到“子,你这药方恢复起来要多久?”

    “以前辈的状况,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就可复原,不留任何暗伤隐患,彻底根治。”肖晨颇为自信,语气里有不出的骄傲。

    “两个月?你子是等魔门的人来给老道送棺材吗?来儿快的法子?”丹青子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像火烧了眉毛一样。

    肖晨闻言却是不满的挑了挑眉毛“我倒是有猛药,但是你敢用吗?”

    “有什么不敢的,老道纵横江湖几十载,除了我那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师傅,还就真没怕过什么。”高扬着脸,丹青子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

    肖晨继续唰唰的写了三张纸,用材只有不到一张纸,制法用法却是足足两张“这剂猛药下去,不出七天,药到病除,就怕你不敢吃。”

    这老道靠近一看,脸都绿了,一张单子上蜘蛛蝎子,毒草毒花什么都有。

    “你子居然敢消遣老道,是想让老道给你松松骨呢吧。”这丹青子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看那撸袖子的动作就知道这是要干嘛。

    “靠,你个老不羞,我都了怕你不敢用,要知道本公子可是江湖人称‘百毒公子’的肖晨,这以毒治伤可是看家本事!”看情况不对,肖晨赶紧躲在了太师椅之后,双手抓着椅背,好像这样能增加一些安全感。

    “百毒公子?你唬傻子呢吧,真当老道没见识啊,这一锅**下去,大罗神仙都得直接埋了,我看你子就是欠收拾。”丹青子轻功一转,瞬间到了肖晨身边,拳拳到肉。

    肖晨左躲右闪却是感觉每一下都是愣往人拳头上撞,眼前金星乱闪,头晕目眩,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头。

    “嘶~你轻儿成吗?”

    鼻青脸肿的肖晨一脸哭腔的对着这无良老道到。

    “上个金疮药而已,你至于么,还是不是个男人。”丹青子满是不耐烦的语气,一边笑话着肖晨,一边给其上药。

    “我你子刚才的药方真的是真的?”

    看着老道一脸狐疑的表情,要不是打不过他,肖晨恨不得将他给直接活埋了。

    愤愤的道:“什么叫真的是真的,那东西能有假么?我没事儿叫你回家打我一顿呐,我有那么闲吗?”

    “嘿,那倒是,不过子你怎么证明那药方是真的呢?”丹青子想想也是,这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遣自己。

    “我为什么要证明,你赶紧有多远给我走多远,我不治了。”肖晨怒气难消,这一顿打让心眼儿的肖晨如何能忍,要不是秉承华夏人民的优良传统,尊老爱幼,非得给他来一包星宿派最级的碧磷粉不可,就算他是先天高手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也得给肖晨跪了。

    “嘿嘿嘿,友莫要生气,莫要生气,只要你能证明你的药确实是真的,贫道再给你一块本门的‘玉清令’以做赔罪如何?要知道这‘玉清令’可调动一百个本门弟子全力助你一次,可是不可多得好东西。”丹青子看肖晨那语气对刚才的药方有些将信将疑,就又抛出了一个好处引诱肖晨。

    “玉清令?你玉清观的弟子远在夏国,我没事儿跑那么远干什么,去看你脸色啊,你赶紧给我走。”肖晨语气不善,打定主意不给这老道治伤,居然敢打自己,管你是玉清观还是太清观,将来一定要报复回来。

    “友不要生气嘛,万事好商量,贫道一把年纪了,实在是经不起这么折腾了,你就当可怜下老道,医者父母心,总不愿见到老道曝尸荒野吧”这没脸没皮的老货是越发的没了节操,居然在这儿倚老卖老,装起了可怜。

    肖晨其实对那悟道果是满满的贪婪,见状也就动起了心思,直接张嘴道:“十颗百年悟道果,我证明给你看这药效,少了免谈。”

    “什么?十颗?你子又拿老道当傻子是吗?”

    “喂,什么叫又,我刚才的是实话!做生意都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你可不准人身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