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38章反思

第38章反思

    为厉夜惊疗伤所用的药材很多,熬制手法更是繁复,肖晨一人已经无法全盘操作,只得留下天枢天权让二人和自己一起制药。wWw.00ks.com

    索性天枢和天权两人都很聪慧,肖晨教过一遍之后就能很好的完成,做这些事情时也不断向二人灌输一些药理和知识。

    天枢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姑娘,肖晨所述的东西回去后都会用心的写在纸上,和肖晨接触的最多,慢慢医术也变的比其他姐妹要高一些,让其他人非常羡慕。

    天枢也没有敝帚自珍,她经常将自己的笔记借给姐妹,十足一副大姐大的模样。

    天衡被调去指挥几个青壮烧火添柴,药浴方面又这个姑娘负责,药浴的药方并不复杂,其自己一个人就能独立完成,配合青壮不断在药浴下添柴,让药浴一直保持一个较高的温度。

    药浴吸收差不多后则换上新的药浴,让厉夜惊能够一直泡在其中。

    从治疗开始第二天后,肖晨就不再操心了,倒不是对此事不上心,而是相信几女的能力,其实几女看过的病人比他还要多,她们心细如发一都不马虎,却是比肖晨更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大夫。

    除了每天去看望一下泡在药浴中揪着眉毛再也保持不住冷脸的厉夜惊,其余时间都躲在房中修习内功。

    这几天横公城已经有不少江湖人士前来,也有好几批的势力代表已经住进了珍珑药庄。

    这些江湖人士武功参差不齐,有的已经练气成液,有的却还在引气锻体阶段。

    肖晨并没有所谓一视同仁的观,江湖上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一视同仁只会让弱者忐忑,强者不快。

    所有练气成液的高手即使是江湖散客也都已经被请进庄子好生安置,这两天厨房的厨子被累的够呛,实在受不了后向顾若彪明,顾若彪这莽汉直接跑到城中的大酒楼,威逼利诱带回了一大帮子人才算是解决了问题。

    顾若海知道后苦笑一声也没有什么,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就像前段时间给自己干活的人,也被利诱留下来一批,不然光是接待客人的下人都找不齐。

    顾若海和顾若彪每天忙着招呼众人,却是连搭理肖晨的时间都没有,肖晨也乐得自在,每天就修炼修炼,再弹弹琴,却让忙的脚不沾地的天枢颇为气恼,每次见到肖晨都是一个大大的白眼,毫不留情。

    明天就是八月二日的良辰吉日,晚上顾若海送来了一身锦衣华服,玉带金冠,并吩咐了许多明天要注意的事项方才离开。

    肖晨看着拳头大的纯金掐丝发冠满脸郁闷,上次的发冠仅仅戴了一天就让肖晨浑身不适再也没有戴过,这次顾若海拿的这个发冠光是重量就有上次三个之多,深深打了个寒颤后肖晨将其扔在桌上不敢再想。

    今日来的江湖人士多的有些出乎意料,打听之下才知道前段时间治疗丹青子伤势之事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

    传言“百毒公子”不仅精通毒道,更是精通医道,有在阎王手中抢命之能,危及性命的重伤却是没有多久就好了。

    肖晨听到了付诸一笑,这些江湖人士就是这样,很多东西其实他们也不了解,只是半蒙半猜人云亦云罢了,丹青子的伤是重,但在他那种程度的高手身上却并不危及生命,肖晨也就是让其少受了一年半载疗伤的罪而已。

    蛊毒陆家的人至今还没到,让肖晨和顾若海感到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霸王鞭陈家倒是先一步来到了庄子,可是看其对顾若海不冷不热的态度也知道,这陈家还在观望状态。

    毫无所觉的顾若彪与不少到来的江湖豪客打成一片,肖晨不得不感叹其交朋友的能力不知甩了自己多远。

    有些人虽然住在庄中,却是不与庄内之人来往,摆明了是看戏来的,两边不论谁吃了亏都是一桩趣事。

    肖晨只是吩咐天璇将那些观望之人的名号记下就再没有动作,既然想看热闹就要付出看热闹的代价,将来求到肖晨头上别怪其见漫天要价见死不救就行。

    局势不明不明之下肖晨也没有选择使用悟道果,今天已经是八月一日,系统又有了一次购买机会,肖晨将其用出来防范于未然。

    本来按肖晨的计划在此时其就应该能达到导气通脉后期的境界,直接购买一份地级的内功心法,可是菩斯曲蛇的蛇胆却将这个计划延后了不知多少。

    带脉和冲脉两条奇经越发的粗壮宽阔,肖晨的内力明显不够看,短期内是没了突破的希望。

    心思繁杂的肖晨久久不能入定,索性也就拿着新买来的琴出了房门,在后院花园亭中坐了下来。

    肖晨本身就手指灵活,练了一段时间琴后,已经能简单的弹出一些乐曲,想着明天就是最重要的时刻,心里不惦念远在白云山的傻姑娘。

    越是接触这江湖,越能感到江湖中的尔虞我诈,虽然顾若海在时这些事情都由其出面摆平,但是肖晨也有所耳闻。

    多到了九月,顾若海和顾若彪就要回到家族,硕大的珍珑药庄就靠肖晨一个人支撑,确实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的人喘不过气。

    轻轻拨动琴弦,如果不是她,或许自己早就放弃了吧,这半年时间一步步走来虽然让人觉得十分顺利,可是内里的心惊肉跳肖晨没有告诉任何人。

    没人知道第一次杀人的彷徨,也没人让肖晨诉逃亡路上的恐惧,初见顾若海和顾若彪之时何尝没有寻求庇护的想法。

    从拿起大河派护法白辽的剑时,肖晨就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只能抬头向前迈进。

    传授顾若海和顾若彪轻功也是一种赌博,赌他俩的人品,庆幸的是肖晨赌对了,他们没有丢下他。

    结义之时一方面是感激他二人,一方面何尝不是存了希望二人帮助自己的想法,不然也不会有后来三个人疯狂的去打劫山贼,那种行为就是将脑袋别在裤腰上。

    不论是悟道果还是五宝花蜜酒,肖晨所做之事几乎都是对自己有利的事,他不知道何时自己变成了这般模样。

    顾若海和顾若彪全心全意帮助自己,肖晨扪心自问却是深感对不住二人,就像范玥怡告诉自己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不是肖晨想要的江湖,不,应该在江湖中,肖晨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