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47章药店救人

第47章药店救人

    修炼的日子总是烦躁的,眼看着摇光和天枢相继突破到通脉初期肖晨就十分纠结,这年头怎么自己累死了也突破不了,别人随随便便就撵了上来。www.00Ks.com

    好在进了通脉期,她们俩经脉和丹田也是水涨船高,修炼速度也慢了下来,不然肖晨非要抓狂不可。

    看了眼在不远处哼哧哼哧挥刀的二柱肖晨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本来就够木讷一个人,发生了那样的事儿后更木讷了,肖晨噼里啪啦上一堆,他连个屁都崩不出来,根本不能正常的聊天。

    静极思动的肖晨孤身出了山庄,骑上一匹骏马就向着城里跑去。

    进的城中却发现往日并不常见的江湖人士却是多了起来,无心思考这些的肖晨直奔自己的药铺。

    老远就能看到在门口排队的一群人,江湖人士排了一排,普通百姓又排了一排,泾渭分明。

    疑惑怎会有如此多的江湖人士的肖晨走到近前才发现门口立了块牌子,牌子上写着“本店出售百毒公子亲制各种伤药、毒yao”

    觉得有些好笑的肖晨进得药铺看着给人诊治的天玑和开阳还有一些忙的手脚不停的下人,没有打扰他们,只是径直坐在一边。

    众人都没有上来问安,却是肖晨早有交代,坐诊抓药以病人为重,不许分心。

    那边抓药伙计抓药一副药后给肖晨斟了杯茶退了下去,继续去忙自己的事了。

    肖晨看着左边柜台口若悬河向众多武林人士推销自己那些药的伙计有些发愣。

    那伙计嘴里的唾沫星子飞的漫天都是,除了杀伤力太大的腐尸毒和三笑逍遥散,基本上肖晨为顾若海和顾若彪做的药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种类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一众武林人士被那伙计的目瞪口呆,顾不上那乱飞的唾沫星子,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柜台后瞅。

    不到一两重的软骨散售一千两银子,碧磷粉一千,无形粉两千,积阳散和济阳散两千,精气丸两千一瓶,最贵的人参养荣丸还真就标价十万两银子一瓶。

    不时有那江湖豪客一掷千金的买一些备用,肖晨都不敢数收了多少银子,那东西都是暴利,软骨散一两重也就拳头大扁扁的一包,一千两银子都不知道能做多少。

    利润不是翻翻,那是连着不知道翻了多少翻,看了半天销售情况最好的还是济阳散和精气丸。

    这个很好理解,一包济阳散足够吃半个月,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流连花丛又龙精虎猛。

    精气丸是一种简单伤药,一些的内伤服上两颗绝对药到病除,屁事都没有。

    哪个江湖人士没个受伤时候,就算是练功岔了气也是时有发生,越是高手越是不缺银子,买个两瓶防身又不碍事。

    心满意足的肖晨正准备起身回家却看到排队中的一男一女两个乞儿,其中男孩背着另一个年龄更的女孩儿,女孩儿昏迷着,嘴唇有些发紫,两人衣不蔽体,瘦骨嶙峋的身上还能看到一些毒虫叮咬的红包,男孩至多有七八岁,女孩儿看样子也才五六岁。

    男孩儿背着女孩儿显然十分吃力,却固执的不肯放下,站在开阳的诊位前心翼翼的问道:“大夫姐姐,我妹妹被毒虫咬了,我只有三个铜板,求求你救救她好不好,我当牛做马报答你。”着就要向地上跪去。

    开阳赶紧起身把他扶起来,双眼通红的看着两个乞儿,眼里的泪花止不住就要往下流,扭头望着肖晨欲言又止。

    肖晨走上前来,也不嫌脏,直接掀开女孩儿的衣服查看,问着摇光:“你们平时遇到这种情况是如何处理的?”

    “开阳不敢坏了公子规矩,都是用自己的月钱给他们抓药,然后,然后再接济一些。”开阳起身福了一福,实话实不敢有隐瞒。

    开阳七女每个月都有一百两银子的月俸,算得上不低的待遇。

    “嗯,你们做的很好,不过以后碰到这种情况直接从店里拿钱,你们的月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肖晨伸出手指在女孩儿身上了三指将之抱在自己怀中,示意男孩儿跟上后快步向着后院奔去。

    “谢公子恩典。”开阳又向肖晨福了一福,满脸欣喜的模样。

    大厅里传来窃窃私语之声,大厅来看病买药的众人才意识到这就是珍珑药店的东家,也是百毒公子,肖晨。

    肖晨来到后院后,将女孩儿平放在床上,伸手在其身上急,短短时间就出了三十多指,脸色发白,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阳指书》中的医指第一次被肖晨用在他人身上,消耗大的过分,一指比兵指不只要大了多少倍。

    这已经昏迷的女孩瞬间吐出了一口黑血,腥臭无比,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给她倒杯水漱口。”肖晨话都有些费力,只能让男孩代劳。

    女孩听话的漱了漱口,肖晨拿出一颗人参养荣丸直接给她服下了。

    非是肖晨想要显摆这《一阳书指》,而是这女孩被送来之时已经是在弥留之际,熬药已经来不及,身体中的脏腑器官都被毒素侵蚀,想要救回来这是最快也是最保险的办法。

    艰难的漱了漱口后,女孩张开了嘴想要话,肖晨却摆了摆手柔声道:“别话,好好休息,等好了再。”

    轻轻了下头,身体虚弱的女孩闭上乌黑透亮的大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谢谢大夫大人,娃娃愿意当牛做马报答大夫大人。”

    男孩儿直接跪在了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身体使不上力的肖晨坐在床上想扶都有些困难。

    “你先起来,我可是再没力气去扶你了。”看男孩从地上起来肖晨才接着道“你叫娃娃吗?大名?她呢?你们的亲人呢?”

    “嗯,我和妹妹姓师,我叫娃娃,妹妹叫妞妞,我……我们……没有亲人了。”娃娃话语中露出那种悲伤和难过,让肖晨这个自诩见惯了风雨的人也有些心疼。

    才多大一的孩子就要在这个残酷的时代摸爬滚打,朝廷软弱,门派林立,江湖动荡,黎民百姓总是最难生存的那一群人。

    肖晨没有济世为民的伟大情操,但是见到了却也无法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