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50章教授剑法

第50章教授剑法

    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大智慧大毅力的先辈对针灸一道研究了终身,施针的手法力道,针的深浅长短都巨细无遗。Www.00kS.cOm

    肖晨用金针刺穴之法激发身体的潜力,又用药浴补足刺穴之后的身体亏损,不留任何的暗伤和后患,修炼的速度徒然快了起来。

    原来需要三个时辰才能吸收完毕的药浴在金针刺穴之后只需要不到一个时辰。

    每天由一次药浴直接变成了三次,前两次用来加速修炼,最后一次用来温养身体。

    天枢因为年纪偏大,即使是服用蛇胆之后进境也一直不快,肖晨就将《子午针灸经》和一些高深的医术都交给了她。

    虽然不指望其有横行天下的超凡功力,但也想让她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两个亲传弟子更是享受到了由肖晨每天亲自用针灸之法为他们梳理身体的特殊待遇,让他们未来的道路能够更加顺畅。

    二柱那个只知道埋头练刀的憨货知道有金针刺穴这样霸道的修炼方法后就一直跟在天枢身后。

    在肖晨的示意下,天枢不客气的将二柱变成了针灸的试验品,直将硬汉二柱一针针扎成了幽怨的深闺娘子,每天看着肖晨的眼神有道不尽的愁苦哀怨。

    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几天,天枢经过了二柱满身血色针眼儿的历练后手法和技术大涨,已经能够分毫不错的认准穴位和经脉。

    期许了很久的摇光立刻让天枢也给她用上了这个法子,肖晨毕竟是个男子,针灸不同于穴,力道穴位分毫不能差,在心里有了**的情况下,摇光当然不好意思让肖晨看其身体。

    七女中的剩下五人这段时间没事了也往天枢处跑,当医生是一个十分受人尊敬的职业,她们都喜欢这个职业,对于能够提升自己的医术的事情自然是非常热衷。

    得到新的医术却只能来自己身上扎针的肖晨郁闷的厉害,只得将自己泡在药浴里不肯起身。

    闲来无事的肖晨将放下了许久的剑法又捡了起来,一寸长一寸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阳指书》在突破练液成罡之前根本无法作为常规对敌手段。

    一旦遇到大批量的敌人用《一阳指书》和自杀没什么区别,纵使杀个几人肖晨也会直接失去抵抗能力。

    从最开始的《夺命剑法》到《星火剑法》,肖晨反复的拆解,温故而知新又得到了许多的启发。

    在院中练习剑法和轻功之时,丫头青璇闯了进来,呆呆的看着肖晨肆意挥洒着剑光。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仰慕和期望,肖晨看到后更是有了显摆的想法,剑法灵活婉转,剑光璀璨,剑影宛若流星坠落,雪亮的剑身犹如羚羊挂角般不着痕迹,让一旁的丫头看的目眩神迷。

    刚刚收剑而立,丫头青璇就要跑过来,一双腿迈的飞快,一时激动却左脚绊到了右脚,脸上兴奋的神色一变满是惊恐。

    就在眼看要摔个大马趴之时肖晨一个闪身来到其身边将之直接抱了起来,肖晨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徒弟摔得鼻青脸肿的,“青璇这么着急做什么,你看差就要摔一跤。”

    虽然语气有些责怪,但话语中的关心和爱护却是谁也能听得出来。

    紧紧抓着肖晨的衣襟,青璇的脸上仍是一副女怕怕的表情,听得肖晨的话才恍然想起自己跑过来的目的,“丝(师)父丝父,你刚刚好厉害,青璇要学这个。”

    摇晃着肖晨的衣襟丫头一脸的兴奋,全然忘了刚刚险些摔一跤的情景。

    肖晨哈哈大笑,伸出手指刮了一下丫头的鼻子道:“我家青璇想学什么师父都教你。”

    肖晨一直信奉因材施教,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不论是亲传弟子还是山庄的普通弟子,从未硬性要求过哪个弟子必须学些什么。

    他们所学都是经过他们慎重挑选的,不论是刀是剑,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丫头性子活泼心思机敏,于剑之一道也是颇有潜力,既然她想学,作为师父的自己必然倾囊相授。

    青璇听到肖晨同意自己的请求,脸上泛起开心的笑容,挣扎着让肖晨将其放下,伸出手想要拿过肖晨的佩剑。

    吃力的将已经归鞘的剑拿在手中,一双稚嫩的手显然已经是用足了力气。

    丫头不大一会儿便将剑又递给了肖晨,低着头不话。

    肖晨蹲下身去,却见丫头的眼睛中已经蓄满了泪水,马上就要决堤的模样,“哎哟我的乖乖徒弟,你怎么了?别哭啊。”

    不还好,一家伙彻底的忍不住眼泪,哇哇大哭起来,直接扑进了肖晨怀里用拳头砸着肖晨,“坏丝父欺负青璇,青璇拿不动。”

    听到丫头的缘由,肖晨一下子哭笑不得,赶紧编了个理由道:“青璇乖,不哭,师父给青璇准备一把青璇能拿的动,而且很漂亮很漂亮的剑好不好?”

    怀中哭的伤心的丫头听到肖晨的话一下子止住了哭声,心翼翼的抬起头道:“丝父不准骗青璇哦~要很漂亮很漂亮才行。”

    “嗯嗯,一定会很漂亮的。”

    看着转悲为喜的丫头,肖晨心中直呼不管是多大的女人都有两个不会变的特,一是一张变就变脸,二是同样对漂亮的东西没有免疫力。

    “青璇喜欢什么颜色的剑?”肖晨一边问着,一边抱起丫头向着库房走去。

    “青璇想要什么颜色都可以吗?”丫头咬着手指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肖晨。

    “当然啦,只要是青璇想要,师父都会给你做出来的。”肖晨道。

    “那,那青璇可不可以要粉色的。”

    看着一脸期待的青璇,肖晨整个人都不好了,粉色,谁见过粉色的剑。

    一瞬间肖晨有一种想打自己一掌的冲动,自己干嘛嘴贱什么颜色的都行,这不分明是自己找罪受么。

    心中反复措词,肖晨才开口道:“青璇不是想将来成为一个让坏人都害怕的女侠吗?,粉色的剑坏人可是不害怕哦。”

    丫头听到此言歪着头抓着头上的羊角辫思考了半天,“那丝父什么颜色坏人会害怕呀。”

    得,肖晨这下算是彻底无言了,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坑,他哪知道坏人怕什么颜色。