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2章练液成罡

第32章练液成罡

    “公子,需要再为你添些热水吗?”天枢站在大大的浴桶前,双颊通红,两眼迷蒙的看着浴桶中裸身而坐的人。www.00Ks.com虽然药浴浓稠,呈现出一种黑灰之色完全看不清肖晨浴桶中的身体,可是依然让她羞的厉害。

    “不需要了,你先出去吧,记得不要让人进来打扰我。”肖晨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有些尴尬,特别是看到天枢眼里的神色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先让她出去。

    刚开始准备这药浴之时,肖晨叫来了天枢帮忙,让天权、开阳在厨房帮忙烧水。

    天权和开阳的表情分明带着羡慕,还以为肖晨让天枢帮其沐浴,那赤果果的眼神直接让天枢满脸红霞。

    “公子有事叫我就好,我就在门外守着。”天枢完后,一脸慌张的出了门,关上房门后轻轻舒了一口,却是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横亘在心间。

    肖晨盘膝坐在浴桶之内,药浴不时散发出一股浓厚的草药味道,从空间中取出一瓶五宝花蜜酒仰头喝下,开始了修炼内力。

    由五宝花蜜酒打开身体上毛孔,吸引药浴中的药力进入全身,内力奔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提升,经脉比以前宽广许多,努力将其填满就好,不需花费功夫温养拓宽。

    沉浸在修炼中的肖晨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一直到药浴中再也吸收不到一丝的药力方才停了下来。

    起身走出浴桶,擦干身子穿上衣服后肖晨才注意到窗外天色已暗,这一修炼就是三四个时辰。

    “天枢,你在房外吗?”肖晨想起天枢在修炼之前过会在门外等候,也不知走了没有,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公子,我在。”门外传来了天枢的声音,声音之中略有倦意,怕是这几个时辰一直侯在门外。

    天枢轻轻推开房门,看到已经穿起衣衫站在房内的肖晨快步走了进来,向着肖晨行了一礼。

    “却是辛苦你了,在门外守了很久吧。”看着天枢脸上的疲惫,肖晨有些心疼,这老实姑娘,也不知叫个人来替换她一会儿。

    “不辛苦,能为公子做些事情,天枢很开心,公子,让天枢为您梳头吧。”

    天枢含蓄的应了一声,却出一句让肖晨意外的话。

    自从半年前习惯了散发后,肖晨再没有梳过头发,只是随意取了一条细绳将纸束在背后。

    “嗯,也好,许久都没有梳过头发了。”肖晨也不推辞,毕竟自己生性懒散,已经很久没有梳过发髻,戴过发冠了。

    坐在自从买回来就没用过的铜镜前,肖晨有一种颇为奇怪的感觉,看着镜中已经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的容貌抬手轻轻摸了摸脸颊。

    “嘻嘻,想不到公子也爱美呢,自己对着镜子看的发呆。”背后传来了天枢的笑声,让肖晨有些不好意思,厚如城墙的老练也有些羞红。

    天枢轻轻的梳着肖晨的长发,眼神中透露着羡慕:“公子这么好的人,也不知哪家的姐能够有幸嫁给公子。”

    “呵,哪里好了,若不是大哥和三弟此刻我怕是早已死掉,就算侥幸不死,怕也是不知在哪里讨生活。”带着淡淡的自嘲,肖晨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的,却是对顾若海和顾若彪的出现十分感激。

    “怎么会呢?公子武功高强,精通药理,不管多难的病公子都能治好,性格又平易近人,会体谅别人,对婢子们都很好,真的很羡慕能够嫁给公子的人呢。”天枢越语气却越是低落,心中满是哀愁,公子很好,真的很好,好到让人觉得能够在其身边侍奉都佛祖垂怜自己。

    肖晨心思玲珑,其实早已看出了天枢眼中的情意,不敢破却是因为怕伤了这姑娘的心,好不容易从心魔中走出,肖晨实在不忍伤害她。

    没有任何嫌弃天枢残花败柳之意,这样的女孩儿,前世打着灯笼都难找,要知道山贼地牢中的女人却不是他们用来享乐的,而是要卖到**中换取银钱的。

    无法开口的肖晨只得沉默着坐在凳子上感受背后那双不断从发丝滑落的双手。

    白玉制成的镂丝发冠,一很简单的碧玉发簪,肖晨的外型更加符合这个时代人的审美,直让天枢看着愣愣出神。

    肖晨右手在其眼前晃了好多下,才让这姑娘回了神,匆匆向肖晨行了一礼就跑出了房间。

    这下怕是把天枢给羞得够呛,肖晨笑了笑,看看铜镜中有些帅的自己满意的了头。

    “二哥,二哥,大哥突破了!”整个院子里都充满了顾若彪欣喜若狂的大叫声。

    肖晨听到这个消息后咧开嘴笑的更开心了,快步走出房间向着顾若海房间走去。

    看到顾若彪在房门口上蹦下跳,肖晨和站在房门口的顾若海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这个顾若彪什么时候才能有和他体型匹配的沉稳啊,一个昂藏大汉总是做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虽然其年龄也确实不大,但总是让人觉得十分别扭。

