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29章八十多岁的童子

第29章八十多岁的童子

    远远就能看到络绎不绝前来看病的人,不少的百姓从肖晨身边路过交谈时的感激和开心,让肖晨也心情愉悦。www.00Ks.com

    远处除了黑着一张脸的门神二柱以外,七个姑娘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却是发出发自内心的开怀笑容。

    百姓多贫苦,看不起病的大有人在,虽然仅仅是一张药方,但是请大夫看病最少也要好几两银子,自古以来,治病求医向来让这群普通老百姓囊中羞涩。

    抬头看了看天,却是太阳西垂,将要落山,肖晨走上前去,在摊位前展出了一张白布,黑色的字迹写着:出诊三天,酉时正收摊。

    百姓看到白布,即使不识字的人也在询问身边的人,不一会儿消息就传开了,这种好事要整整维持三天,看了看天时,自觉等不到的就散开了,准备明天一早就来。

    城里的药铺今天可谓是大丰收,本来见有人免费给人看病还准备去找找麻烦,不想她们却只开药方不抓药,前来抓药的百姓络绎不绝,一天的收入可比往常半个月,药铺掌柜脸上纷纷乐开了花,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

    叫姑娘们收拾了下笔墨,二柱扛起桌子当先就向家里走去,每天都练刀的他今天没有握刀感觉双臂上仿佛有蚂蚁在爬,急着回家补上今天的锻炼。

    肖晨和七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一起向家里走去,一路上莺莺燕燕,欢声笑语不断,每个姑娘今天帮人看病都被百姓真诚的道谢。

    那种被人承认,被人需要的感觉让她们心中的喜悦无法言表,让她们被伤的支离破碎的心温暖的不得了,人生仿佛重新为她们打开了一扇门。

    还未进得家门,七人就齐齐向肖晨行了一礼。

    “天枢(天权、天衡……)谢公子再造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七人言语真诚,那种恍若新生的感觉让她们的对肖晨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感激。

    虚扶了一下七人,肖晨心里也是充满了喜悦,帮助别人的快乐是自私的人无法理解的。

    既然自己有能力,碰到了,就做一些让自己也让别人所开怀的事情,但求无愧于心。

    肖晨不是圣人,没有那种济世救民的伟大情操,但是相遇就是缘,无情之人肖晨自认做不来,他本来就是一个感性的人,会心动,会流泪,会难过,会愤怒……

    有恩有怨,有善有恶,这才是肖晨心目中的江湖,这个江湖里有红颜,有知己,也有过命的朋友兄弟。

    肖晨对着七个姑娘作了一揖,嬉皮笑脸道:“感谢诸位姑娘弘扬我派医术,救助一城百姓。”

    “公子讨厌,又拿我们寻开心”摇光看着没有正形的肖晨不满的叫了一声,摇晃着肖晨的胳膊。

    “哟哟哟,摇光你吃胖了,再摇胳膊就掉了,你没看你姐姐们都笑你了吗?”

    打破了严肃气氛的肖晨被这鬼精灵折腾的够呛,赶紧告饶,企图转移这丫头的注意力。

    “二弟还不是沉浸在温柔乡,你让我这大哥可如何自处啊。”房门内听得声音的顾若海打开了门,微笑的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

    颇有儒风的他对几女能够有如此变化也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若海公子金安。”

    趁着几女向顾若海问安的档口,肖晨赶紧摆脱了摇光的魔爪,快步走到顾若海的身边,勾着顾若海的肩膀进了院子。

    身后的摇光不满的嘟着嘴。

    顾若海对这二弟也是没有办法,人品方面好的没话,真诚善良,侠义心肠,可是又懒又没有正形,着实让人伤脑筋。

    “大哥可见了我领回来那老道?”

    “正要与你这件事呢,你可知那人是谁?”顾若海脸色一正,严肃的问着肖晨。

    “知道,不就是玉清观丹青子么,没什么大不了,珍珑药庄,医正医邪,医天下可医之人,只要付得起药费,医了又如何。”肖晨前半句时还颇为正经,马上却又一脸贱贱的表情“而且三颗百年悟道果啊,咱们三兄弟一人一颗,大哥你都直接可以练气成罡了。”

    “你啊你,让我如何你好。”本想肖晨两句的顾若海发现自己其实也对那百年的悟道果十分渴望,也就没再肖晨,每个人都有梦想,有追求,对于一个江湖人来,悟道果是无法抵抗的**。

    “对了,怎么把正事忘了,二弟快些来,丹青子前辈鼻血流个不停,止都止不住,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快给看看。”顾若海拉着肖晨直接运起轻功就往后院射去。

    “哟,前辈啊,你怎的这样了?”肖晨一脸疑惑和紧张。

    鼻子里塞着棉花的丹青子一脸怒气的看着肖晨“我还正要问你呢!这怎么回事,怎么就停都挺不住,快来看看,要不是我的伤势大有好转,老道非得和你拼命。”

    把了半天脉,肖晨又凝神思考了一会儿才一脸诡异的看着这老道,试探着问道:“前辈,敢问您今年多大了?”

