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6章学琴

第36章学琴

    三人闭目细细品味口中余香,良久方才睁开双眼。www.00ks.com

    “二哥,你这酒够烈,霸道!比烧刀子还要烈,这才是江湖男儿当喝的酒。”顾若彪第一个睁开眼,伸出大拇指不住的夸赞。

    “肖兄弟这酒确实不凡,其味稍苦,却有后香,咽下之后草药的甘甜将酒味留在舌尖,着实让人回味无穷,更胜在其还有扩充经脉,祛除暗伤和固本培元之效,乐某今日却是大开眼界了。”乐子岩向着肖晨一拱手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词。

    酒中五毒本就难以调和,分量稍错都会让一坛酒变成剧毒之物,能够将菩斯曲蛇蛇胆效果完全释放,又赋予其如此之多的功效,窥一斑可见全豹,肖晨对毒物和药理的理解运用实非常人能比。

    顾若海沉吟片刻后道:“二弟这酒既然以菩斯曲蛇之胆为主药,辅以七药五毒,共计十三种物品酿制,酒香浓烈酒味厚重堪比陈年烈酒,既然尚未命名,不若就叫它十三香如何?”

    肖晨还未话顾若彪和乐子岩就已经拍掌叫好,酒名通俗易懂,直指中心绝对是个难得的好名字。

    应下酒名,肖晨却暗自腹诽,武侠版的十三香在自己手中出炉,也不知王守义知道后作何感想。

    四人你呼我应,喝的不亦乐乎,直将一旁倒酒的天枢累的双臂酸软,肖晨心疼天枢让其将玉衡叫过来帮忙才跟得上四人喝酒的速度。

    不知不觉屋外已是月上中天,天枢玉衡早被肖晨吩咐早些休息,屋内却是只剩四人。

    四坛酒下肚后四人俱是满面红光,酒后姿态随意,这酒越喝越香,嘴中犹有其独特的甘甜,甜而不腻,酒性又烈,四人没有运功驱除酒意,却是都有些微醺了。

    “三位兄台,乐某有幸结识三位实感荣幸之至,今日天色已晚,乐某又忧心家师,待家师伤愈再与三位一醉方休如何?”乐子岩的身影已有些摇晃,刚才顾若彪拉着他也不知道碰了多少碗,酒逢知己千杯少,乐子岩也不啰嗦,都是酒到杯干。

    顾若彪站起身执意要亲自送其回房,一顿酒的功夫已经将这乐子岩引为知己,二人席间有不少共通的话题,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肖晨和顾若海摇摇晃晃的回了各自的房间沉沉睡去。

    次日天色大亮肖晨方才起了床,屋外已能听到顾若彪呼呼哈哈的练拳声,这莽汉怕是几人中酒量最好的一人了。

    晃了晃有些晕沉的脑袋,肖晨盘膝而坐,运转了一圈内力才将酒后的不适感驱除。

    起身出了房门,洗了把脸后,还未曾与顾若彪话就听到山庄客房处一阵悦耳的琴声,心下微动,抬步向客房走去。

    肖晨来到客房前的亭,只见乐子岩坐在亭中,双膝上放着一把七弦古琴,双手于琴上勾转挑拨,琴声悦耳动听。

    “啪啪啪”

    肖晨站在乐子岩身后,待琴声停歇后方才缓过神来,轻轻为其鼓了鼓掌,满眼放光的看着乐子岩。

    “肖兄此来不会是看上了我这把琴吧。”乐子岩功力超绝,比之顾若海还要高上不少,早已知道了肖晨的到来,的和肖晨开了个玩笑。

    “乐兄,肖晨有事相求,还请应允。”肖晨向着乐子岩一抱拳,赤果果眼神像是在看一位绝世美女。

    乐子岩被其看的浑身寒毛直竖,忙开口问道:“不知肖兄所为何事?”

    “还请乐兄教我这琴之一道。”肖晨躬了躬身语气颇为真诚。

    “呼~肖兄却是将乐某吓了一跳,这弹琴之法又不是什么珍奇之物,既然肖兄想学,乐某教你便是。”应承下此事后乐子岩不解的问道:“肖兄勿怪,昨日饮酒之时我无意间看到天枢姑娘的双手指腹皆有细茧,怕是其也精通琴道,既有美人相伴,肖兄为何又舍近求远?”

    肖晨无奈苦笑一声,“肖某尚有情债未还、诺言未现,如何还敢再去招惹佳人,最怕是还要徒增烦恼。”

    乐子岩闻之开怀大笑,“男人三妻四妾岂不正常?有何烦恼之?”

    “肖某敢不贪心,只愿将整颗心都给予那个我所钟情的女子,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肖晨摇摇头,虽然其对三妻四妾也曾有过幻想,不过真正喜欢上她后,却是眼里只剩下了一人。

    “钟情最是无情,我看那天枢姑娘的一颗心深系肖兄身上,肖兄这样是不是有些残忍了呢?”乐子岩直接为天枢鸣起了不平。

    肖晨如何不知道这样有些对不住天枢,可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心中那个坎儿。

    撇过这个话题后,乐子岩开始一一教肖晨如何弹琴,从最基础的金、木、水、火、土、文、武七弦,宫、商角、徽、羽、变宫、变徽七音,肖晨笨拙的学习着古琴弹法。

    右手指法主要为擘、托、抹、挑、勾、踢、打、摘、轮、锁、叠涓、撮、滚、拂、历、双弹、打圆等,左手指法主要分为按音与滑音两种,这些东西看是看不会的,需要人手把手的教。

    索性肖晨对此很有兴趣学的很快,乐子岩对音律之道也非常精通,由浅入深的讲解也十分到位,一个时辰后,肖晨磕磕绊绊的开始练琴。

    一旁的乐子岩心中抽搐,听着自己的宝贝古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耳朵受折磨就算了,关键是深怕肖晨把琴弄坏了。

    练了许久,一直到了晌午时分方才停下,乐子岩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赶忙抱起了自己的琴送回房中。

    看到乐子岩宝贝的样子,肖晨才意识到这把琴或许还是其珍藏的古琴十分珍贵,这样交予肖晨这个初学者使用怕是已经心疼的厉害了。

    肖晨感觉这紫莲道的乐子岩虽然穿着上骚包了一些,可是其人品却十分不错,值得相交,比之一些自命不凡的大派弟子不知道要好处多少。

    收拾完毕后两人便一起向餐厅走去,早餐无所谓,这中餐如果让贵客一个人房中吃却是有失礼节,况且平常肖晨和顾若彪顾若海也都是聚在一起吃饭。

    顾若彪吃完饭后手痒难耐,明知不敌最少比自己高一个大境界的乐子岩,依然提出了比试的想法,乐子岩欣然答应,虐菜这种事情,每个高手都有不同程度的喜爱。

    顾若海闻言也有些手痒,突破之后他再没和谁动过手,也与二人一道去了,只留百无聊赖的肖晨回房苦练内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