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43章离别前

第43章离别前

    宴客厅高朋满座,几十桌上座无虚席,敬酒声,猜拳声此起彼伏。wWw.00ks.com

    肖晨一路上向头桌走去,两旁酒桌上的人频频举杯示意,肖晨都抱拳回应,今天那狂风暴雨般的指力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映像。

    偶有识得乐子岩的人倒抽一口凉气,紫莲道下任掌门人袖里乾坤乐子岩,就是老一辈江湖人士见到也要平辈相交的人物。

    一些心思玲珑之辈不得不怀疑这珍珑药庄是否有紫莲道在其背后撑腰。

    肖晨并未与那些江湖人士多什么,径直走到头席坐下,乐子岩坐在顾若彪下首之处。

    还未等肖晨吃得几口菜,有些身份的江湖人士就纷纷上来敬酒,江湖中人不兴那杯口,都是用的大碗,肖晨也不推辞,凡是来者,不论身份高低相貌美丑俱是酒到杯干。

    顾若海和顾若彪游走在各个酒席之间敬酒谈笑,让现场的气氛颇为热闹。

    乐子岩的身份在座的人识得的没有几个敢上前给他敬酒,不识得的也不会无缘无故向他人敬酒。

    自顾自喝酒吃菜的乐子岩还频频向肖晨递出一个自得的笑容,让肖晨心中满满的都是怨念。

    一直到了月上梢头之时才陆续有人离席,肖晨几人也一起敬了在座至人一杯酒后起身离开。

    月明星稀,微风拂来吹动花园中的水面,婆娑摇曳的树影宛如少女婀娜的身姿,肖晨与顾若海顾若彪三人坐在凉亭中皆无心睡眠。

    “二弟,明日送走各路江湖好汉之后,我与若彪也准备择日返回家族了。”

    顾若海声音中有几分不舍,几分留恋,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一一滴建立起的庄子,如今离开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

    “为何如此急切?”肖晨有些讶异,顾若海出门才半年多一些,离一年的历练期还有许多时日,如此急切离开让人有些不解。

    “今日宴请听到了一些消息,夏国局势最近动荡不安,那些大派疯狂兼并的家族和门派,不知在酝酿着何种风暴,顾家势弱已久,练液成罡的武者回去坐镇,多少能多些缓转的余地。”顾若海的声音带着几分惆怅,夏国为正道门派聚集之地,高手数不胜数,练液成罡的武者在那些尖大派眼中也只是稍微强壮些的蚂蚁。

    “兄长所言我也听乐兄过,正邪大战几乎每百年就会爆发一次,近些年道门屡屡对魔门下手,怕是离下次的大战不远了。”肖晨不想让顾若海淌这趟浑水,可知道其家人族亲皆在夏国,换位思考,自己也会义无反顾的回去。

    一旦爆发大战,这些收编上来的家族势力会被当成炮灰一样的消耗,想及此处肖晨带着几分恳切的对着二人道:“此次回去祸福难料,兄长和三弟切记这林州还有一处基业,到时若是事不可为,不妨举家迁来这里。”

    “为兄晓得。”顾若海应承一声后不再言语,举家迁移谈何容易,不到万不得已,家中老人怎会离了故土。

    肖晨听出顾若海话中的无奈,轻轻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两本薄册递了过去,“这两本秘籍还请兄长收好,明日我再为你们多配些防身的药物,但愿能为此行添一些把握。”

    顾若海没有推辞,收下了两本秘籍,一本是肖晨所用的《一阳指书》另一本则是早前在范玥怡处得到的特殊功法《长春功》。

    顾若彪对肖晨的《一阳指书》可谓是羡慕非常,不到练液成罡,指力居然能够外放两丈多,绝对的大杀器。

    “兄长切莫忘了丹青子前辈,那块玉清令碰到一些一般的麻烦应该能够些用,玉清观位列正道九大门派,其他势力多少要给其一面子。”肖晨想起前丹青子给予的玉清令,出声提醒了顾若海下。

    “若真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怕是丹青子前辈亲至也是无用。”轻轻叹了口气,顾若海显得有些落寞。

    这种大势力之间的博弈,肖晨没有参与的资格,甚至连顾若海都没有,只能够尽人事听天命。

    三人沉默着望着天空中的新月都不再话,江湖是非多,很多时候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

    一道金光窜进院落落在肖晨肩膀之上,却是外出觅食的貂儿回来了,乖巧的在肖晨肩膀上用舌头舔着爪子,可爱的模样让三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二弟端得是好福源,此等异兽也能认你为主,真是羡煞了旁人。”顾若海的话语里透出无限的艳羡。

    这异兽却是肖晨刚刚购买的闪电貂,通体金黄,毛色油光发亮,像一个金闪闪的太阳。

    这是肖晨第一次在系统中购买活物,幼年闪电貂,天生爱食毒物,是绝大多数毒物的克星。

    本来肖晨还担心系统中购买的异兽不听自己话该怎么办才好,却不想家伙出来后却是将肖晨当成了唯一的亲人,能够简单的听懂人言十分通灵。

    和天龙中钟灵的闪电貂一样,家伙的口中含有剧毒速度奇快,即便是顾若海也是追不上家伙的速度。

    每天不需肖晨费心照顾,这貂儿就会自行出去捕食,林州盛产毒物,每次出去不需多久就吃的肚子溜圆。

    除了肖晨外,任何男性想要摸它都不行,哎呀咧嘴的发出吱吱的警告声,乐子岩不听这家伙的警告还被咬过一口,幸亏其功力高深将毒液逼于指尖一,放了血解了毒,如果是其他人,等肖晨配出解药也只剩半口气了。

    除了男性外家伙却对漂亮女人没有任何抵抗力,天枢不管如何抱它摸它也不见它有任何反抗,由于其身上自带一股淡淡的香气,又乖巧可爱,天枢恨不得睡觉都抱着这家伙。

    肖晨疑惑之下拎起家伙观察了半晌才在其腹下看到了一个蜜蜂大的凸起,搞了半天居然是只公的,家伙还因此伸出爪子向肖晨发了好一会儿脾气。

    闪电貂体内的毒囊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所食毒物的增加,毒性也会变得变幻莫测更加厉害。

    打破静谧气氛的貂儿浑然不觉的舔舔爪子,待觉得干净后窜进了肖晨怀中,显然把肖晨的衣襟里当成了温暖的被窝。

    刚开始的时候肖晨还将其从怀中拎出来,屡教不改后也没了办法,任由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