    “八十有四,有什么关系吗?”

    “这倒是没有,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八十多岁的童子身。”肖晨翻了翻白眼,八十多岁的童男,这老头是打了一辈子光棍连**都没上过啊。

    “贫道我洁身自爱,观里虽然不禁这些,但贫道修口修心修性,不婚娶,不食酒肉,子你有意见吗?”丹青子一脸的自得之意却又接着道“这童子身有问题吗?”

    “童子身是没问题,不过就是您老八十多年童子身,阳气纯粹,我的药又药力刚猛,一般来普通男人身体中会随着娶妻生子沾染一些阴气,逐渐……”

    “停!我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就总结下把他通俗易懂的告诉我。”丹青子直接挥手打断了肖晨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

    “您补大了。”

    “补大了?子,你是你用的量多了?”丹青子一脸不善的盯着肖晨,手中的拳头捏的咔吧直响。

    “前辈,这可怨不得我,您老自己,您见过几个您这样年纪的童子身。”肖晨慌忙摆摆手,窜在顾若海身后,单独面对这老道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前辈你这个鼻血流着流着也就不流了,这东西大补,放心放心。”肖晨完后一溜烟的跑了,再不跑,这老道发起飙来顾若海都得跟着躺。

    “吓死爷了,老王八蛋,居然又想打我,自己下手还是太仁慈了,流鼻血太轻了,下次让他拉一天肚子!”

    肖晨出了正厅,一步三摇的向着厨房走去,身具《药王神篇》怎会看不出来丹青子的童男之身,不过是被打了之后心气不顺给他加了儿量而已,还能帮他快速恢复呢。

    “晨哥,我现在能不能学《无定刀法》了。”老实练功的二柱问出了一个让肖晨脸红的问题。

    自从回来以后,肖晨就将二柱扔在了一旁独自练习,不闻不问,甚至七女来了后就干脆没注意过他。

    感觉过意不去的肖晨走到二柱身旁,决定好好检查下二柱的进度以做安排。

    “二柱,你全力向我攻来,不要留手。”

    肖晨拔出手里的剑,话音刚落,一抹闪亮的刀光就已到了眼前,忙架起剑来撩开,直被二柱的一刀震的手臂发麻。

    这二柱却是天赋,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力虽然还在引气期晃悠,可是其身体力量却大有长进,直追已经通脉中期的肖晨。

    一但到了通脉期,内力在十二正经中运行无阻,到时怕是力量还要超出肖晨一大截。

    刀光璀璨,尽管只是最简单的刀招,却也让肖晨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二柱变招灵活,在肖晨的理论下不拘一格,每每有出乎意料的举动。

    这种信手拈来的攻击,不是光凭天赋就可以解释的,二柱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现在每天挥刀上万次,每次吃饭时双手都还颤抖不已。

    这样的努力换来的是凌厉的刀光,那种悍然攻击不带一丝防守,却让肖晨不用高级剑法的情况下几乎无法反击。

    同级相遇,二柱定能将之斩于刀下,就算如肖晨一般的通脉期,如果没有一些高级别的防身手段,怕是也会被连绵不绝的攻击打的疲于应付。

    顾若海这样的雄厚基础,不论学什么刀法,都可以一日千里,肖晨也就不再犹豫,将放在房中的《无定刀法》秘籍直接交到了他手上。

    《无定刀法》,刀势无定,不论敌人从哪里攻来,都有千般解法,连绵不定的攻击,让敌人疲于应付,防守招式很少,十分符合二柱的性子。

    吩咐二柱每天要练习万次基础招数之后才能修习《无定刀法》,又给其几瓶五宝花蜜酒,吩咐他修习内功时一次服下半瓶,才起身离开。

    五宝花蜜酒消耗实在严重,几乎所有人都需要,为了尽快发展人手,肖晨不得不打消了原本的打算,现在的自己精通药典,完全可以自己调配一些助长功力的药汤,对五宝花蜜酒的依赖性其实并没有那么大。

    唯一让肖晨舍不得的原因也就是懒得动,不管是汤药、丹药还是药酒,制作工序都十分繁琐,调配一副就要一个多时辰,还不能有任何的失误,有现成东西的情况下省着用就好,何必再去费那个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