    “顾家的子突破了吗?还真是英雄出少年,我玉清观也少有你这样优秀的后辈。”丹青子也闻声走到了门前,看着顾若海全身精气充盈,罡气外露赞叹了一声。

    “前辈谬赞了,还要多谢前辈的悟道果,不然可怕是不知要在这个境界蹉跎多久。”顾若海神情郑重的弯腰对着丹青子行了一礼,言语十分真诚。

    丹青子侧了侧身只受了半礼,张嘴道:“这我这老道干嘛,要谢就谢谢你那黑心的二弟,直接坑了我三颗悟道果,那可是我好些年存货了。”

    肖晨尴尬的挠了挠头,还是第一次当面被人声讨,和顾若海对视一眼后两人都有些讷讷。

    吃进嘴里的东西肖晨反正是不准备再吐出来的,而且悟道果对肖晨确实有大用,挠了挠头一声不吭不接丹青子的话头。

    身后的七女听得丹青子的形容却是忍不住笑意,自家公子向来机智,虽然外表和善谦厚,内里却有些霸道,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吃了瘪。

    不同于肖晨,颇有儒风的顾若彪想了想也觉得自家二弟这医药费要的实在太贵,沉吟了一下道:“前辈无需如此介怀,我这二弟精通医道,待前辈回程之时送前辈一瓶人参养荣丸用以防身,定不叫前辈觉得吃亏便是。”

    “哈哈,顾子,你这话的老道舒心,不过这却是不必了,贫道可是没那么家子气。”丹青子挥挥手却是拒绝了顾若海的好意,虽没收礼却是对顾若海言语之间更显亲切。

    肖晨悄悄在旁舒了口气,暗叹这大哥也太过爽利了一些,一瓶人参养荣丸足有十颗,是《药王神篇》中记载的最好的疗伤圣药,对于受伤后治疗伤势,补足气血,缓解身体损伤有大用。

    肖晨前段时间购买了无数药材,主药用三百年人参,混合数百种名贵药材辅助,费心费力的制成了六瓶,这横公城中的人参都被消耗一空。

    不手工费,光是这材料费一瓶都要万两银子,拿出去卖的话,这种保命的东西,一瓶十万两都多的是人买。

    肖晨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忙问顾若海“大哥,不知你凝练的是哪种罡气?”

    “剑罡!”

    三人都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练液成罡阶段的罡气分为很多种,护体罡气、剑罡、刀罡、拳罡等等,一些特殊的兵器如峨嵋刺,则会凝练刺罡。

    罡气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凝练的方向不同,护体罡气修混元圆转之罡气,全身上下一尺之内罡气圆转如意,防御力极强;刺罡凝练的罡气形如钢针,只修那一上的锋锐,威力绝伦;刀罡凝练一条锋锐罡气,外表锋锐实责内在多为厚重沉稳;剑罡相对来较为麻烦,剑面双刃,剑端锋锐,这样的罡气胜在全面,可攻可守,虽尖端锋锐不如刺罡,剑刃锋锐之气不如刀罡,但是剑法多变可劈可斩可撩可刺,最是全面。

    不是凝练刀罡剑罡之人就没有护体罡气,只是其锋锐特性之下,防御相较专门凝练护体罡气的人来却是不堪入目。

    顾若海的气质温文尔雅,如不听其“星斗剑”之名,绝大多数人都会以为其会凝练护体罡气。

    自从和肖晨接触以后,顾若海的剑法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再不拘泥于单纯的剑招,剑光舞动之间犹如羚羊挂角,突破之前就已是剑气纵横。

    此次突破练液成罡,用悟道果沟通天地之桥,收获远比寻常突破时所得更多,虽是练气成罡前期,可其气势却不输于一般的中期,虽未见其动手,可肖晨立于其旁却有种强烈的心悸之感。

    “大哥突破却是为开庄之事又增加了几分把握,若彪,你确定现在就要服用悟道果吗?”肖晨看到顾若彪满脸期许的看着他,却有些犹豫,顾若海的例子摆在这里,到了练气成液后期再用却有很大的作用,可以省得不少的苦功。

    “二哥,你就甭担心了,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将来必定凝练拳罡,不需你们那么麻烦,而且开庄在即,我这‘铁掌客’的脸面可不是用来给那群江湖虾米踩着扬名的。”

    肖晨和顾若海摇了摇头,江湖人最重面子,擂台上输了,以顾若彪的性子怕是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