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4章扇里乾坤

第34章扇里乾坤

    搬进山庄已经大半个月,五宝花蜜酒已经消耗一空,每天都泡两次药浴,按肖晨早就应该能够建立起完整的周天进阶练气成液阶段。Www.00kS.cOm

    可是菩斯曲蛇蛇胆的功效实在恐怖,一颗颗下了肚后,肖晨的经脉现在比顾若彪的静脉都要粗壮,修炼的内气完全跟不上经脉扩张的速度。

    虽然还只是通脉后期的境界,可是比之当初在练气成液初期的顾若彪所拥有的真气量还要多。

    不运用内力的肖晨站在单手都能举起一块一百斤的石锁,而且还毫不费力,运用起内力来更是将石锁耍的虎虎生风,比之一些修炼外家功夫的人也是分毫不差。

    苦笑一声,肖晨觉得自己有进阶人形魔兽的可能,要知道当初杨过的玄铁重剑才六十四斤,一手重剑剑法就能横行江湖,那还是不知道用了多少蛇胆的情况下,而自己仅仅只用了不到二十颗。

    幻想了下自己手拿百斤的重剑纵横睥睨的情况,肖晨宁愿放下快速进阶练气成液的诱人想法,也不愿意停下吃蛇胆的步伐,每天固定一颗苦到让人崩溃的蛇胆。

    肖晨坐在房中炼化了蛇胆的药力正准备叫天枢给自己准备药浴,天璇就急急忙忙的运着轻功进了肖晨的院子。

    “公子,装外有一人求见公子,自称是从城里的药店寻来,是丹青子前辈的对头,不知公子是否接见。”飘散进来的天璇在肖晨身旁福了一福,出的话让肖晨直接愣了一下。

    肖晨这段时间忙于修炼,却是忘了丹青子还过其对手还在屁股后跟着,不过这么久了才来,这位前辈怕也不是真来追丹青子的。

    “将贵客请到客厅吧,奉上好茶,我一会儿就到。”肖晨吩咐天璇一声后天璇又运起轻功向正门奔去。

    没法不用轻功,正门到这里足足有一里地,如果不用轻功,庄子里七拐八绕的道路走起来需要不少时间。

    前几天顾若海就将横公城里买下院子改了一改,直接变成了城中最大的药店,来店里看病不花钱,只有抓药才会花钱,七个姑娘每次去两个轮流坐诊,如果遇到无法治疗的病症,是江湖人士会直接带回庄子,如果是普通百姓,肖晨就亲自去一趟。

    虽然话是这么,不过以姑娘们的能力而言,普通百姓的病真没几种能难倒她们的。

    换了身衣衫,肖晨径直来到会客的大厅,只见厅中坐了一位面容隽逸的年轻公子,一袭紫衣头戴鎏金紫冠,手摇紫木折扇,风度翩翩俊朗非凡,剑眉星目一身卓尔不群的气质。

    肖晨看其也不像是驻颜有术的老妖怪,怕是那位前辈的门人后辈,行至中堂便抱拳行了一礼道:“不知贵客远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我可当不起一句贵客,怕是肖庄主心中的恶客才对,鄙人圣门紫莲道乐子岩拜会肖庄主了。”紫衣公子乐子岩起身抱拳还了一礼。

    肖晨震了震心中有些苦涩,丹青子那老道的对手还真是和他等级相当,这紫莲道在位列魔门三派六道,向来一脉单传,每一任宗主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这位怕是紫莲道当代传人,江湖人称“扇里乾坤”的乐子岩。

    主次落座后,肖晨开口道:“半月前丹青子前辈走时还曾言他一生的对手即将到访,到时还有我的不少好处,却是让肖某在家等的焦心。”

    “哈哈,肖庄主却是不需试探与我,与丹青子道长不对付的可是家师,我这个等级还不够丹青子道长一掌,而且其实我与道长私交不错,却是不需肖庄主如此防备。”乐子岩笑了笑,举止有礼落落大方。

    “还请恕肖某冒昧了,不知乐公子所来……?”肖晨这会儿却是猜不透这乐子岩的来意,索性就直接张口他。

    “家师月前和丹青子道长比武,两人功力相差无几,都是受伤颇重,丹青子道长在贵庄短短时日就已经恢复,家师却还在门派中疗伤,我来看看肖庄主可有良方。”乐子岩却是没有在意肖晨的直接,直言回答并无隐瞒。

    “不瞒乐公子,丹青子道长确实是在我这里治过伤,心脉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特别是心脉之伤,虽然其外表不显,可内在却被搅得一团乱麻。”

    “哦?听闻丹青子道长六日即走,可是已经痊愈?”丹青子所受之伤其师尊已经向乐子岩清,乐子岩好奇的是前几日就曾听丹青子伤势痊愈还端掉了一座魔门据。

    “虽然气血还稍有不足,不过伤势确实是痊愈了。”肖晨言语之间颇为自得,毕竟是能够如此短的时间治愈却是自己的功劳。

    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乐子岩还是十分震惊,最了解自己的莫过于对手,师尊对丹青子前辈的伤势了然于胸,定不会出错,怕是眼前这“百毒公子”确有妙手回春之能。

    要江湖中什么人最受尊重,无疑是精通药理的医者,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身受重伤危在旦夕。

    “肖庄主,失敬了,不知家师所受之伤肖庄主可有把握?”乐子岩一抱拳向着肖晨询问,言语之间颇为恭敬。

    “伤者都未见到,把握又从何谈起。”肖晨没有大包大揽的吹嘘自己的本事,如果和丹青子当时情况差不多,就怕这伤势拖得久了自己也是无法。

    “肖庄主所言甚是,不知可有能够压制伤势之灵丹妙药,家师伤重,怕是不宜远行。”

    “乐兄,不瞒你,给丹青子前辈治伤我收取了三枚悟道果一百万两白银作为诊费,不知家师……?”肖晨这敲竹杠越发的没有了技术含量,也越发的黑心了起来,将菩斯曲蛇蛇胆的费用也算在了诊费里。

    乐子岩闻言眼角一抽,这个肖晨还真是脸厚心黑,刚才称呼乐公子,现在都成了乐兄了,而且治个伤居然敢要如此之多的宝物和银两,一面暗叹其贪心,一面却对其医术佩服不已能够让丹青子毫无怨言的付钱足见其能耐。

    “肖兄无须多虑,我紫莲道门下产业不知几许,区区药费还是付得起的,定不叫肖兄亏了就是,不知我刚才所的压制伤势之药肖兄可有?”应下了定会给肖晨报酬后,乐子岩又询问起了伤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