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28章以毒治伤

第28章以毒治伤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肖晨终于在丹青子火冒三丈想要动手的时候以三颗百年悟道果的价格同意了给其治伤,让这老道不断叨叨肖晨实在是奸诈,年纪不学好,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妖怪教出的徒弟。Www.00kS.cOm

    肖晨乐不可支,三颗百年悟道果,千金难求的东西,赚大发了。

    悟道果是玉清观所在地玉清山上的特产,十年可入药,百年能增功,千年则可助人悟道通神,千年悟道果就是一个普通人吃了,也可直达练气成罡后期的先天圆满之境,而这百年的悟道果虽没有那么厉害,但是其在练气成液后期服下,必能助实用者突破任督二脉,还能增加进入炼气成罡时对天地自然的感悟,虽然这百年悟道果功效非凡,可对于老道这个境界的人来,食之无用弃之可惜,那增加的功力除了让自己内气不纯外,什么好处都没有。

    起身假装回了趟房间,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瓶五宝花蜜酒,又在厨房拿了一只大碗,方才慢悠悠走回了大厅。

    “这东西叫五宝花蜜酒,让你看看我用毒的水平,瞪什么瞪,我知道你没听过,没见识就都你这样。”肖晨将瓶中的酒整个倒了出来,包括瓶里那五只东西。

    丹青子的眼睛睁得溜圆,看肖晨一口气喝了少半碗,脸不红气不喘,也不见有任何不良反应,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毒物腥气。

    心理犹自狐疑的丹青子还没张口话,就听见门外顾若彪的声音:“二哥二哥,是五宝花蜜酒的味儿,你别藏,我来了!”

    一道人影唰一声窜了进来,直接张开手去抢肖晨手中的酒,怕这莽汉将酒打了,无奈任他夺了去。

    “二哥今天怎么这么大方,舍得用这宝贝招待别人,哈哈,这位前辈,沾你的光我就不客气了啊。”一仰头将碗中的酒喝的干干净净,就连那五宝也囫囵吞入了腹中,闭眼运转了一圈内力就将药力化个干净。

    “这位是?”丹青子看着这个莽汉,不由转头问肖晨。

    “这是个傻子,别理他。”肖晨语气十分不善,好不容易狠下心拿出一瓶给老道验证下水平,结果还没话就被这莽汉给抢过喝了,肖晨能高兴的起来才怪。

    顾若彪刚停了运功,睁开眼睛满脸喜意的准备张口话,肖晨直接出一指,措不及防的顾若彪又呆立当场。

    “二,二哥,呵,呵呵,为什么又我啊……”顾若彪的脸色刷一声就白了,前天那一下麻穴直接把他给怕了,深怕肖晨再来那么一下。

    “你为什么,你个混蛋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啊,我好不容易咬牙拿出一瓶,你就给这么喝了,我不你谁。”肖晨恶狠狠的看着顾若彪,直让其不寒而栗。

    “友刚才的酒……”丹青子适时的出声,吸引了肖晨的注意力,顾若彪隐蔽的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五宝花蜜酒,蜘蛛、蝎子、青蛇、蟾蜍、蜈蚣是为五宝,清心明目,成罡之前增进功力的极品。”肖晨面对这个大金主,立马将注意力挪开为其解释,可越是解释,心中越是堵的慌,虽然早在有了《药王神篇》之时,肖晨就研究出了五宝花蜜酒的酿制方法,可是五宝花蜜酒只有初秋毒虫活跃之期过后毒性最旺之时方能酿制,现在这才六月,离那时还早的很,喝一瓶少一瓶,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恨恨的踢了顾若彪一脚,扭头对着丹青子道:“前辈可曾相信了我这用毒也能治病的法子?”

    “是你你敢相信吗?”眼角抽抽的的丹青子着实也对这莽汉无可奈何。

    看着这老道还是不信,肖晨真有些伤脑筋,这以毒治伤是猛药,只能对症下药,旁人喝了这药不出一时三刻也要暴毙而亡。

    挠了挠脑袋,肖晨只得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前辈,你看我这兄弟,虽是练武之人,可是却因为流连烟花之地,精气亏损,不若我给他开一副药你看看效果?”

    “此法可行,不过你要用你的以毒治病的法子。”丹青子听得这个办法也觉得可行,就让肖晨着手下药。

    肖晨扛着顾若彪,不理会他的大呼叫,直接带着丹青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拿出许多老道听过见过的**开始按不同比例和顺序调配,拿来熬药的火炉和砂锅慢慢熬制起来,不时加入一些东西,文火转猛火,三煎三滚方才熄了火炉,将药汁倒进了碗里,漆黑的药汁不时散发出诡异的味道,直让丹青子以袖掩鼻。

    端着药来到顾若彪身旁,顾若彪全程观看了这制作过程,当中不少的剧毒之物可是映像深刻,看到肖晨端着碗过来,直骇得寒毛直竖大呼叫,虽然知道肖晨不会害自己,可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喝进去鬼知道会不会和积阳散一样多欲哭无泪的副作用。

    肖晨听得心烦,这么下去可不行,一指出,直接了顾若彪的哑穴,让其有口难开。

    不理会其潸然欲泣,满是哀求的眼神,自顾自的道:“仔细听着,不然一会儿真死了怨不得别人,喝下以后,我一解开穴道你立刻运功,这药力霸道,你别傻乎乎的站着,等药力爆发有的你哭的,听见没!”

