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5章饮酒

第35章饮酒

    其实名门大派哪能没有自己的疗伤圣药,即使是比之人参养荣丸稍差,那也差不到哪里。wWw.00ks.com

    这乐子岩最重要的目的还是看看肖晨的医术是否过关,不然让自己的师尊白跑一趟,两人怕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这里有一瓶十万两银子的‘人参养荣丸’,乐兄不嫌弃的话可以带回去给家师服用下,相信以家师的功力当可以压制的了伤势。”肖晨这家伙尽管乐子岩已经承诺了给予其足够的好处,依然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乐子岩接过肖晨递来的颈瓷瓶面上不自然的抽搐,心里十分怀疑丹青子出的天价药费一大半怕是被肖晨就这样给坑的。

    要是肖晨知道乐子岩心中所想怕是要伸出大拇指狠狠夸赞一番将其引为知己,三颗悟道果严格来严格来最少两颗是趁人之危坑来的,一百万两银子更是连吹带蒙,至于那快玉清令如果落到有心人眼里,指不定也要看成是经典的唱双簧蒙人。

    “二弟,贵客到访怎的不通知我们一声,竟让人失了礼数。”顾若海和顾若彪联袂进了会客大厅,作势数落了肖晨一句后对着乐子岩道:“不知扇里乾坤乐公子到访,却是失了礼数,还望乐公子见谅。”

    乐子岩看着顾若海全身剑气内敛,内孕威势,虽无敌意却也让人感到十分忌惮,对着顾若海一抱拳拱了拱手道:“久闻星斗剑顾庄主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区区薄名能入得乐公子之耳,却是顾某的荣幸。”

    顾若海和乐子岩一人一句的客套了起来,却是让背后的顾若彪好生的难受,摄于顾若海的威严又不敢吭声,无奈翻了翻白眼。

    乐子岩看到顾若彪的白眼不禁一笑,只觉得这汉子心里藏不住话,什么都写在了脸上,对着顾若彪抱拳道:“不知这位兄台可是铁掌客顾庄主。”

    顾若彪回了一礼大大咧咧的道:“那绰号不提也罢,都不知道谁起的,比起你们的名号差了不是一星半,我观乐兄弟也不是那恶人,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若彪兄弟。”

    肖晨听着顾若彪的话才算是知道了二人的来意,怕是天枢以为恶客上门,担心自己应付不来叫来的二人。

    肖晨能够听得出来,那乐子岩怎会听不出来,笑了下更是对这直爽的汉子有好感。

    “若彪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见得兄弟却是三生有幸了,此时无酒,不然当浮一大白。”乐子岩言语间十分真诚,完全没了初时和肖晨话的距离感。

    肖晨坐在上首听的面皮抽搐,乐子岩的话太过耳熟,好像当日在泽水城自己也是这么和顾若彪的,唯一不同就是那日有酒,直接就干了。

    顾若海好像也想到了泽水城当日之事,和肖晨对视一眼后两人放声大笑,让聊的热火朝天的顾若彪和乐子岩两人面露疑惑。

    “不知肖兄弟和若海兄弟因何发笑?难道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妥?”乐子岩完还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整了整衣冠。

    “乐兄却是误会了,我二人却是想到了初识之时的趣事,当初我三人相识相交却是我这二弟对着若彪了同样的话。”顾若海对着乐子岩解释了一下,对这紫衣公子乐子岩却也放下了防范之心。

    边上的顾若彪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他正觉得刚才的话有些耳熟,如今一想,可不正是那么回事。

    “天枢,吩咐厨房准备一桌酒菜,却是要与乐兄好好喝一场才行。”顾若彪大是开怀,确是觉得此次出门历练当真是值当,江湖虽然险恶却能碰到如此多性情相合的朋友。

    顾若海和肖晨也没有阻止,三人相识日久,已是许久没有在一起畅饮过了,今日又结识新朋友,不去好好喝它一场。

    乐子岩挡不住这三人的热情相邀,加上本就有心结识,也就答应了下来。只将人参养荣丸交予一同前来的仆人,让其连夜赶回门派给予其师,告知其师前来即可。

    “二哥,今日高兴不知你那五宝花蜜酒可愿拿出一些与乐兄分享?”顾若彪一脸的期望,这五宝花蜜酒却是这二哥的宝贝货色,也不知今日是否能喝上几坛。

    “五宝花蜜酒却是前两日练功已经消耗完了,现在不到季节,却也无法酿制。”

    乐子岩一脸疑惑,顾若彪和顾若海都露出几分可惜之色,虽然以他们的功力,五宝花蜜酒早已没了提升内力的效果,可是其独特的味道依然让人难以释怀。

    顾若彪的表情引起了乐子岩的好奇,询问之下,方知五宝花蜜酒为何物,不得一尝确实有些遗憾。

    肖晨见状又复道:“五宝花蜜酒虽然没了,可是我前两天刚酿了一些新酒,虽然年份略显不足,可也值得一尝了。”

    顾若彪知道能被这二哥成值得一尝的酒定然不是凡品,心中异常的期待。

    肖晨回了一趟院子,怀中抱着四个大酒坛又来到了客厅,每个大酒坛都分量十足内里足有十斤酒。

    桌上四荤四素八个菜品齐备,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肖晨拍开了一个酒坛上的泥封,顿时酒香四溢,熏人欲醉,酒香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药草味和一股淡淡的腥气。

    “二哥,不知这酒又有什么道?”顾若彪闻得酒香就知道这酒又和五宝花蜜酒一样,定有其非凡之处,不待肖晨解释就先开口相问。

    “这酒是我取异兽菩斯曲蛇之胆混合七种草药,五种毒物,辅以蒸馏之法酿制而成,具有扩充经脉,修复暗伤,固本培元之效,酒名至今还未取,却是需要各位品酒之人来给它赐名了。”肖晨洒然一笑,拿走酒杯,取了四只大碗,给在座每个人满上后将酒坛交予了侍立在一旁的天枢。

    顾若彪早有准备,听得肖晨此言连连头,直接端起碗来向三人敬酒,五宝花蜜酒就是五中毒物酿造,他丝毫不担心肖晨的酒是否有问题,对着乐子岩言今日是沾了他的光才能喝到肖晨的宝贝酒,待和三人一碰就仰头喝下。

    肖晨和顾若海不甘示弱的喝了个干净,乐子岩见顾若海和顾若彪对肖晨所述五种毒物毫不介意,却是叹自己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仰头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