    肖晨完就直接捏开顾若彪的嘴巴,一碗药直接灌进了他肚子,直接让顾若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啪啪”两指解了穴道,顾若彪顾不得其它,忙盘膝坐在地上,不消片刻就真气沸腾,头都冒起了白烟。

    “子,你对你兄弟可是够狠的呀。”丹青子在旁边着风凉话,肖晨直接给了他个白眼。

    “我这兄弟屡教不改,给他开的济阳散都不会按时吃,正好此时有空给他治疗下,我这可是为了他好。”肖晨义正言辞,丝毫没觉得自己拿顾若彪当白鼠有什么不妥。

    足足半个时辰顾若彪才运功完毕从地上站了起来,胃里一阵干呕,只觉得鼻腔中满是毒物的腥臭之气,带着委屈的声音道:“二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就得罪你一次,从积阳散到我麻穴,加上这个你都还了三次了,你不是双倍么?这是三倍啊。”

    听着顾若彪越越是可怜的语气,肖晨怪不好意思的,不知不觉已经收拾了若彪三次了,将着七尺汉子给折磨的欲仙欲死,确实有些过分了。

    “行了行了,这次给前辈治伤能得三颗百年悟道果,给你一颗就是了,况且一次就解决了你身体的隐患,你就别在那装可怜了。”

    顾若彪一听之下大喜,他困在练气成液初期已经不短的时间,转修许久《逍遥心经》后根基十分雄厚,如果得到悟道果,怕是马上就能直接晋级到练气成液后期。

    “我就知道二哥怎么可能会亏待兄弟,哈哈,二哥你简直就是天下最……”

    “停!这悟道果还没到手呢,你先出去,别给打扰我给丹青子前辈治伤。”肖晨毫不犹豫打断了顾若彪的马屁将他赶了出去。

    “不知前辈可曾相信了?”肖晨一脸嘚瑟的看着这老道,表情臭屁之极。

    “确实是神乎其技,药力霸道,直接将亏损补了起来,了不起。”丹青子实话实,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在下马上就给前辈熬第一锅药吧,也好快些治好前辈的伤。”

    “怕是快些赚到悟道果吧。”

    肖晨被直接揭穿了目的却一都不觉得有任何尴尬,手里快速的准备着所需的物品。

    零零碎碎的东西,直让丹青子这个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人眼花缭乱。

    曼陀罗,琉璃翠,铃兰,毒箭木,榭寄生、桑椹、一品红、鸢尾这些毒花毒草还只是丹青子自己辨认出来的,不认识的更多,一些毒虫直把这个老道看的目瞪口呆,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喝这个东西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眼不见为净的丹青子直接闭上了眼睛,缓缓入定运功疗伤。

    肖晨又端来两个火炉,三火同时开始煎煮,所用的东西却各不相同,手法井然有序。

    待三冷三沸之后三锅合一,又调整了火的大,不时加入一些东西,那种剧毒的腥臭,直将丹青子从入定状态给逼了出来,不得不出屋外透透气。

    肖晨吃了颗自制的避毒丹,鼻子中塞着鼻塞,显然是早有预料,若无其事的熬着药。

    近百种**草药,最后熬成了一碗,反而不见了腥臭,更没有一丝味道散发,呈现出淡青色,药力内敛华光熠熠。

    叫来了坐在屋外的丹青子,肖晨不断催促其服下,这药一凉,药性挥发,怕是再没有了快速治伤的神奇功效。

    老道皱着眉头撇了眼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一脸的纠结,直将那鹤发童颜的面容揪成了一张老脸。

    狠了狠心才在肖晨的不断催促下仰头喝了进去,直接盘膝坐在地上炼化药力。

    药汁一经入腹,药力轰然炸开,化作滚滚洪流直将丹青子全身经脉冲击的疼痛难忍,冷汗遍布全身,在霸道药力的刺激下,心脉肺脉和内脏快速的修复着。

    丹青子全身热气蒸腾,皮肤滚烫,脸上红的像要滴出血一样,身上的汗渍一刻也停留不住,直接化为了蒸汽。

    肖晨站在其身边都觉得炙热难当,直接就走出了屋,留老道一人在原地运功。

    吩咐顾若彪一声为老道护法,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之后,施施然的向着街上走去,想去看看天枢她们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